你好,可否借一生说话?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2-06-17 16:37:44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文 | 暮汐南

图 | 来自网络



题记:因为一张照片,她“被征婚”了。 因为一枚钻戒,她又就“被同居”了。 在这个被时代,当爱情被谣言中伤,是躲在角落哭泣,还是勇敢面对,把握幸福?



01


苹果从树上落下来,砸在牛顿头上,世界上多了万有引力定律。


苹果从身后飞过来,砸在欧野头上,脑袋上多了老大一个包。


那啃到一半飞过去的苹果,就是易依砸的。


昨天欧野说他家卫生间的灯坏了,易依特地利用中午休息时间带上工具帮他修灯。按说这女朋友做得够合格吧?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易依觉得自己才像个男人,从没嫌弃过欧野的娘娘腔,反而处处罩着他。然而刚刚的那一幕简直叫她大跌眼镜,确切一点儿讲,是连眼珠子都要跌落到地上,欧野!他居然和一个肌肉男在走廊里搂搂抱抱!


虽然欧野压低了帽檐,但他化成灰易依也认得。“嗖”,手里的苹果毫不留情地砸过去,准确地砸到欧野脑后,还做了个小反弹,在肌肉男脸上来了个回旋。


“欧野,你给老娘说清楚!”话音未落,易依一拳招呼在欧野脸上,回身冲肌肉男劈了个手刀,肌肉男惨叫一声缩在角落里,造型很狼狈,气质很颓废。


欧野吓坏了,两手护住了脸,边躲拳头边低声下气,极尽谄媚之能:“达令,别在这儿动手,咱们进屋说。”


“少跟老娘叫达令!”


“好,好,依依……”


砰,这一脚踢在欧野腿弯,欧野扑通一声单膝跪地,疼得龇牙咧嘴,索性豁出去了,“不用我多说,反正你都看见了,不就是这么回事。”


易依瞪起眼睛,“真的?”


欧野点点头,深为刚才的破釜沉舟感到后悔,声音不由得发抖:“真……的。”


易依的声音马上提高了八度:“你真的是GAY?”


欧野垂下头,拧着衣角幽幽地点了点头。


啪,欧野左脸颊立刻挨了个结结实实的耳光,声音清脆响亮。易依的怒火进度条飚红上升,吼出一嗓子:“你是GAY还跟老娘谈什么恋爱!”


欧野显得更幽怨了:“我怕我妈接受不了,就想找个人帮我打掩护,说实话,我看见女人就恶心,你还行,能将就一下。”


易依劈手又是一巴掌,“我难道不是女人?”


欧野声音压得更低:“你……你更像个爷们。再说,你都没人敢要,不也需要个人帮你撑着脸面?”


腾!怒火熊熊燃烧,小宇宙摧毁式爆发!“你敢说老娘没人要?!”易依发出一声震天怒吼,拳头雨点似的落在欧野身上。肌肉男赶忙上前英雄救美,很快变成了池鱼,两个男人在易依疯狂凌乱而又冲击力极强的拳脚之下委顿在地,看上去马上就要涅槃了。


感觉还没发泄够,易依又踹了两脚,“告诉你们,以后别让老娘再看到,否则见一次打一次!”


肌肉男呻吟着用一只胳膊支起身体,被打到青肿的脸抬起,望着那决绝而去的背影叹了口气:“爷们,这真是个纯爷们!”


有多少事实被双眼蒙蔽,就有多少结局等待救赎。易依一直以为是自己收留了欧野,谁想到在欧野的意识里,自己才属于被收留的范畴。


人生最失败的事莫过于此,易依排解愤懑的方式是狂走。于是整个下午,她都以铿锵步伐穿梭于大街小巷,面部肌肉僵硬,眼神里还带着杀气。在路上看见稍微有点儿娘的男性就想上去狠尅,看见出双入对的恋人就想冲到女孩儿面前问问:你男朋友是同志不?连着几个小时,易依的表情都那么惊悚,就连对面走来的宠物狗都被她的气场所伤,呜呜叫上两声然后绕行。


易依捏紧了拳头,心中无限感慨:一直很豪迈地认为男人是衣服,姐妹是手足,原来自己已经裸奔了好多年。


不觉中已走到了湖边,燥热的空气里喧闹的蝉声搅得人心绪烦乱。站在岸边,易依很有一种跳下去的冲动,不是想轻生,而是走了一下午实在太热了。


这时,闺蜜潘颖萱打来电话,易依跟她说了欧野的事儿,颖萱听罢大笑出声,“易依啊,也就你能有这种超凡脱俗的经历,这样也好,咱完全可以重新出发。不过,你要是想找到我家天东这么完美的可有点儿难。”


颖萱什么都好,就是说话有点儿刻薄,爱攀比爱炫耀,并且在任何场合都想当主角。最近钓上了云家大少云天东,更是时时刻刻把他挂在嘴边晒幸福。


易依切了一声表示不屑,颖萱也觉得无趣,忙嘱咐着:“今天周六了,晚上别忘了去水云间。对了,你不是在湖边儿嘛,千万别想不通跳下去。那附近有家咖啡店不错,你去那儿坐会儿吧,我要是一会儿没事儿也过去陪陪你。”


真是多年的朋友啊,颖萱怎么知道自己想跳下去洗澡?


沿着湖畔数着青柳,易依百无聊赖漫无目的前行着。怪不得和欧野相处一年没有半点儿亲热行为,他说接触女人会恶心,那他每次约会之后会不会呕吐?在这个多变的世界中,每天都会有情侣成为过客,但为啥自己的过客如此的与众不同?


傍晚的落日余晖倾斜了堤边疏影,易依想起颖萱说的那家咖啡屋。那是一家名叫“Wish‘sHouse”的小店,易依以前去过。店里有懒洋洋的沙发和精致的器皿,温馨中透着懒散随意的调调。直到这时候,易依才觉得累了,也好,就去咖啡店坐坐,听听音乐喝杯咖啡,顺便试着想通那个纠结了一下午的问题——为啥在感情上打败自己的小三是满脸横肉一男的?


或许,欧野和肌肉男在一起,他也是快乐满足的。那是他的取向,和其他人无关。可是利用自己这种看似粗鲁其实一根筋的人做他的挡箭牌,实在是有点儿卑鄙。既然是两个世界的人,那还是不要互相打扰的好。否则,见一次打一次!


Wish‘sHouse里客人不多,斜阳的光晕透过落地的玻璃窗,将铺着小碎花的桌布镀上一层金色。易依信步走到一张桌前坐下,扭头便看见服务生充满疑惑的脸,带着审视和探究一眼不眨地望着她。


易依瞪起眼睛:“有什么好看的,我脸上有痘?”


“不是不是”,小男生收回古怪的眼神,随后端上了易依要的咖啡,接着和另一名服务生在旁边小声议论:“是她吗?”


“大概是吧,时间刚刚好。”


“怎么不像啊?要不要再等等?”


“还等什么,不是说好人一到就送上去的吗?”


终于研究妥当,易依的面前出现了一份冰激凌,精致的玻璃器皿中,淡紫色的球体散发着凉丝丝的甜香,看上去充满诱惑。


易依皱皱眉头:“我没点这个。”


“有位先生说,这是您最喜欢的口味,特地让我们送来的。”小男生很有礼貌地回答。


“先生?谁啊?”


小男神秘地笑笑:“他说了,您吃过后就知道他是谁了,您会喜欢的。”


这倒确实是自己喜欢的口味,但这位送东西的先生也太故弄玄虚了吧。易依挖了一勺冰激凌送进嘴里,瞪着眼问小男:“你总鬼鬼祟祟盯着我干嘛?”


小男讪笑,“吃,继续吃。”


咯噔,幼滑的口感里突然里出现不明物体,生生地硌疼了易依的牙。如果不是反应敏捷,易依绝不怀疑下一秒能从嘴里吐出两颗门牙来。


拿出异物,易依吓了一跳,那是一枚还沾着淡紫色粘稠液体的钻戒,在那一刻,她为这么漂亮的东西上留存自己的口水很是羞愧。


“喜欢吧?”小男很八卦。


易依点点头,用纸巾将戒指擦干净,终于使它露出本来面目。白金指环周身尽是细碎的小钻,镂空的花纹带着些唯美的复古风,金属环中间镶嵌着一颗钻石,它居然是蓝色的,在璀璨中厚重,在浪漫中神秘。


“真是送给我的?”


“真的。”服务生十分肯定。


易依望着手中的钻戒发愣,这个东西真是属于自己的?送礼物的人是谁?这是真钻还是山寨钻?是用来定情的还是求婚的?该戴在中指上还是无名指上?


是欧野回心转意了?呸!他一个GAY哪有这么快改变取向。有男人暗恋自己?那也太神奇了吧?这种方式也太老套了吧?


随意将钻戒戴在右手中指上,指环卡住了,再套上无名指,正合适。


易依心里越发疑惑,对了,一定是颖萱觉得无聊,弄这么个东西消遣人,。怪不得她硬要自己来这家咖啡店,怪不得端上来的冰激凌正合自己的口味,这个死丫头!


放在桌上的电话响起铃声,是健身中心新来的小鹏打来的,刚按下接听键,就听小鹏在那边嚷嚷:“易依姐,快回来,你带的学员摔骨折了!”


易依霍地站起,顾不上戒指的事儿,拔腿冲了出去。



02


从医院出来已经是晚上八点多,易依心里充满了自责,好在这个女会员伤得不重,健身中心也做了妥善的处理,否则真该引咎辞职了。因为个人的问题翘班,让新手小鹏帮着带自己那几个学员,这怎么能是易依的行事作风!她真想抽上自己两个耳光,以表达悔恨之心。


看着路上往来的车流,易依深吸了一口气,谁都在为生活忙着,哪有那么多时间自怨自艾?失误只有这一次,郁闷只有这一天,强势的克里斯虎妞怎么会被感情上的失败击垮?


水云间茶室的一间雅舍,弥漫着醉人的茶香。


这是陆霜霜开的茶艺坊,紫砂古琴遮风小屏,书画棋盘古朴纱灯,头顶是画栋雕梁,俯首是镂空小几,没一处不精致,没一处不曼妙。用陆霜霜的话讲,她应该前世住过大观园,或是女词人转世,连呵出的口气都是中国风。


每个星期六晚上,姐妹淘都会在这里相聚。这是在学生时代就约定好的,不管今后的路怎么走,这份友情要一直持续下去。可易依绝对有理由怀疑,强势的自己也有受虐的倾向,因为这几只美其名曰为至交好友的女的,从来都不会让人心里舒坦,每次都会以调侃易依为乐。


易依当然不会哪里摔倒哪里趴下,但是要是总在一个地方跌倒,那个地方一定有坑。


易依的三个死党,就是那个总把她打趴的坑。


四个人围坐在桌前,颖萱欣赏着自己新做的指甲,秀眉微微挑起,语气里很有一种不屑的味道:“你们说男人是什么?”


文娜道:“好男人应该是一种正常的靠谱的动物,坏男人不好说。”


陆霜霜托着腮,现出那种好认真的表情,“如今这世界不比从前,男人浮躁就不消说了,对待感情更是捧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好男人尤其难得。要我说,好男人就像一首诗,懂得欣赏,它自然就是美的。”


“男人?”易依只做了两个字的评价:“沙袋。”


颖萱笑得花枝乱颤:“你原来是把欧野当沙袋?也好,散了就散了,反正你和欧野的搭配也挺雷人的。你们两个男的不男女的不女,分手是迟早的事。”


易依立马瞪起眼睛:“你说谁不男不女?不想被我暴打就赶紧装成隐身。”


颖萱“切”了一声,慢悠悠的语气能气死人:“在我看来,男人就是衣服是鞋是包包,不过就是装饰品。我要是给追我的男人都做张卡片,差不多能凑成一副扑克!依依让我隐身,可我这种到哪儿都闪光的人,就是隐身了也鲜明出众。”


易依举起拳头恐吓,“我两拳把你变成熊猫,你就更出众。”


颖萱来了个夸张的花容失色,“啊,好怕怕,依依真是孔武有力啊!你说,我们俩同年同月同日生,怎么就这么不一样呢!”


文娜噗嗤笑出声来:“不像女人也很正常,咱们依依早在若干年前就预知流行趋势,瞧这几年中性美多火。”


陆霜霜不无惆怅地望着窗外,幽幽长叹一声说道:“此情只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自古多情空余恨,此恨绵绵无绝期。依依,这会子你心里恨吧?我有个曲子正好适合你的心境,你等着,我这就给你弹去。”她站起来走到雅舍中间那架古筝前,十指轻挑慢捻,弹出一曲《相见时难别亦难》,乐声如诉如泣,深情哀婉之极。


易依一口气被堵在胸口难以纾解,天啊,陆霜霜又拿这个来折磨人。她捏紧拳头恨声说:“这是给文人雅士欣赏的东西,我可消化不了。”


文娜又笑:“这个很正常,你适合听《双节棍》。”


易依啪地一拍桌子,吓得霜霜手上一抖,曲子马上走了音。只听易依大声问:“你们是不是觉得我脑子有病?”


文娜点点头:“这个很正常。能和同志谈恋爱,没接吻没牵手,唯一的互动是他受欺负你帮他出头,再不就是给他做免费劳力,你敢说你脑子没病?你的母爱就那么泛滥吗?”


颖萱翘起一根纤纤玉指,指向易依的脑袋,温柔得极其做作:“不要说脑子有病这样的话,脑子有病的前提是必须要有个脑子。”


吐血!易依刚要发飙,霜霜从古筝前走过来,托着腮闲愁万种:“心似双丝网,中有千千结。依依,要不明儿个你跟我学古筝吧,可以寄托你对爱情的无限哀思。”


吐血,狂吐!


,当初在端华女校的时候,她们四人在同一间宿舍,后来那间宿舍成了端华的一个传奇。


谁要是欺负舍友,易依会第一个冲上去;文娜只要是说话,第一句一定是‘这个很正常’;颖萱简直就是只孔雀,整天炫耀自己有多漂亮;至于霜霜,总是在下雨天弹着古筝表达自己年少哀愁,出口必然文绉绉以显示自己多么古典。


后来有好事者作了首打油诗:易依纯爷们,文娜很正常,霜霜真幽怨,颖萱攀比王。脚踏千层浪,剑斩白匹狼,欲寻极品女,!


,易依还有另外一番解读,用她最爱的《植物大战僵尸》来打比方,霜霜是忧郁菇,颖萱是最漂亮的香蒲,文娜是最爱财的金盏花,而她自己是大窝瓜,僵尸来了一屁股就能砸扁。


可到了现在,易依觉得被自己保护的几个人开始无视领袖了。


她右手握成拳头拄在额头表达“哀思”,无名指上璀璨的光芒立刻晃花了闺蜜的眼。


“依依,这是什么?”颖萱瞪大了眼睛,指着易依手指上那枚钻戒,夸张地大叫,“OMG,好大的一颗钻石,还是蓝色的!”她翘起手指瞧了一眼自己那秀气的小戒指,觉得好失色,于是不屑地斜睨着易依:“假的吧?”


易依疑惑了,问道:“难道不是你送我的?”


颖萱一听这话来了精神,站起来去抢易依的戒指:“就是我送的,现在想要回来。”


易依一闪身,颖萱差点儿没扑到地上。颖萱恨恨地跺跺脚:“我看看还不行吗?”


易依坚决摇头。


颖萱恨声说道:“假的,一定是假的!”她拿起桌上电话对准易依:“来,举起手……我让你展示戒指没让你投降,好的,留一张暴发户纪念照。”


易依也懒得跟大家解释这戒指是怎么来的,自顾自喝着茶。文娜笑道:“这个很正常,依依从来不买这些装饰品,偶尔戴上个戒指证实自己的性别也是人之常情。”


霜霜叹了口气:“依依啊,如今我是站在你这边儿的。人生太多擦肩而过,在下个路口遇见对的人之前,买点儿东西鼓励一下自己有什么不对?”


易依拍拍霜霜的肩膀:“亲爱的,你总是这么诗情画意。”


颖萱嘎地笑出声:“要不你们俩凑成一对儿拉拉得了,我看挺登对的。”


易依霍地站起来,一言不发地大步走开。


先是爱情成了笑柄,现在朋友又在伤口上撒盐。易依心里就纳了闷了,颖萱她们在端华上学的时候一个个小鸟似的跟在自己身后寻求保护,为什么现在都不遗余力地取笑自己呢?


易依怀疑上学的时候被她们利用了。


而现在,又被欧野利用了。


看来“有勇无谋”这个词用在自己身上再贴切不过。


天空下着雨,易依的心情无比郁闷,她觉得自己需要出去走走,也许外面的空气会更清新更舒爽。


旅游去?她马上想到另外三只的反应,她们的话连起来就是:这个很正常,出去放松一下有助于疗伤。唉,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啊。出去也是一样,外面世界那么大,你也找不到一棵适合吊死的树!


易依外出旅游没有通知闺蜜们,而且谁的电话也不接。几天后另外三只的短信纷沓而至:


依依,你到哪儿去了?我都寻了你千百度了。这是霜霜。


易依回了个短信:所谓伊人,在水立方。


没多久,文娜也发来短信:跑水立方去了?这个很正常。


易依:老娘觉得你最正常。


接下来是颖萱:依依,被刺激滴落跑了?


易依:晒黑了,堕落了。


颖萱:既然堕落了就别闲着,弄个型男回来哈。不过像我家天东那样的你可找不着。


易依干脆把电话关掉,潘颖萱要是再用贬损别人来抬高自己,就和她绝交!


几天后,手机里又进来一条短信,是健身俱乐部的小鹏发来的:易依姐,快上网看看吧,你现在是名人了!


待续未完……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看后续精彩章节~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