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堕落天使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1-09-10 16:46:19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第83章 堕落天使

  林峰沉吟了下,道:“就在暗精灵的堕落森林吧,我收拾了冥皇之后还要去黑水沼泽找那头蛤蟆,你们干掉红顶鹤王之后再去把赤焰领主也一并干掉,听说那家伙是一头从火焰森林跑过来赤焰妖王,修成了‘烈火焚天’,实力不比那只头九蛇差上多少,你们小心点!”

  瑞德拉道:“再厉害我们这么多人也照样干他,深渊世界这么多史前巨兽,还有好多我们不知道的,反正我们有的是时间,一个一个找,宰的越多越好,跟强者战斗,对我们晋阶有很大的帮助,那些史前巨兽我一个不敢惹,但是群殴的话谁是我们的对手!”

  林峰失笑道:“这么无耻的话从高傲的冰霜巨鹤嘴里说出来还真让我有点惊讶!”

  瑞德拉肃容道:“您这话可就不对了,冰霜巨鹤虽然高傲,但高傲并非是愚蠢,如果对手是一头五阶巨龙或其他超阶魔兽,我自然是力拼到底,但是如果我妄想去挑战一头跟我们的天鹤女皇在同一级别的神兽,那才真是愚蠢的象征,我们也是智慧种族,不是那种没有头脑的蠢猪!”

  林峰笑道:“这到是我忽略了,恩,这们这次的主要目的是打猎,碰到强大的魔兽能干掉的就给我干掉,这些东西可都是极品魔法材料,不嫌多、只嫌少,如果有困难,那就暂避锋芒,也别呈强,毕竟还是小命重要!”

  当下瑞德拉和玛丽娇现了鹤身,卡拉奇和六位美女战神上了鹤背,分道而去,还走了暗精灵帅哥王子,天边的鹤唳传来时,一行人已经去的远了,林峰也长啸一声以作回应,尔后身化金光往北投去。

  冥皇的老巢冥宫位于恶魔山里的一座插天高峰之颠,说它是宫,其实只不过是一个天然形成的石头洞穴罢了,以深渊世界如此恶劣的条件,以及没有文明气息的条件下,哪能有什么像样的宫殿。

  深渊世界的日照时间较之坦桑大陆为长,白天足足多了有六个钟头,也就是一天之中白天的时间有十六个小时,那个黑色的太阳转一圈需要三十二个小时。

  暗灰色的太阳已经被天边的大山拖下去了一半,只留下一半还在作那垂死挣扎,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夜幕降临,恶魔山就如同一只张牙舞爪的魔鬼一般,似乎要择人而噬,真不负恶魔山之名,若是普通人到了此处,光是这副情景,也会被吓破了胆。

  林峰白衣飘飘,在黑夜中负手而行,施展登云步踏空而行,如覆平地般踩着虚空直上恶魔峰顶,一头金色的长风迎风飘舞,在黑夜之中就如一个移动的金色太阳一般,俊朗的脸庞棱角分明,嘴角若有若无的轻挑笑容总是充满了魅力。

  无孔不入的神念已经扩展到了方圆数里之地,肆无忌惮的在暗夜中搜索着,在那无边的黑暗之中,这道白色的身影显的极为扎眼。

  一股强大的魔法元素在空间内剧烈的波动起来,黑雾翻滚之间,一个全身裹在黑雾中的黑影极速向林峰扑了过来,无穷无尽的黑暗如同将林峰这道脆弱的白影吞噬一般,浓密的黑雾中,一只骷髅大手已经抓向了林峰的咽喉。

  “雕虫小技,也敢卖弄!”林峰一声长笑,身形分纹不动,法诀一引,腰间的金剑已是脱鞘而出,万道金光照亮了天地,一道惊天剑气划破虚空,将那无边的黑暗从中分割开来,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轰然爆炸声中,数十个巨大的骷髅战士如同那四溅的木屑般四散横飞,散发出点点绿油油的鬼火,显的诡异非常,总是会让人生出点毛骨悚然的恐惧感。

  不过这点东西当然不会影响到林峰的心情。

  林峰金剑回鞘,提着竹杖盯住了一个包裹在黑暗中退到数十丈之外的黑影,透过那浓密的黑影,林峰可以很清楚的看到这个偷袭自己的家伙原来是个十六翼堕落鸟人,让他着实惊讶了一把,没想到深渊世界最神秘的强者竟然是个堕落天使。

  “出来吧,见不得人的可爱天使!”林峰微笑道:“神族不遗余力的追杀异教徒,劳心劳力的要让我们人类去信仰你们的光明神,而你这位十六翼主神居然背叛了你的主子,跑到这深渊世界来做山大王,难道你不觉的很好笑吗?”

  “强大的人类,你是谁?”阴沉的声音从黑雾中传了出来,冥皇的语气中还带着一丝丝颤抖,“你的身上为什么会有那个人的气息,难道你是那个人的学徒?不,不可能的,那个魔鬼早就死了,怎么会有传人,你究竟是谁?”

  林峰笑道:“原来你是在众神大战时逃到深渊世界来的,这就难怪了,你说的那个人是青云子吧?真的非常有趣,是你们这些正义的化身逼的青云子走投无路,最终引发了那场众神大战,你在这里躲藏了一万年,难道就不怕你的主子给你降下审判之光吗?”

  “嘿嘿!”冥皇阴笑一声,道:“深渊世界离神界至少要跨越亿万个空间,没有了空间**,光明神又怎么知道我还饶幸活了下来,就算他知道我的存在,又怎么能将审判之光跨过亿万个空间降临到这深渊世界,就算他能强行降临坦桑大陆,又凭什么穿越那片火焰禁地来找我,除了你们这些来自异时空的生物,又有谁能够办到!”

  林峰笑道:“不错,我的确跟青云老道一样,都是从异时空过来的,只可惜青云老道那个牛鼻子太蠢,被你们这些所谓的神逼的走投无路,不想一个人存活下去,所以最终选择了死亡,否则他若是不想死的话,你认为就凭你们这点实力能奈何得了他?”

  冥皇道:“你们这些来自异时空的怪物的确很强,但是你别忘了这个宇宙中有着亿万个未知空间,也并非就没有比我们神族更加强大的存在,你们这些从异时空跑过来的怪物迟早都会被灭亡!”

  林峰冷笑道:“这个问题就不是你需要关心的了,你还是关心一下自己的小命吧!”左掌上提,七宝玲珑塔已经托在了掌中,把手一扬,七宝玲珑瞬间放大了无数倍,暴涨到数十米方圆大小,如同一座穆加斯顿一般虚浮在空中。

  万道金光散发开来,将方圆百丈之内的夜色全部驱散,形象壮观极了。

  林峰指了指七宝玲珑塔,道:“这个东西你应该不会陌生吧,这里面还有你们无数鸟人的元灵,他们都活的比我还要舒坦,你是自己进去,还是要我请你进去?”

  “强大的异空间生物,原来你已经得到那个变态生物的东西!”冥皇的声音中带着抑制不住的恐惧,但一名绝世强者又非是吃白菜长大的,哪能就这么容易屈服,“如果你还是一名真正的强者,就应该收起这些神器,用你真正的实力跟我一战!”

  林峰冷笑道:“你们这些高贵的神族什么时候也学会用激将法了?不过看在你抛弃了尊严使诈的分上,我就给你一次公平决斗的机会!”把手一招,收了七宝玲珑塔,扬起手中竹杖指向冥皇,喝道:“来吧,让我见识一下你十六翼主神的实力!”

  黑雾急剧的翻滚起来,尖厉的啸声响起时,一座巨大的魔法阵在空中闪现,一个个强大的不死幽灵从魔法阵中走了出来,然后飞快的向林峰扑了过来,竟然是已经进化到了高阶的不死巫妖。

  巫妖有两种普系,一种是骨巫妖,另一种就是这位堕落鸟人召出来的这种不死幽灵晋阶之后的不死巫妖,两种巫妖各有长短,不死巫妖无视物理攻击,强大的骨巫妖却能够保存生前的魔法能力。

  这可比费罗德那个老妖怪召唤的僵尸王厉害的多了。

  而且看这个架式,还不知道这只堕落鸟人能召唤出来多少。

  “如果你只有这点伎俩,那么你这只背叛了主子的鸟人今天死定了!”林峰冷笑,竹杖一挥,幻起千层棍影,凡是被棍影扫中的巫妖立刻尖叫一声,化作一缕青烟飘散。

  业火专攻灵魂,如果是没有灵魂、只有本源力量的骨巫妖,业火自然没用,但是这些不死幽灵却都是强大的灵魂转化成不死幽灵,不死幽灵进晋之后才转化为不死巫妖,如今业火加诸,哪还有不即刻坠入幽冥的道理。

  林峰手捏法诀,竹棍就如同一只出海蛟龙一般,在巫妖群中洒出千层棍影,凡是被棍影扫中的巫妖无不立刻直坠幽冥之地,永受那业火焚灵之苦,永世不得超生。

  “作为一名强者,你竟然出尔反尔,真是无耻!”冥皇怒骂一声,魔法阵中立刻又窜出了几头高大的骨巫九,那些体型庞大的骨巫妖全都长着一双骨翅,扇着漏风的骨翼向林峰冲了过来。

  冲在最前面的赫然是三头身体足有四十多米长的骨龙巫妖,根据气息判断,这三头骨龙生前至少是七阶以上的巨龙,就算成了骨巫妖,实力也只强不弱。

  林峰冷笑道:“你是白痴并不代表我也是白痴,临阵搏杀,难道还要我双手反绑起来让你来砍不成?况且就算徒手,你今天也死定了!”

  说罢收回竹杖,双手捏法诀,低喝一声,无数道金色雷光冲进了骨巫妖群中,当先三头体型庞大无比的骨龙巫妖立刻如同爆米花般爆炸开来,骨屑四散中,后面的几头强大骨巫妖也被爆的向地面撞了下去。


第84章 蟒蛤帝君

  林峰心下冷笑,邪恶生物是神族的天敌,这个鸟人竟然召唤出这么多的骨巫妖和不死巫妖参战,等于就是给了他们所谓的光明神一记响亮的耳光,还真是森子大了什么鸟都有。

  冥皇一看形式不妙,顿时心下大骇,飞快的念了一大堆的咒语,手一扬,虚空似乎被强行破开,一道血色光环扣向了林峰头顶,竟然是最最恶毒的万毒血咒。

  自从上次小莎丽娜中了万毒血咒之后,林峰就这对这邪恶的诅咒深恶痛绝,此刻见这鸟人又召唤出来这种诅咒,眼里顿时精光暴射,单手一划,发出一道太清玄光护住本身,不想那血光竟然能透过护体玄光,直直落了下来。

  林峰心下有点意外,这血光之中诡异的元素力量竟然连太清玄光也挡不住,心念转动间祭起太极图,黑白二气洒下,相互一缴,立刻将血光化为乌有。

  此时再不客气,破掉万毒血咒之后,林峰趁机一抖太极图,一股金光刮过,将反应不及的冥皇直接卷进去。

  夜深了,林峰在冥皇的老巢盘膝入定……

  黑水沼泽是深渊世界的一处禁地,这里跟落日大沼泽一样,同样是毒瘴密布、蛇虫等一类毒物出没,更因为这里面盘踞着深渊大陆最强悍的几个强者之一蟒蛤帝君,如果不是脑子有问题,正常人应该不会跑这里来送死。

  蟒蛤帝君是一万年前被幻影鹏放逐到深渊世界的史前巨兽,其实这只蛤蟆就是一只众所周知的五毒之一八足蟒蛤,不同的是这只毒蛤蟆乃是一万年前的强大存在,在如今的深渊世界也是几个最强大的存在之一。

  被放逐之前,这只蛤蟆据说才是六阶巨龙级别的实力,被放逐到深渊世界一万多年,已经成功的晋阶到蟒蛤帝君,成为仰望神抵的神兽系列。

  被称为‘毒沼之地’的黑水沼泽今天终于来了一位客人。

  清晨,昏暗的日光透过树梢斜斜的洒在沼泽里面,却被密布的毒瘴阻住,那邪恶而诡异的气氛和偶尔响起的几声毒物的尖叫,总是会让人情不自禁的生出毛骨悚然的感觉。

  林峰站在太极图所化的金桥上,不停的在沼泽中穿行着,无孔不入的神念仔细的搜索着沼泽中的每一个角落,太极图发出的万道金光也把浓密的毒瘴尽数驱散,偶尔有扑过来的凶悍毒物,也被弹了回去。

  沼泽中太大了点,林峰已经搜寻了两个钟头,却还未找到那只躲在黑水沼泽的蛤蟆,正感不耐时,却发现一缕极为谨慎的气息正在左侧数百丈之外,嘴角边不由露出一丝冷笑,换了八宝金身,变成一只蚊子飞了过去。

  数百丈之外,一个丑的不像话的青袍男子正悬浮在空中,一脸惊愕的盯着方才林峰立身之地,搞不明白目标物怎么会突然消失的无影无踪。

  以林峰的眼力,自然可一眼看穿这丑男的原形是一只巨大无比的蛤蟆,实力也不比冥皇和幽帝差上多少,想来便是那只修成神兽的毒蛤蟆了,还真是不负蛤蟆一族的盛名,这家伙的确是只烂蛤蟆。

  就不知道这只烂蛤蟆有没有想过要吃天鹅肉。

  “蛤蟆见的多了,这么丑的烂蛤蟆到是第一次看见!”林峰在蛤蟆身前现了原身,动作估雅的甩了下金色的长发,看住了蛤蟆。

  蛤蟆大惊,飞退数十丈,紧紧的盯着林峰,两眼凶光直冒,狞声道:“强大的人类,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擅闯黑水沼泽,难道你不知道挑战尊贵的蟒蛤帝君的尊严是要付出惨重的代价的吗?”

  林峰浑身一振,‘呼哧呼哧’的蓝色透明火焰窜出,将四周的空气点燃,哑然笑道:“你这只烂蛤蟆到是自恋的很,我怎么没看出你哪里高贵了?很不错,你这放毒的本事比暗精灵的那位圣阶要强的多了,拿出一点本事来让我瞧瞧!”

  蛤蟆大骇,刚刚他的确已经不动声色的放出了一个十级毒系魔法,以他在毒系魔法上的造诣,想要杀敌与无形,不过是小菜一碟,刚刚放出这个‘无影之毒’是毒系魔法中一个十级的法术,以他的实力,这个魔法的杀伤力自不必多说。

  无影之毒无色无味,杀伤于谈笑之间,没想到竟是如此轻易的便被破了,不过神兽也有神兽的尊严和傲气,蛤蟆当然不会就此退缩,飞快的颂了个咒语,一团笼罩了方圆数百丈之地的黑雾凭空升起,四面八方向林峰挤压了过来。

  那黑雾之中还‘呼哧呼哧’的闪着暗黑色的火焰,竟然是毒焰。

  毒焰是毒系魔法中顶级法术,杀伤力自不待言,就算是那位暗精灵毒系圣阶,也不一定能够放出毒焰,这头蛤蟆却已经到了炉火纯青的境界,还真不是盖的。

  林峰眉头微皱,各大魔法普系之中,毒系魔法的确很让人头疼,毕竟毒这种东西不能按正常的实力标准去评价,随便一杯毒酒,就可以让一位剑圣翘了辫子,这头蛤蟆的毒系魔法简直就能够用恐怖来形容了。

  用手一指,太极图祭在头顶,黑白二气倒悬而下,在周身流转不息,空间中似乎是起了一层无形的涟漪,黑白二气似是遇到了外力,向外一鼓,黑雾立刻被逼了开去,林峰紧皱的眉头这才稍微舒展,太极图是魔法元素的克星,看来连毒系也不例外。

  蛤蟆的怒吼声响起时,林峰晃身而去,欺到近前,提起手中竹棍,当头就是一棍抽在了蛤蟆的脑袋上。

  凄厉的惨叫声沛然而起,似乎要将云霄撕裂,蛤蟆痛苦的抱着脑袋摔在地上,倦缩着身子发出了来自灵魂深处的惨叫,尖厉的惨叫声在毒瘴密布的沼泽之中显的是那么的诡异,那么的让的毛骨悚然。

  四周的毒物怪叫着向四处逃开,如同一位被魔鬼在屁股后面追赶的天使一般。

  林峰哼了一声,这蛤蟆到也不是软蛋,方才那一棍一居然没将他的灵魂打到幽冥地狱中去,到是让他有些意外,追了过去正准备再补上一棍送他去见蒙尼卡,却不料这只蛤蟆居然连忙哀求了起来,“尊敬的人类强者,别杀我,我愿意成为您的坐骑,永远追随你的左右!”

  林峰一愣,颇有点仙女鹤嫁给了一头猪的感觉——荒缪!

  强大的物生在死亡和尊严之间,往往都会选择为战斗而死,而不是屈辱的跪地求饶,超阶魔兽是如此,神兽就更不用多说,没想到这只蛤蟆竟然会开口求饶,着实让他感到有些不可思议,也正应了那句古话: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

  林峰道:“你到是光棍的很,不过你既然愿意追随我,我当然不拒绝,但是,我要提醒你的是,最好别给我耐什么花样,你骨子时那点奸诈趁早清理一下,免得让我发现你心怀不诡,反咬主人的狗从来都没有好下场,你明白吗?”

  蛤蟆连连应是,一脸驯服的模样。

  林峰扬手将一道金色的符咒打进了蛤蟆脑门,道:“把你那些不成气候的手下都给我叫出来,财产也全部给我拿出来!”

  蛤蟆只觉得自己的灵魂上似是被套上了一个无形的枷锁,不由心下大骇,哪里还敢有半点废话,连忙将一帮手下尽数召了过来,将收藏的财宝也纷纷献上。

  一帮手下们虽然多是不成气候的喽罗,到也有一头超阶魔兽,林峰随手将那头超阶魔兽一并宰了,取了魔晶将尸首丢空间戒指,看的蛤蟆一阵心惊肉跳,暗暗叫苦不已。

  至于蛤蟆的那些财产,哪有什么好东西,全是一堆破铜烂铁,林峰没有捡垃圾的习惯,全部扔了,然后领着蛤蟆回堕落森林去了。

  天气还是一成不变的暗灰色,昏暗的阳光无力的照耀着堕落森林。

  傍晚时分,林峰回到了堕落森林,径直到了暗精灵王城,得到消息的暗精灵女王连忙带着一帮手下慎重其事的迎了出来,一张娇媚的脸蛋上挂着诱人犯罪的笑容,道:“噢!尊敬的领主大人,你可终于回来了……费尔普罗呢?”碧萝芙没看到自己儿子,脸色顿时一变。

  林峰笑了笑,道:“费尔普罗跟我的几位手下去猎杀红顶鹤王和赤焰领主,应该很快就会回来!”指了下身边的蛤蟆,道:“这只蛤蟆就是蟒蛤帝君,他现在是我的手下,至于幽帝和冥皇,以后将不会再威胁到你们暗精灵的生存!”

  尽管碧萝芙有着足够的冷静,但此时也忍不住‘啊’的一声失口叫了出来,目瞪口呆地指着蛤蟆问道:“这只……这位就是蟒蛤帝君?”

  不单是她,所有的暗精灵都张大了嘴巴。

  蛤蟆心下大怒,却不敢发作,同时又有些骇然,听这家伙的口气,似乎幽帝和冥皇那两个鸟人已经被他给宰掉啊,天啊,这个来自坦桑大陆的家伙是个什么怪物,他为什么要跑到深渊世界来找我们的麻烦?

  蛤蟆在那里胡思乱想着,极其不爽的应了一声,“我就是蟒蛤帝君,现在是主人的坐骑!”

  林峰的精神波明显的感觉到这只蛤蟆心里有点不满的情绪,扭头扫了他一眼,深遂的目光似乎要看穿蛤蟆的灵魂,吓的蛤蟆心底又是一阵直冒冷汗,再也不敢胡思乱想。

  碧萝芙好不容易定了定神,才道:“尊贵的领主大人,您让您的几位属下和费尔普罗去猎杀红顶鹤王和赤焰领主会不会有什么危险!”

  林峰知她担心她儿子的小命,微笑道:“我的手下是由一位圣阶法师、两只冰霜巨鹤和六位大力战神组成的队伍,难道你认为单独猎杀红顶鹤王和赤焰领主会有困难?”

  碧萝芙这这才松了口气,连忙将林峰请了进去。

  

第85章 神驹白龙

  在堕落森林等了七天,还不见卡拉奇等一行人回来,林峰有些坐不住了。

  当初已经约定了事完之后在堕落森林见面,现在七天都过去了,还不见卡拉奇等人的影子,不单是林峰有些坐立不安,就连暗精灵女王也等不住了,要知道前去猎杀红顶鹤王和赤焰领主的人马里面可有她的儿子啊,想不急也不行。

  只是见这位实力深不可测的领主大似乎一点也不着急,她也不好把心思写在脸上,只能旁敲侧击的询问林峰会不会出了什么变故。

  林峰脸上虽然不急,可心里急啊。

  等到第八天之后,就再也坐不住了,和蛤蟆分别去红顶鹤王和赤焰领主的老巢寻找卡拉奇等人。

  离开堕落森林之后,蛤蟆去了红顶鹤王的老巢,林峰则驾起遁光赶往火焰谷,去了赤焰领主的老巢寻找。

  火焰谷和火焰山是两个地方,火焰山在南,火焰谷则在西北,距离暗精灵的堕落森林大概有三千多里之遥,林峰只用了数个钟头便达。

  与火焰山不同的是,火焰谷也是众神大战的产物。

  当初青云老道引发地火之精时正巧在深渊世界的入口,强大的元素波动波及到了深渊世界,才有了深渊世界的火焰谷。

  不过这个火焰谷跟火焰森林比起来就有点小巫见大巫了,只是在谷底窜出了一小撮的地火之精,方圆不过数十丈的样子,地火并没有完全喷发出来,以卡拉奇等人的实力完全可以无视这点小小的障碍。

  远远的,林峰就看到了谷中冲天而起的火光。

  奇怪的是卡拉奇七人两鹤居然在谷口围攻一只高大的白马,让林峰大跌眼镜,搞不明白放着赤焰领主不去猎杀,怎么这么多圣阶围攻起一头白马来了。

  不过见众人无事,总算稍稍放下了心。

  仔细一打量那头白马,却是啧啧称奇不已。

  只见那白马比普通战马还要高大上不少,身形也长了许多,全身雪白,无一根杂毛,四个马蹄上竟然踩着四团火焰,奔腾之间当真是疾如闪电、动如脱兔,铁蹄蹬过来时,竟然光靠力气就能将艾琳威力震的后退。

  林峰下巴都快掉地上了,这……有这么强悍的马吗?

  大力战神是什么?

  那可是物理战斗力天下第一的战神后裔啊,虽然艾琳威娜等人的斗气很一般,但是若论力量,除了林峰之外那可绝对是不作第二人响,现在居然被一头白马靠力量击退,怎么能不让林峰大跌眼球。

  更奇怪的还不止这些,那白马居然完全无视魔法击攻,让两只冰霜巨鹤基本上发挥不出什么战斗力来。

  四大黄金家族的成员的物理战斗力虽然强悍,但主要的攻击力还在魔法上面,现在魔法攻击收不到半点效果,两只冰霜巨鹤能发挥出来的战力实在有限。

  而法拉奇老头则干脆成了一个废物,在一旁观战,只有六位美女战神跟白马拼斗,却是根本占不到半点便宜,只能勉力将白马困住。

  最最让林峰大掉眼球的还不是这个,而是卡奇拉这个老家伙居然布下了一个十二级的禁魔领域,难道这匹白马还会魔法吗?

  怀着一肚子的疑问,林峰收了遁光,落在外围观战的卡拉奇身旁,问道:“这匹白马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一匹马怎么会有这么强悍的物理战斗力?”

  卡拉奇见是林峰,这才松了口气,解释道:“前天下午我们猎杀了赤焰领主之后,这匹白马就不知道从哪里窜了出来,我们措不及防之下让其一蹄子将那位暗精灵王子踹的脑浆迸裂,死于非命,你的六位侍卫攻围了它整整两天,也没奈何得了这匹白马?”

  “什么?”林峰失声道:“费尔普罗死了?”

  卡拉奇苦笑着指了下不远处。

  林峰这才注意到英俊的暗精灵王子的脑袋已经成了个烂西瓜,尸体就在不远处,顿时哭笑不得,九位圣阶在旁,居然让一匹马把暗精灵王子给一蹄子踹死,这个笑话可真是闹的太大了,说了出去谁会相信。

  林峰毫不犹豫的相信,那位暗精灵女王肯定会认为是他谋杀了她的儿子。

  “这个人可丢得大了!”林峰拍了拍额头,道:“暗精灵的王子死了那还了得,那帮暗精灵肯定会跟我们拼命!”

  卡拉奇老头一脸的糗样,“谁知道这匹白马这么厉害,它的动作实在太快了,奔跑的速度简直不在冰霜巨鹤的飞行速度之下,我们根本来不及反应,费尔罗普这个倒霉鬼就被它一蹄子将脑袋踢成了烂柿子!”

  林峰苦笑道:“现在说什么也晚了,我到不是怕那些暗精灵跟我们拼命,但是让一匹马在九位圣阶的眼皮底下踹死了她儿子,这个人丢的实在太大了,打死我也没脸再去堕落森林了,你布下了禁魔领域干什么,难道这匹马还会使用魔法攻击?”

  卡拉奇一脸郁闷地道:“谁说不是,这匹白马的魔法能力还在瑞德拉之上,如果只论魔法实力,这匹白马都不在我之下,而且能够免疫魔法攻击,物理战斗力更是强的离谱,如果我没料错,这匹白马应该是传说中的龙马!”

  林峰道:“龙马是什么?”

  卡拉奇道:“古老相传,龙神坐下有一坐骑,名为龙马,典籍里面所载的龙马就是全身雪白,四蹄生火,比普通的战马要高大上许多,正好符合这匹白马的形式,如果这匹白马不是传说中的龙马,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强悍!”

  林峰愕然道:“龙马是龙还是马?”越来越有趣了,居然连龙也扯上了。

  卡拉奇道:“是龙,龙马是龙神的坐骑,当然是龙,据说龙马是白龙所化,有龙神赋予它的强悍力量,这匹白马显然符合这个特征,物理战斗力比大力战神还要强悍,魔法更是全系免疫,神兽也没有这么恐怖!”

  林峰扭头看向场中,只见那白龙来去如风,在场中纵横驰骋,当真是威风八面,战意高昂,不过那白马似乎是对艾琳威娜等人的围攻非常愤怒,不时有愤怒的马嘶声响起,四只燃烧着火焰的马蹄前踏后踹,让艾琳威娜等人近不了身。

  “既然是龙神的坐骑,白龙马怎么会跑到深渊世界来?”林峰暗暗摇头。

  两只冰霜巨鹤更是只能在外围打打秋风。

  林峰两眼一亮,道:“我承认它是白龙马了,正好我还缺一只坐骑!”

  卡拉奇张了张嘴巴,噎了半天,才道:“你不会吧,白龙马是圣物,姑且不说它是否真是龙神的坐骑,只是白龙马性烈如火,估计实力都不在龙皇之下,岂是那么容易就能够收服的,每一位强者都是有尊严的!”

  林峰笑道:“以前我也相信这个道理,不过现在可就未必了!”

  卡拉奇不解道:“怎么说?”

  林峰道:“这次我去黑水森林就收服了那只蛤蟆,谁说神兽就不能收服了,那只蛤蟆可是光棍的很,一见形式不妙,立刻求饶,甘愿做我的跟班,说起来,这只蛤蟆可是比那只蝙蝠和堕落鸟人识相多了!”

  卡拉奇闻言立刻傻了眼,显然这件事情也实在太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了。

  愣了半天,才摇摇头,问道:“堕落鸟人是什么?”

  林峰笑道:“还能有什么,深渊世界最神秘的强者冥皇就是一万年前从众神战场上逃到深渊世界的一位十六翼主神,神族不遗余力的追杀邪恶生物,这只鸟人居然召唤出了不死巫妖和骨巫妖围攻我,若是被光明神知道,估计就算不气的吐血三升也会在床上躺上几天!”

  “居然是位主神?噢,天呐,这也太荒缪了吧?”卡拉奇老头惊呼一声,眼珠子都快瞪爆了,神兽会向对手求饶就已经让他开了次眼见,没想到这所谓的冥皇更绝,居然是神族的一位十六翼主神,怎能不让他目瞪口呆。

  围攻白马的艾琳威娜六人似乎永远也不知道疲倦,只是两天来一直奈何不了这匹强悍的白马,让她们的思维里面也不由出现了一点点屈辱感,此时见林峰到来,艾琳威娜居然莫名其妙的松了口气。

  早已累的快飞不起来的瑞德拉和玛丽娇更是再也支撑不住,变成人形脱出战场,喘了几口粗气,才跑了过来,瑞德拉叫苦道:“天呐,天鹤女神在上,这匹该死的白马怎么强的变态,这绝对是传说中的白龙马,我敢肯定!”

  林峰道:“不管是不是白龙马,这匹白马我是要定了,正好我还缺少一个从骑!”

  瑞德拉到是没有反对,立刻连连点头道:“这样再好不过了,以领主大人的实力,就算是龙皇也得给你几分面子,而且你根本就不需要什么坐骑,不过这匹白龙马到是很配你的身份只是这家伙性子太烈,怕是不好收服!”

  白龙马又不是天鹤女神的坐骑,他才懒得多管。

  玛丽娇当然也不会说什么。

  林峰将收服蛤蟆的经过说了,果然,瑞德拉和玛丽娇这两只冰霜巨鹤也跟卡拉奇老头一样,都是一阵目瞪口呆。

  回过神来,林峰让六位美女战神退下,就见那白龙马一声长嘶,白影一晃,已经到了林峰身前,浑身雪白的鬃毛因为速度委实太快而全部向后倒竖了起来,两只燃烧着火焰的前蹄高高扬起,就往林峰当头砸了下来。

  林峰身形一退,逃开马蹄的下踹之势,手中竹棍顺势扬起,打在了白龙马的马头上,白龙马一声痛彻心扉的长嘶,身形暴退之后再次冲了上来,两只前蹄挟着雷霆万钧之势,再次向林峰当头踹下。

  林峰长声笑道:“你这畜生,怎得如此不知好歹!”这次不再退后,举手拖住白龙马下踹之势,竹棍加重的力道狠狠砸在马头之上。

  白龙马一声辈嘶,踉跄退到数十米之外,却是强自忍着没有跌倒,一对马眼之中却是射出了熊熊怒火,恶狠狠的瞪住林峰,似是在犹豫是否要先行退避。

  林峰笑道:“这畜生的抗打能力可比那些堕落生物要强悍的多了!”晃身欺到了白龙马身前,竹棍噼哩啪啦的打在马头之上,白龙马只觉灵魂似是要被吹到那幽冥苦海中去,痛的发出了起自灵魂深处的嘶吼。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