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魂异构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1-10-12 11:09:33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一)血色梨花

    一天夜晚,一场大火打破了梨花庄万年的祥和,片刻间,火光冲天,照亮周边枯萎的山林。生灵们从睡梦中醒来,被突如其来的火势吓得惊慌失措,纷纷跑出屋外,紧接着传来的不是生灵们救火的声音,而是一声声哀嚎。路两旁的梨花映着这月夜下的火光一片片地凋落、燃烧,似如这梨花庄的生灵一个接着一个倒下……远处山顶开始泛起蓝色的微光,像是母亲心疼自己孩子一样落下了眼泪。
      “
大成,快回来,你会被杀死的!躲在角落的达子冲着大成喊道。
      “
难道就这样坐以待毙吗?我……”话音未落,大成被一根钢刺刺穿了胸口,在火光中缓缓倒下,没了呼吸。
      “
大成!达子瞪大了双眼,看着大成倒下的背影。他跑向大成,想要扶他起来,可腿却不听使唤地瘫软在了地上。是一个有一层楼高长着犄角的灵妖出现在达子面前,并用生灵的语言说着:哈哈!好久没这么痛快了!达子顿时不知所措,抱着大成闭上眼等待着灵妖的屠杀。可是,闭上眼的一刻,世界仿佛安静了许多,死了吗?达子心里默念。达子慢慢抖动着眼皮,缓慢睁开双眼,又突然睁大,发现犄角灵妖已经倒在他的面前,发生了什么?
     “
你没事吧?” 从达子背后传来一轻柔的声音。
     “
啊!达子吓得猛一回头,是一位长着兔子耳朵穿着白色衣襟的少女,你是谁?!不要过来!达子此时将大成抱得更紧。
     “
不要怕,我是灵山的镇妖师,是派来保护你们的,我叫张灵儿。” 一边说着,她一边走向达子。
     
此时,大成身体的温度渐渐下降,血已流了满地。灵儿蹲下身子,闭上双眼,嘴里念着什么,用两根手指指着大成。大成的身体从地上浮起,化成蓝色的微光,飘向远方的灵山。你的兄弟会在那里重生,等这里安全了,你就可以去那里接他,不过他可能会不记得你了。灵儿说着。
     
突然,路两端出现几只与之前不同的妖怪,一只笑着说:这里的灵妖真是不堪一击,竟被一个小姑娘打倒,真是弱到家了。另一只生气地说:区区一个小丫头,能奈我何!
     “
休想在本姑娘面前撒野!灵儿跑向前去,开始施展道法,却发现对这种妖怪无效,怎么会!她的眼中开始透露出绝望。

     “造作吧!众妖怪高喊!
      
梨花庄的道路铺满了红色的梨花,随着成河的血流飘入小溪。大火在微风中摇晃着身子,它们也在享受着欢愉的时光。空气中弥漫着腥臭的血味,吸引了更多山林里许久不敢出没的灵妖,一场更大规模的灾难在这短短一个时辰内降临。

(二)万年余音

      光谷像往常一样,在山间小路中走着,他不知道自己去向何方,也不知自己为何在此,只知道每天重复的日日夜夜,都如此平常。走着走着,不知是什么动静惊扰了路两旁的睡熟的鸟儿,萤火虫吓得躲进了丛林。光谷藏进路旁的一处灌木丛中,等待着这打破宁静的罪魁祸首。远方隐约有一缕篝火匆匆走进,是几个惊慌赶路的行人。光谷从丛中走出,拦住了行人。
     “
哎呀!你可吓死我们了!不要拦着我们,我们要赶路呀!惊慌的行人被光谷吓到。
     “
请问几位为何如此仓惶行走,就不怕惊扰了林中的灵妖吗?” 光谷疑惑不解。
     “
你不是本地生灵吧,难怪你有所不知呀,前方50里梨花庄发生了大火,许多灵妖趁火在那里烧杀取乐呀,周围几个村子的生灵全都逃走了!行人急促地说。
      “
别跟他废话了,咱们赶紧走了!一旁的行人拉住刚才说话的人,又转向对光谷说:这位兄弟,我们还要赶路,我劝你一句,不要往那边走。说完,一行的路人又开始赶路,那几缕篝火摇摇晃晃消失在黑暗之中。 

     光谷听完,没有随行人离去,而是压低了自己的帽檐儿,朝着梨花庄的方向快速前进。
     
在快进村口的时候,光谷看到几只刚刚到达的灵妖,不巧的是,灵妖也感应到了他。
     “
去哪儿呀?小子!没想到刚到梨花庄,就碰上个送死的,就……”这只灵妖话还没有说完,光谷就从灵妖的前面闪到灵妖后面,随即打了个响指,几只灵妖应声倒地。
     “
反派可是死于话多呀!我可懒的听你们废话。说完,光谷转向梨花庄村后的方向,看到空中飘起蓝色的微光,还好镇妖师们赶到了。心里默念。
     
光谷起身跳向一处房屋,发现路上躺着一位长着兔子耳朵的镇妖师,耳朵上有一处伤疤。哦?是小兔子?
     “
小丫头,这就不行了?不行,我可是会杀了你的,哈哈!一只妖怪高声大喊。
     “
你快走!灵儿小声跟达子说。
     “
可恶!我怎么能这样!先看着兄弟被妖怪打死,在看着恩人被……我不同意!达子站到灵儿面前。
     “
哈哈,那你们就一起……”怪物的嘴突然被堵住了,说不出话。
     “
你们妖怪还真是话多呀!光谷跳到那只妖怪的头上,说:几只大妖怪欺负一个受伤的女孩儿,这妖怪当的是不是很龌龊呀!” 
     “
什么生灵?竟不怕我们妖怪?旁边一只妖怪急着说。
     “
我只是路过的,爱打抱不平,不必在意。光谷在妖怪头上微笑地说。
     “
难道就凭你一个毛头小子也想英雄救美!
     
光谷没听完,就将自己踩着的妖怪放倒,接着跳到灵儿的面前,背对着她,对众妖怪说:如果不想被毛头小子打倒的话,就赶快消失,不然全都得死。说完,光谷的眼神里透露出一丝杀意。
     “
可能你还不知道道法对我们没用吧!哈哈!倒下的妖怪说。
     “
闭嘴,你说的太多了!一只大点的妖怪说道。
     “
哦?看来你们不是普通的灵妖呀!光谷嘴上露出一丝笑意,道法不行,那妖法呢?!
     
光谷说完,抬起头,双手发出紫色的光,化成一把弓箭,射向了一只妖怪的心脏。箭从妖怪的心脏穿过,穿过后消失。妖怪伤口马上发出蓝光,并逐渐扩散至全身,转眼间,整个妖怪化成一缕蓝光,飘向远方的山顶。
     “
什么?!不可能!倒在地上的灵儿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很是惊讶,说:他们难道是生灵?
     
没等灵儿反应完,光谷就杀掉了所有的妖怪,转身笑着对她说:你们安全了。
     “
你安全了。突然,一声熟悉的话语从灵儿的脑海中响起。

(三)一眼万年

1

     一只鸟儿嘴里衔着小虫飞回了树梢,将其递进鸟宝宝的嘴里。突然,大地开始抖动起来,鸟儿张开翅膀覆盖住整个鸟巢,怕自己的宝宝掉落在地上。原来是一只巨大的灵妖在附近追赶着一只兔子,给这美丽的大地增添了一道不和谐的颜色。
     
小兔子张着嘴拼了命地奔跑,而灵妖在兔子上方边走边说:看你能跑到什么时候,今天非吃了你不可。
     
小兔子实在跑累了,吱吱地叫着。灵妖将自己的前爪伸了出去,抓住了兔子的耳朵。可是由于小兔子奋力挣扎,从妖怪手中掉了下去,掉下去时,耳朵被妖怪抓破了。小兔子跑着跑着,身体没了知觉,没有看见前面不太高的悬崖,摔了下去。可是这悬崖对于妖怪不是很高,很轻松就跳了下去。是时候了,死了就不好吃了。
     “
那是什么?光谷听到动静抬头望去,哼!我这暴脾气!说着,他纵身一跃,用手接住了小兔子,抱入怀中。紧接着,大灵妖也跳到了地上,将大地砸了一个大坑。见到一个生灵抓着自己的猎物,生气地说:没想到抓一送一!说着,向光谷扑去。光谷毫不畏惧,跳向了灵妖,一个飞踢,将灵妖踢了几百米之远。你今天走运,我不想杀生。光谷说着。
     
光谷把怀中伤痕累累的小兔子轻轻放在地上,从行李中拿出一瓶液体,滴几滴在小兔子耳朵上的伤口,嘴里说着:竟然有灵妖狠心要吃掉这么可爱的小兔子。
     
过了一会儿,小兔子用力睁开双眼,看着救了自己的男子,发出吱吱的声音,像是在答谢。
     
光谷冲着小兔子微笑的说:你安全了!接着,取下自己脖子的项链,将项链上的灵石取下一半,给小兔子带上,我还从未在这里见过小兔子,我不能带着你,会很危险,带上这颗灵石,它将会保护着你。小兔子目不转睛地看着光谷,像是听懂了他的话。光谷突然笑着对自己说:我在和小兔子说话吗?他走到一棵树下,将小兔子放下,又开始了自己的远行,寻找着这个世界的秘密。小兔子在后面艰难地站起了身子,看着光谷的依稀远去的背影,想要追赶,可实在是使不上力气。

     小兔子不知道这是哪里,可能是自己迷了路,于是它顺着光谷离去的方向慢慢走了过去,可走了很久都没有发现光谷的踪迹。于是,它又回到了那棵大树下,等待着光谷的出现。时间一天天过去,花开又败,鸟飞又回,只是光谷再也不现。不知道过了多少年,小兔子发现自己已经变成了一位少女,它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这一切很离奇。她看了看光谷留下的那半颗灵石,想着,既然没有等到你的出现,那我就化成你,保护这一方生灵,虽然只是一眼之缘,可我相信我会再次遇见你,来感谢你的救命之恩。后来,少女走到了灵山下面,被镇妖师收留,取名张灵儿,研习道法,对抗灵妖。

是否  还能遇见
背影远去  再也不还
雨露  聚了又散
花鸟鱼虫  与我为伴
想念  至今未断
悬崖之下  救我危难
万年  已过万年
还未忘记  微笑的脸

剪断  离别红线
有谁经起  万年思念
轻唱  闭上双眼
熟悉背影  依稀出现
向前  模糊的脸
消失不见  在刹那间

放弃痴念  一厢情愿

斗罗星空  君在何方
水榭楼台  谁在浅唱
不曾想万水千山  一起闯
只愿能够收到  我寄的衣裳

欢声笑语  已成过往
花开又败  候鸟不忘
离别背影在眼前  轻轻望
夜晚月光照亮  满地的念想

若今生无缘倚靠你的肩膀
愿来生依然记清微笑模样

 

不忘

2

     灵儿艰难地站起来,走到光谷面前,两颗灵石微微发着亮光。
     “
你真是小兔子?光谷也往前走了一步,说:太不可思议了,你竟然……啊。光谷突然说不出话,眼前变得模糊起来,两腿发软,失去知觉。灵儿接住了将要倒地的光谷,你怎么了?灵儿着急地问。这时,又出现了几只灵妖,想要扑向光谷他们。达子马上站到两人前面,面对着灵妖,张开双臂,大声说:不许过来!突然,灵妖两眼上翻,倒在地上,这是最后两只了。张五行收起自己的剑,小声说着。
     “
师妹,你们没事吧!?张五行跑到灵儿面前问道,这是谁?
     “
师兄!他是一万年前救我的那个生灵。说着说着,灵儿的声音开始发抖,师兄,你帮忙看看他怎么了,救救他!
     “
一万年?!五行心里惊讶着,一个普通生灵只能存活一千年,而他一万年前就存在了,而且散发着如此强大的妖力。梨花庄突然出现道法不能对抗的妖怪,他却能,或许这之间存在着什么关联。但他救了师妹,应该是好的,总之,先救醒再说吧。五行一边想着一边为光谷疗伤。
     “
我先稳定了他的灵气,暂时保住了性命,我也不清楚他的身体怎么了,或许师傅能够帮忙,现在找个地方让他休息休息吧。张五行对着灵儿说着。
     “
谢谢师兄。
     “
请问这位师傅,梨花庄现在怎么样了?达子急切地问五行,村子东面呢?
     “
灵妖之乱暂时平息了,生灵们开始灭火呢。五行回答说,东面靠着山,受损比较小,怎么了?
     “
我家在那里。达子说着,那可以把这位受伤的师傅放到我们家来休养。
     
之后,五行背起光谷,一行人向达子家走去。原来达子和大成是从外地回来看望母亲的,因为收到邻居的信说母亲得了一种病,总是会做一些奇怪的事情,这才连夜赶回来,不料却遇到灵妖之乱。此时,达子的心里很着急,既担心母亲,又想着在灵山重生的兄弟大成。从村口到村子东面,一路上是灵妖的尸体和散落的梨花,看着飘向灵山的蓝色微光,达子不觉已清泪两行。终于,他们走到达子的家,好在房子平安无事,母亲,我回来了。达子心里默念。
     “
你要平安无事呀!灵儿望着光谷,一万年,太久了……”

(四)寸草春晖

     达子家的房子在梨花庄里有些年头了,屋顶上长满了狗尾草,墙皮很久没有重新刷过,已经脱落许多。达子看到自己家房子后立即冲了进去,喊着:娘!娘!您在吗?可是无人应答。院子里那条达子养大的小狗也不见了踪迹,出了什么事情?达子开始有些慌了,在屋里找自己的母亲。原来,达子的母亲在内屋的床上躺着,像是在睡觉。达子看见后长长舒了一口气。可是达子又开始觉得有些不安,外面这么大动静,为何母亲还在睡觉呢?他走进母亲,轻声叫着:娘?您醒醒,我回来了。可是,达子的母亲还是没有醒。
     
这时,五行他们进屋了,问:小兄弟,令堂没什么事情吧?
     “
不清楚,我娘在里屋躺着,我说话她没有应答,还请小师傅帮忙看看。达子着急地说:奥,来,把这位兄弟放在我那屋吧。
     
五行把光谷交给达子,便进里屋看达子的母亲。达子打开自己屋的门,心里酸酸的,屋里干净整洁,看得出母亲每天都在打扫,之后把光谷平放在床上,对灵儿说:姑娘,你在这儿看着吧,我去看看我娘。
     “
好的,交给我吧。灵儿说。
     
灵儿看着光谷,心里很着急,摸着脖子上微微发光的灵石,心里说着:你是怎么了呢?一万年了,终于再次见到你,你却……快点醒过来,好吗?
     “
小师傅,我娘这是怎么了,还好吗?达子问张五行。
     “
并没看出有什么事情呢,我可以看看令堂的记忆吗?张五行说。
     “
可以,能让我娘醒来就行!
     
张五行使用道法想要进入达子母亲的大脑查看之前的记忆,想要弄清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可是当他要进入大脑的时候,达子母亲突然睁开了眼睛,眼睛里泛着红光。之后,达子母亲站起冲向了达子。
     
灵儿听到动静后马上跑了过来,看到达子的母亲用手掐着达子的脖子。
     “
竟然在我吸食灵气的时候吵醒,你是不想活了吧?!达子的母亲说着。
     “
这不是我娘的声音!小师傅,这是怎么回事呀!达子冲着五行喊,有转过头奋力挣扎,说:娘!你怎么了!?
     “
是灵妖!灵妖在你娘的身体里吸食灵气!可恶!五行拔出自己的剑,愤怒说道。
     “
师兄!灵儿冲五行喊。
     “
小师傅,不要,这是我的母亲!
     “
哈哈,没用的!你的母亲已经快被我吸食完了,我马上就可以成为这里最厉害的灵妖了!哈哈哈!
     “
我不答应!达子眼泪开始流了出来,不许你伤害我的母亲!达子将母亲一把推开,刚要上前去扶,被五行拦住,娘!是我,我是达子!
     “
看来,梨花庄的事件远没有我想的那样简单。五行心想,又对达子说:小兄弟,不要过去,交给我!
     “
不能伤害她。达子乞求说。
     “
请相信我师兄。灵儿说。
     “
达子?达子回…………了?达子母亲用沙哑的嗓子说着,娘想……死你了……饿了……吗?
      “
娘!
     “
不要过去!
     “
怎么可能?被我吸食了这么久,还有意识。达子母亲身体内的妖怪说。
     
之后,达子母亲的身体开始发出红光,周边渐渐升起一红色矩阵。
     “
是妖法?!五行惊讶道。
     “
这是?灵儿眼睛瞪大,转过头去,果然是光谷。光谷靠在墙边,双手摆成十字形状,用微弱的声音对达子说:我将你娘最后的意识分离了出来,跟她说几句话吧,她没多少时间了,我也撑不了多久了。进入那个矩阵里,我会让在你母亲身上的时间快速流逝,争取让你母亲的意识达到一千年。记住,这只是你母亲的意识,你母亲做什么,你都要服从,你也不要告诉外面发生的事情。光谷继续对五行和灵儿说:不要让妖怪跑出这个屋子,现在他母亲的意识和妖怪绑在一起,不要让妖怪跑出这个屋子!
     “
……灵儿!跟我控制住妖怪!五行来不及思考。
      “
快呀!光谷冲达子喊道。
     
达子走进矩阵中,看着隐约有些透明的母亲,流下了泪水,又马上擦干,露出了笑容,娘,我回来看您了,看,您白头发有多了不少呢。
     “
达子,你也瘦了呀,在外面没吃点好的吗?达子母亲说:快,刚回来休息会儿,我去做饭。诶?跟你一起那个大成怎么没回来呢?
     “
奥!他有事,这次没回来。娘,您歇着吧,我来做。突然,达子母亲变得年轻了,对达子说:你又去哪儿玩了,回来这么晚?
     
达子知道这是母亲年轻时候的样子,突然转过头去,眼泪止不住地流。
     “
谁欺负你了?达子母亲走上前来,问着达子。突然达子也像变成了小孩子一样,抱着母亲,像是在黑夜中迷路的孩子突然找到了自己的母亲一样。
     “
你们这群可恶的道士,破坏了我的这次计划!妖怪说着就想往门外冲,可是被五行拦了下来。
     “
我不会让你走的!五行说着。
     
时间一分一秒走着,在矩阵中达子的母亲也很快老去,不知不觉过完了属于她的一千年。达子在母亲的意识中从婴儿变成少年,又成年……可是对于达子来说只不过几十分钟而已,虽然如此,达子觉得很满足,至少,母亲最后的灵气得以保存,可以回归灵山到传说中的转世之河。
     “
不!妖怪大喊,紧接着身体慢慢消失,和达子母亲的灵气一起变成蓝色的微光,飘向灵山。矩阵也跟着消失,只剩下跪在地上满眼泪水的达子。
     “
娘!我会成为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的!您一路走好!在另一个世界,要过得幸福。达子紧闭着流泪的双眼,嘴里说着:娘,我爱您! 

(五)灵魂异构

1

     对于这里的生灵来说,这个夜晚实在难熬,幸好镇妖师及时赶到,挽救了大多生灵。不过那些重生的生灵将从生命的起点开始,经过漫长的一千年,追求他们向往的天堂。天终于亮了,阳光驱散了梨花庄一夜的阴霾,照耀在被大火侵蚀的梨花庄,照耀在生灵们沮丧的脸上,照耀在这满地被血染红的梨花上……阳光愈来愈亮,可能它不敢相信昨天还一片祥和的梨花庄今天却满目疮痍。不一会儿,阳光又黯淡了下来,可能是被突如其来的灾难吓得独自哀伤。阳光下,偶尔还会升起几点微微蓝光向灵山飘去,一些被吓到的生灵双手合十,祈祷灾难早些过去。
     “
张兄,多谢昨晚出手相救,今日灵妖已除,就此别过吧。光谷对五行说。
     “
哪里,救人乃是我镇妖师之职责本分。五行笑笑说道,还不知侠客尊姓大名,来自何方,师从何人,为何会道法,又为何会妖法,还恰巧出现在这里?说着说着,五行的眼中露出一丝怀疑。
     “
师兄~”灵儿看着五行,小声说着。
     “
在下光谷,不知道来自哪里,至于为何两法兼备,其因也不是很详。起初,我一直在寻找答案,后来时间越长,就忘记了自己要做什么,只好在无趣时救救这儿的生灵,仔细想想,也将近十万年了吧。我想,我出现在这里,遇到这些事情,也不一定是巧合,或许是命中注定,就像小兔子一样,注定再次相遇。光谷说完看着灵儿,灵儿的脸微微一红。
     “
原来如此,光谷兄,不知可否随我一同回灵山,那里是这里的核心,是万物生灵的能源所在,或许那里有你想要的答案。” 
     “
好,既然张兄要我去,那我就去。
     “
什么话嘛?灵儿心里说。
     “
我也去!一旁的达子大声说,梨花村我已无牵无挂,我要做一名镇妖师,铲除罪恶!” 
     
说完,几人转身朝着灵山而去,随着微微的蓝光,消失在山林之中。途中,他们发现梨花庄周边的树林有些枯萎,甚至开始发黄。光谷也因灵气失散而晕倒,只好由五行背着前进。担心光谷的灵儿想着这些年光谷是怎么过来的…… 两人脖子上的灵石微微闪烁着绿光。

     黑暗中,睁开一双红色的双眼,像火红的灯笼,充满了怒气,吓退了附近的灵妖。灵妖知道,每当这双红色眼睛睁开的时候,就会有一个村庄遭殃,而他们要做的,只有顺从,即使不是心中所想,不然将会被这双红色眼睛的妖怪吃掉。不同寻常的是,红眼妖怪这次没有指定要去消灭哪个村庄,而是突然向高处升起,在微微亮光中现了身。那是一只牛头妖怪,极其高大,手上戴有一金色戒指,项上戴一金色项链,眼睛看着周围的灵妖。
     “
头儿,您来了。随着一白光闪过,现身的小妖怪对牛头怪说,虽然第一次行动进展不顺,也不至于您亲自前来呀。
     “
我就是让这里的人知道,谁才是这里的主宰!牛头怪大声喊道。
     “
头儿,主宰当然是您了,无论在哪儿,不都是您说了算,您看,这脚下的群妖不都听您的?
     “
哼!那个跟屁虫还不是被几个臭道士欺负回去了!敢动我的人!牛头怪抑制不住自己的怒气。
     
突然,一只灵妖走向前说:主宰,我知道有一个叫灵山的地儿,那里的道士就是专门保护生灵的,这几万年间,就是他们一直统治着这里!听到这句话,有一些灵妖开始小声议论,这家伙疯了吗?想毁了灵山吗?”“就是,灵山完了,咱们不也就完了?”……这几句话被牛头怪听到了,一个手势,几只妖怪就被吸入他的嘴中,顿时,鸦雀无声,一旁的小妖怪阴险地笑着。
     “
有谁不同意进攻灵山呢?
     
那只灵妖马上接着说:主宰说一就是一!我们别无二意!
     “
那好,这半个月,集结所有灵妖,进攻灵山吧!牛头怪说完,眼睛盯住了远处的灵山继续说:老十!你多叫些弟兄,灭了灵山那帮道士,之后,咱们尽情享乐!
     
庞大的牛头身躯渐渐消失在微微亮光之中,继续吸食着山林中的灵气,只剩下散发着怒气的红色双眼,紧紧盯着灵山。 

     “这是哪儿?光谷睁开双眼,发现周边亮得可怕,小兔子!小兔子!光谷一阵叫喊。
     “
看来,你一直忘不了那只小兔子呀!突然,一个长相和光谷一样的人出现在光谷面前,光谷见了之后瞪大了双眼。
     “
别吃惊,这里是你内心之处,我是灵石。
     “
这是怎么回事?光谷一边问一边环顾四周,他并没有发现什么可以藏身的地方。
     
灵石走近了一些,回答说:你身体内的灵气正在减少,为了减缓灵气消失的速度,只好暂时让你停止活动了。
     “
你太自作主张了!光谷指着灵石说。
     
灵石听了光谷的话后似乎有些生气,说:我自作主张?想当年是谁擅自把我的另一体分给小兔子的?明知道这样会让自己的实力大减,还偏偏那么做?幸好我将大部分留在这里才得以保全。

     “我只是觉得她跟我有些相似,却又说不出哪里相似,所以想保护她,如果我带上她的话,危险会更多,所以只好让灵石去保护她了。光谷低下头,想着那天的事情,不知为什么会记得如此清晰,又抬起头问:我真的不知道你也是有生命的,话说你是为什么……”
     
光谷没有说完,灵石回答说:我知道你会这样问,其实,我是你的记忆,另一体的记忆,亦或是你的灵魂。换句话说,我就是你。
     “
另一体?难怪我会不记得之前的事情,记不清以前发生的事情。光谷小声喃喃道,又大声对灵石说:告诉我,我为什么会在这里,我的目的是什么?!还有,另一体是怎么回事?
     “
你不要急,由于现在的我已分二体,无法记清完整的事情,你看这儿。说完,灵石转过身子,背对光谷,左手一挥,出现了一幅画面。光谷看着画面里的人,心里暖暖的,不觉双眼已泛泪光,说:我好像记得她。之后,画面慢慢跳动着,是光谷另一体的记忆,可惜只有一半。
     “
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呢?光谷还是没有找到答案。
     “
我也不清楚为何会来到这里,只记得有一天我离开了本来的身体,突然就出现在这里。灵石停顿了一下,继续说,是我来到这里的时候,收集这里的灵气将你幻化为生灵,给你力量,保护你自己,亦是保护我自己。

     “你是说,我本来是不存在的吗?灵石呆呆地看着灵石。
     “
不是,你就是我,只是记忆无法与灵气结合罢了,后来,你把灵石一分为二,力量逐渐消失,现在已经无法收集灵气了。而经过梨花庄一事,我感觉将有更大的灾难降临,那些无法用灵法击败的妖怪,似乎……”
     “
似乎什么?
     “
似乎与你一样……却不知为何他们的灵魂与灵气结合了。
     “
怎么会这样,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跟他们竟然有相似之处,难道……我也是………………”光谷支支吾吾地说着。
     “
或许在灵山你会找到答案,正好那里有足够的灵气,哦?似乎到了。说着说着,光谷的身影慢慢消失,灵石马上说:忘了告诉你,小兔子,她……咦?不见了?还未说完,光谷已经消失。
     “
小兔子怎么了!光谷突然睁开眼,喊道。
     “
小兔子怎么了?张五行不解地问,天呐,光谷兄,你是不是!
     “
是不是什么呀?光谷从床上坐起来,急着说。
     “
你叫我小师妹,叫了,叫了六百三十二次呀!还流泪了呀!五行退了一步继续说,只是叫了我两次呀!太不够意思了吧,光谷兄!是我把你叫醒的。
     “
我靠!光谷一脸惊讶,五行兄弟,你竟是这样的人!说着,光谷抓起了被子。
     “
想不到恩人好的这么快。灵儿端着亲手为光谷疗伤的药进了屋。
     “
咳咳,光谷兄,其实我很正经的,这是我师妹为你熬的药,快喝了吧。说着,离开了屋子。
     “
喂,小兔子,你过来。
     
灵儿靠近光谷,光谷小声说:你师兄是不是?脑子有问题呀?

4

天色渐晚,通往灵山的小路旁升起了蓝白色的灵火,照耀着周边的花草树木,像是守护着自己的孩子一样温柔。灵山的山顶是一块散发着蓝光的巨石,并对准了天空发出一束蓝白光,通过灵山和蓝白光吸取天地之灵能,再转化为灵气,以微光形式散发到这世间。今晚安静极了,比起前几个晚上,似乎安静得有些可怕,

不知这表明灾难已经过去,还是预示着更大的灾难将要来临。

    刚要入睡的光谷思考着与灵石的对话,他不知道那是真实还是梦境,不敢相信他所看到画面中的内容,但他知道,看到那画面时的感觉很真实。想着想着,想起以前睡觉的时候,会听到有人喊自己的名字,每当听到那个声音,内心都会变得柔软,可是睁开眼,四处无人。
    “
好累呀!不想了。光谷自言自语,闭上双眼。
   
突然,灵石微微闪烁亮光,逐渐漂浮到半空,拽着光谷的脖子。
    “
怎么回事?光谷起身,没想到灵石竟朝着门口的方向飘去,是要带我去什么地方吗?看来,这里一定有很多秘密。” 

    光谷取下项上灵石,放在空中,顺着灵石前进的方向行走,穿过山间小路与丛林,来到了山顶下一处漆黑的洞穴。这山洞之黑与山顶之亮形成对比,让人格外恐惧。灵石停止了前进,停在半空中。光谷握住灵石,又戴回了自己的脖子上。光谷想想自己一生也没有怕过什么,而这次,他不敢向前挪动脚步,让人害怕的不是黑暗,而是黑暗背后的东西。经过一番思考,光谷决定进去,心想自己已经恢复,况且这是灵山,应该不会有什么可怕的东西,即使有,自己也能够逃脱。呵呵,我也要逃吗?
   
光谷刚刚踏进山洞,山洞两旁便燃起灵火。光谷继续前进,灵火跟着光谷一起前进,而后面又燃起了新的灵火。终于,光谷走到了山洞的中心,一个巨大圆形空洞,上方可以清晰看到发光巨石,与其相连的是一道亮光,与上方伸向天空的亮光一样伸向灵山内部。在空洞的地面,围着亮光有模模糊糊的纹路。光谷没有看到那些奇怪的纹路,走了上去,脚刚刚踏上的那一刹那,纹路上开始发出亮光,后形成一个个立体影像,开始围着亮光旋转。
    “
这!这是!光谷看得目瞪口呆。这时,光谷脖子上的灵石又开始发光,扯断红线,飘到半空中,化成光谷的样子,发着绿色的微光,引起光谷的防备。
    “
你好,我们又见面了!” 

5

    “来者何人?!光谷大声说。
    
灵石听后有些发呆,看着光谷的表情不禁笑出了声,哈哈哈哈,你那是什么表情呀!我是你呀!奥,不,按照你的理解,我是灵石,对,我是灵石。光谷放松了警惕,灵石也收起了笑容,继续说道:我终于明白如何让灵灵气与灵魂结合了!
    “
原来那不是个梦。光谷心里想,又开始急着说,快告诉我,你发现了什么!
    “
不知你是否还记得,来灵山的路上那些枯萎的丛林?
    “
记得。
    “
咱们现在在什么地方?
    “
灵山!
    “
想想那些灵妖为何甘心屈服于妖怪!
    “
急死我了,快说吧!光谷刚刚说完,脑袋似乎解开了那根线,等等!你说,难道是那些妖怪吸取丛林和灵妖的灵气!
    “
还不算笨,没错!因为要吸取空气中散发的灵气极其困难,所以它们大量吸取丛林的灵气,强行使这些灵气与灵魂结合。就像现在的我,身处的空气中蕴含了大量的灵气,可以使这些灵气直接与灵魂结合,可是离开便不可能了。
    “
那糟了!那样,遇害的不将是这里的生灵,还有那些灵妖!我们要做点什么!光谷说。
    “
是的,我想方法就在这一个个立体影像之中,你看。灵石指着这里的幻象。
    “
我也发现了!这幻象是灵气的轮回,不仅仅是在这个世界轮回,也包括了在其他世界的轮回原理。生灵在这里演化一千年之后便进入下一个阶段,通过转世之河进入下一个世界,即他们口中的天堂。光谷讲解着。
    “
那也是咱们的世界。
    “
咱们的……世界……”光谷抬起头,呆住了,我来自那里……吗?突然,他明白了那些梦中的声音,也知道了画面里的人物,是家人,我也…………家人……吗?
    “
光谷,你再仔细看一看,现在这几个世界中,咱们世界与这里出现了一道裂缝,我想,一定是什么原因造成的。
   
突然,幻想停止了转动,并且只剩下这两个世界,演示着通过裂缝进入这个世界的灵魂,可以随意地大量吸取灵气来变换形态,一旦灵气过多消耗,则会破坏的平衡,使整个循环崩溃,各个世界将会爆发各种各样的不可预想的灾难,而第一个被毁灭的将是灵山,灵山一毁,轮回停止,万物消失。
    “
得尽快想办法才行,不然,更多的灵魂进入,将无法控制!光谷着急地说,快通知五行他们!走。
    “
等一等,这幻象还没有结束。
   
接下来的内容让光谷惊呆了,演示的内容关于,道法燃烧灵气,妖法燃烧灵魂,生灵死后归于灵山,灵妖死后归于大地。这解释了灵石为何会消失一小部分记忆,也能说明妖怪死去的只是用灵气制造的灵体,而非灵魂。
    “
灵石,我们走吧,十万年了,我想,我,不,我们终于找到了来到这里的理由。” 

    灵石又重新回到了光谷的脖子上,亮光也逐渐褪去。光谷摸了摸灵石,原来,我一直不是一个人作战,走吧。于是,转身快速跑出洞口。刚到洞口,他看到一点红色微光,走近一看,是张灵儿。
    “
咦?恩人,你在这里?我就知道你在这里。灵儿像是发现新大陆一样高兴。
    “
是灵石……你也是因为灵石吗?光谷看着发红光的灵石反问道。
    “
嗯,我去给你送药,见你房间没人,而这块灵石突然发起红光,指引我来到了这里,发生了什么吗?
    “
奥,对了,发生了大麻烦!要尽快找到你的师兄!
    “
光谷兄弟?才一天未见,就想我了?哼!这里是禁地!你怎么会在这里?还有你呀!师妹。突然,张五行飞身一跃,跃至光谷身边,对二人指责道,算了,我可以跟师傅隐瞒。
    “
五行,难道你没有发现什么吗?光谷问张五行。
    “
还别说,我是因为这里的灵气有波动才过来的。
    “
只有这里吗?光谷严肃地说。
   
顿时,五行的脸也变得严肃起来,转过身,开始俯视灵山之下,说:整个世界的灵气都开始波动了,要出大事了。
    “
五行兄弟,你不是一直想知道我是来自哪里的吗?现在我告诉你。接着,光谷把刚才发生的事情全部告诉了五行和灵儿,我暂且称这种现象为灵魂异构,我们必须做点什么,不然万劫不复。
    “
我这就去安排。五行又转过身,对光谷说,照顾好我师妹,我不允许她再次受伤。说完纵身一跃,消失在夜色之中。

(六)共同心声

    灵儿回到房间后,看着之前发着红光的灵石,一脸困惑,心想:是不是灵石想要回到恩人身边才会飘过去的呢?要不要把灵石还给恩人呢?是因为缺少了灵石才造成现在的样子的,现在自己也有足够的能力保护自己了,可是……”想着想着,更没有了困意。
   
光谷喝了一口还有余热的灵药,放下碗,走出了房门,来到了半山腰上,眺望着那条无论如何走都都不过去的转世之河,跳望着远处他走遍的世界,眺望着十万年的苍海沧田。
    “
你好,这里是?达子坐在椅子上,打着瞌睡,嘴里念着大成的名字,慢慢睁开眼,咦?大……成?大成!
    “
大成?
   
一阵微风,吹过光谷的脸庞,吹干脸颊上刚刚流下的泪。丛林中传来轻柔的脚步声,光谷听出那是小兔子的声音。
    “
小兔子,出来吧,我知道是你。光谷没有回头,冲着山崖说。
    “
恩人,你怎么知道是我呀?灵儿探出头来,走到光谷身后。
    “
我耳朵可灵着呢,对了,不要叫我恩人了,叫我名字吧,你不也救过我吗?光谷微笑着说。
    “
恩,光谷。小兔子叫着感觉怪怪的,停了一下,接着说,你半夜来这里干什么?
    “
唉,都快世界末日了,哪有心情睡觉呀,来这里消遣一下,沉思。诶,小兔子,你怎么也来这儿了?光谷开玩笑地说。
    “
我睡不着。说着,灵儿坐在了光谷旁边,我睡不着就会在这里看风景,想着真正的你在什么地方?
    “
真正的我?光谷扭过头,看着小兔子,那么说,还有假的我喽?
    “
不知道,每当我遇到困难的时候,你都会出现在我的梦境中,鼓励我,支持我,给我力量。每当我遇到危险时,你送我的灵石也总会幻化成你的身影保护我,虽然只有一瞬。灵儿看着光谷,你一直在我身边,我却无法报答。
    “
我知道灵石会保护你,却不知道会幻化成我的样子,还会出现在你的梦境中。光谷说。
    “
你为什么要救我,保护我,却不带我走?灵儿突然问。
    “
~因为我不忍那么可爱的小兔子收到伤害呀~你跟着我太危险了,那时我还无法掌控自己的力量。光谷想了想说,当我从悬崖上保住你的那一刻,我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嘿嘿,总之,你平安就好。对了,你怎么变成现在这样子的呀?
    “
我也不清楚,只记得前一天还是小兔子,一夜过后,就变成了长着兔子耳朵的少女,可能是灵石帮我吸收了灵山的灵气吧。灵儿突然笑着说,不过终于等到你了!有好多话要跟你说呢~”
   
光谷看着这位对自己这么好的姑娘,心里很是感激,却又说不出话。
    “
光,光谷,你会离开这里吗?回到你原来的世界?回到天堂?灵儿好奇地问。
    “
我想是会的,我想那边的亲人。不过,根据我的记忆来看,那边不是什么天堂。光谷想了想继续说,也许有亲人是天堂,没亲人即使地狱吧。

    “好吧。灵儿失落地低下了头。
    “
不过,走之前,要先修补那道裂缝。
    “
啊?那样你不就回不去了吗?
   
光谷朝着灵儿笑了一下,说:我还要保护你呢~”
    “
我也不能总是让你保护,我已经学习了道法,能够保护自己,保护灵山周边的生灵。灵儿又看着光谷,露出坚定的目光,这块灵石,还给你,你现在更需要它。说着,灵儿摘下脖子上的灵石,递给光谷。
    “
这块灵石已经属于你了,看!光谷说完,那块灵石开始闪烁着红光,飘到灵儿胸前。灵儿再次用手握住,属于我了?
    “
看来,它还是更喜欢你呢,难怪总是保护你,哈哈。光谷笑着。
   
灵儿又把灵石戴到脖子上,把头靠在光谷的肩上。这让光谷有些不知所措,顺势将手搭在灵儿的肩上,头微微倾斜,靠着灵儿的头。
    “
我们在崖边相遇,现在崖边相聚,命运注定让我再次遇见你。
   
两人看着灵山的夜景,谈着这十万年发生的故事,说着说着,灵儿睡着了。
    “
恩人,真是不想离开你呀。两人的灵石,一个闪着蓝光,一个闪着红光,小兔子,第一次见到你,就知道你是我要保护的人。

(七)同心同源

(十四日后)
    “
终于等到这一天了!等我统治了这里!后来的那些人就不会看不起我了!每天在他们面前卑躬屈膝的!在这里!我就是王!我就是主宰!只有我说了算!妖怪老大扯开了嗓子高喊,紧接着,庞大的身躯从丛林中走出,眼睛比起之前更加红亮。他的后面跟着两个比较小的妖怪,一只较胖,一只较瘦,那只瘦小的妖怪正是半月前在妖怪老大身边的那只。头儿,我已经通知老四,开始行动了。

瘦小的妖怪说着,出头的日子来喽!
   
妖怪三人走到众多灵妖中间,露出胜利的笑容。胖妖怪说:你们身为灵妖!就要为老大卖命!长久以来,你们备受镇妖师的压迫!不能吸收生灵的灵气!不能偷吃丛林中的山禽野畜!而今天,是咱们翻身坐这里主人的日子!只要打败了镇妖师!灵山就是咱们的!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听完,大部分灵妖为之欢呼。有些露出稍微沮丧的表情,窃窃私语着,只要不毁坏灵山巨石,就先听他的。
    “
谁敢不听老大的,我第一个废了他!瘦小的妖怪狠狠说着。
    “
全体出发!妖怪老大一声大吼,哈哈哈哈啊哈哈!
   
全体灵妖朝着灵山的方向前进,几只妖怪走过的地方,花草枯萎,生灵涂炭。沿途的镇妖师抵挡不住这庞大的灵妖军团,只好一边打斗一边掩护着生灵朝着灵山撤退。

2

    五行正和光谷他们商议如何击败妖怪的对策,突然,达子冲了进来,说:师兄!让我参加这次护送任务吧!
   
五行听后严肃着说:为什么!你现在实力很弱!现在还不是时候!
    “
我听说,灵妖刚刚经过梨花庄,驻地镇妖师掩护着撤离,我也想保护我的亲人!求师兄了!说完,达子向五行弯下了身子。
    “
不行!五行拒绝道。
    “
五行,现在这个时候了,满足达子的心愿吧。光谷对五行说。
    “
达子,我知道你的心意,可是太危险了,万一,你……”五行没有继续说下去。
    “
死也愿意,死也是为了保护村子而死,我死而无憾。只求师兄到时让我的灵气回归灵山,跟我的亲人在一起,足矣。” 五行看着达子,想起了一个人,于是说:好的,去吧。
   
达子转身飞奔出去,与前去支援的镇妖师们一起前往前线参与救援任务。
    “
看这次的架势,我想他们的目标不止袭击一个村子这样简单。五行边说边看地图,突然睁大双眼,难道!
   “
是灵山!光谷说着。
   
几个时辰后,达子带着几个村庄的生灵进了灵山,他自己也身负重伤,不能够出战。

3

    此时的灵山,树木都不敢抖动一下。不一会儿天色暗淡下来,风起云涌,光谷知道,他们到了。此时的灵山外围,已经站满了灵妖,黑压压一片。五行,你们平时没有什么灵妖数量控制的措施吗?光谷无奈地对五行说。
    “
光谷兄,只要他们不为非作歹,我们也无权决定他们的生死,更无控制数量一说,谁知他们已经这么多了。
   
几只妖怪吸食了十几日山林的灵气,已经不同于梨花庄那几只妖怪,实力不容小觑。胖妖怪握了握拳头,笑着说:哼!强得我自己都害怕。
    “
道士们!乖乖出来跪下,给我们做牛做马,不然,就等着成为我身体的一部分吧!胖妖怪大声喊,声音震动了整个灵山。
   
光谷刚要冲上去,就被五行拦下,干什么?我感受到他妖力不高,不足为惧!
    “
既然如此,这一波应该不是主力,如果只是如此妖力的妖怪,灵妖不会听从的,快去后山保护灵儿,这里由我来,放心。五行说完,便走到灵山路口处。光谷听了五行的话,前往后山与灵儿会合。
    “
灵妖们!这只妖怪来自其他的世界,不是我们这个世界的!我知道你们怕被妖怪吸食,但是你们已经来到了灵山,由我们保护,为什么还要听从于他的呢?五行大声对灵妖们说。灵妖听后蠢蠢欲动,不知如何是好。
   
马上,胖妖怪的声音盖过了五行的声音,生怕众灵妖听了五行的话,哼!不要听他的,臭道士什么时候保护过你们!等我消灭了他们,你们就不用整天躲在山林里了!” 
    “
好!众灵妖高呼!
    “
不!” 五行马上说,千百年来,灵山世界从未有过如此灾难,大家都是和睦相处,自从这只妖怪来了,天下大乱,名不聊生,这是大家想要的吗?灵妖们,听我的,我答应你们,这场灾难过后,大家平等相待,共同治理这个世界!
    “
狗屁!五行的话音刚落,胖妖怪大声说,欺负他们的时候不讲平等,现在怂了,讲起了平等,哼,想得美呀!既然不肯乖乖出来下跪,那么,哼哼,上吧!说完,黑压压一片的灵妖在胖妖怪的带领下开始进攻。五行向后一跃,跃出路口,与几百名镇妖师一起展开防守。 
    “
小兔子,你这里如何?光谷赶到灵儿身旁。
    “
光谷,你怎么到这儿来了?你应该帮助师兄对付妖怪老大呀!万一……”灵儿紧张地说。 
    “
放心,主路口那只妖怪妖力不是很高,应该不是主力。你师兄推测大妖怪在这里。光谷说。
    “
哎呀呀!一声巨吼从下面的灵妖之中传出,看来没有瞒过你们呀,也怪我那老三平时不爱吸食灵气。突然,一双巨大的红色双眼犹如两颗巨大的火球一样从底部升起,直勾勾地盯着光谷。眼睛周围开始结成妖怪老大的身体,几秒种后,两倍于胖妖怪的妖怪老大现身。

4

    众灵妖高呼:主宰!主宰!刹那间,灵山沸沸扬扬。
   
光谷叫灵儿后退了几步,自己站在前面,用道法幻化出一蓝色屏障,镇住了吵闹的群妖,顿时,安静了许多。谁知,妖怪老大又一声大吼,振臂一会,击破了那道屏障。之后,光谷咬牙,心里不由地感受到这只妖怪的强大,只好施展妖法,幻化出一紫光剑,握在手中。
   
妖怪老大看到施展妖法后的光谷笑了一下,原来是自己人,你也是来玩儿的?
   
听完这句话后的光谷,十分愤怒,玩儿?难道在梨花庄烧杀抢夺是玩儿,在你们眼里,别人的生命是可以随便舍弃的吗?回头看看被你烧过的村庄,想想你做过的好事!
    “
哈哈哈哈!听完光谷的话,妖怪老大扑哧地笑了,说:又不是咱们的世界,何必那么在意呢,别闹了!
    “
何必在意?这里,可是有我要保护的人呀!说完,光谷手挥紫光剑,向妖怪冲去。一旁的灵儿听着光谷的话,心里说着,保护的人吗?
    “
既然你执迷不悟,只好先让你闭嘴了!妖怪老大看着冲过来的光谷,右手抬起,想要握住他。 瞬时间,一道紫光,将妖怪老大的手砍掉了,我不会让你毁掉灵山,不会让你夺走别人的性命!光谷恶狠狠地说。众灵妖看到这一幕后,张着嘴巴,呆呆地思考人生,有些向后退了一步。几十名镇妖师看到后,脸上露出希望的目光。
    “
哼!我才不会毁掉灵山呢,我要的是统治这里。说着,妖怪断了的手又马上长了出来,瞬时握住了光谷。光谷被妖怪紧紧握住,紫光剑也消失了。灵儿看到后,拔出灵剑,冲向妖怪,想要救下光谷。灵妖们看到这一幕,又重新振作了精神,向灵山冲了过去,与镇妖师打了起来。

在灵山的山顶处,由二师兄紫炎带着十几名镇妖师守护巨石,洞内则藏着周边村庄的逃难的生灵。
    “
真不该来灵山呀,这里也自身难保呀!不如跟着老昂一起去去西边逃难呢!一只生灵说着。
    “
不要这样想!达子马上说,要相信镇妖师!相信我们,我就是被他们救下来的,相信我们也会把大家救下来的!
    “
没错,要相信我们,我们大师兄可是很厉害的!曾经可是徒手打死一百只灵妖呀!紫炎进来说道。
   
张五行这里激战正酣,灵剑出鞘,阴阳合一!顿时,一道光出现在灵妖的眼前,击穿了胖妖怪。
    “
痒痒呀!哈哈!胖妖怪说着,用力一抖,光折成两半,拆在他身上那段慢慢消失,另一段化成一把锋利地剑,被五行握在手上。
   
这时,好多灵妖看到了张五行,他就是那个残杀咱们兄弟的道士!为他们报仇!
    “
哼!说的那些滥杀无辜生灵的灵妖吗?他们死有余辜。一只老灵妖心里说道。
   
光谷不费力就把冲上的灵妖击退,可是耗费了大量灵气的他也已经有些疲惫。决不能让他们进入灵山半步!五行心里坚定地说,兄弟们,摆阵!这时,几十名镇妖师聚在一起,将手中的剑扔在空中。那几十把灵剑飞到胖妖怪头的上空,顺势插下,形成一圆形结界,暂时将其困住。其余镇妖师继续与灵妖作战,将他们阻挡在了灵山入口处,只是灵妖太多,镇妖师的灵气已经消耗殆尽。虽然,镇妖师可以利用空气中散发的灵气来补充体力,但毕竟太少,所以,不能够困住胖妖怪太长时间,他们知道,只有给光谷争取时间,击败妖怪老大才有胜算。
   
光谷被妖怪老大紧紧握着。
    “
力量好大!光谷用尽力气说,没想到……”
    “
莫要忘了本姑娘!灵儿大喊,看剑!
    “
不要过来!
   
妖怪老大眼看就要被灵剑刺中,瞬间放开了光谷,一个转身,躲开了灵儿的攻击。
    “
小丫头身手了得,可还是差了那么一点点。妖怪老大笑着说,算了,不陪你们玩了,赶紧解决掉,好省点力气。
   
灵儿落地后,走向光谷,说:你没事吧!?
    “
太危险了,你还要过来!光谷捂着胸口说,接着站起来,活动了一下身子,指着妖怪老大说:差点被你捏碎呀!来吧!你完了!
   
妖怪老大手中出现一个火球,并对准光谷抛了出去,光谷拉着灵儿躲开了。还有呢!妖怪立即又甩了几个,可惜都没有砸中,可是被火球砸中的地方,立即燃起大火,燃烧着周边的山林。光谷让灵儿去帮助别的镇妖师,自己亲自对付这只牛头怪,提醒她不要过来。说完,他手中再次出现那把紫光剑,并燃起了紫色火焰。关谷飞身一跃,朝着妖怪老大跳去。
    “
你要小心。灵儿说。
   
牛头怪虽然庞大,但是身体敏捷,躲过了光谷很多次攻击,即使身体被光剑砍伤,又可以立马复原。光谷心里着急,他知道,是因为牛头怪可以随时吸食大量灵气来补充身体损失的灵气,这也使得灵山空气中散发的灵气越来越少。这时,光谷收起手中的剑,将力量集中在自己的四肢上,向牛头怪打去,一拳!两拳!牛头怪向后退了几步,三拳!四拳!一脚!!牛头怪终于被踢倒在地。光谷跳到牛头怪的脖子上,手中用妖力化成一把弓,拉起一支紫色箭对准妖怪的喉咙。
    “
告诉我,你们来的目的是什么?光谷问道。
    “
目的?当然是玩儿了!我劝你不要阻止我,好不容易走到这一步,好不容易将要让后面来的人改变对我的看法!不要阻止我!
    “
还有要来的人?之后,他看了看山顶的巨石,必须阻止你们,你们不知道后果!
    “
哈哈哈哈哈,看来你真是不开窍呀!妖怪说完,脖子上伸出一个拳头,将光谷击飞。
    “
光谷!灵儿看见后大喊。之后,灵儿挥起手中的灵剑,与牛头怪展开战斗。
    “
你真是缠人呀!小丫头!由于灵儿速度太快,牛头怪打不中她,而灵儿用道法的攻击对牛头怪基本无效。突然,妖怪老大用妖法做成一副枷锁,锁住了灵儿,空中也出现了一把弓箭,牛头怪说:用你要保护的人的武器打死你,是不是很有意思呢?说完,弓箭射了出去,穿过灵儿的胸膛。弓箭击中后消失,锁链也跟着消失,灵儿从空中掉落到地上,没有了意识。光谷见后,爬起身子,走到灵儿身边,可恶!
   
光谷一声大喊,双手摆成十字形状,一只手发出蓝色的光,另一只手发出紫色的光。这时在空中形成一个由内层妖力、外层灵气的双层结界,罩在妖怪老大的周围,阻断了他吸食灵气的渠道。这时,光谷进入结界内,手中用妖法幻化成一紫光陌刀,疯狂地砍着这牛头怪。
   
灵儿脖子上的灵石微微闪着红光。
    “
灵儿,终于见到你了?一个跟灵儿长得一模一样的女孩站在灵儿面前。
    “
我,死了吗?灵儿问。
    “
不会的,我在,你就不会死。灵石笑着说。
    “
你是光谷吗?灵儿问。
    “
不,我是你。
   
牛头怪痛苦地倒在地上,张开大嘴,血流满地。光谷也累得用剑拄着地面,呼呼喘着粗气。这时,牛头怪抬起了头。
    “
什么?!不可能。光谷惊讶道。
    “
哈哈,你还是不明白呀。牛头怪说完,开始慢慢站起来,站起来的同时,结界开始变得扭曲,周围的山林、灵妖、镇妖师仿佛都感觉到一阵吸引力。
    “
不可能!连妖法也……大家快后退!光谷大声喊。
   
大部分镇妖师都退到了山上,灵妖想要追上去却发现很难向前进,不知不觉被那股吸引力吸了起来。这时的结界已经完全看不出样子,慢慢进入妖怪老大的体内,跟着一起进去的,还有众多灵妖和几名没有来得及退走的镇妖师。
    “
哈哈!力量!牛头怪大喊。只见他身体的伤口慢慢复原,复原后还在继续吸食周边的灵气。灵妖们一个个痛苦狰狞着,他们没有想到自己会这样死去,当时的他们感觉这一生都在做无意义的事情,最后死在了无意义的事情上。牛头怪继续变大,吸力也越来越强,光谷也没有逃掉这强大的吸力。光谷一边挣扎着,一边感觉自己的力量正在消失。
   
这时,灵石开始发光,对光谷说:你还记得吗?妖法燃烧灵魂。
    “
记得!现在他正吸食妖力!这样你不就被吸走了吗?!
    “
灵魂与灵魂的不同在于记忆,与其说他吸走灵魂,不如说他在吸走你的记忆,普通的灵魂是不会承受这么多灵气的,更不用说妖力,况且你有十万年的记忆,这么强大的力量,他会受不了的!
   
听完,光谷嘴里一笑,那么就让他吸吧!这是十万年无聊的记忆我早就不想要了!
    “
怎么回事?停不下来了!妖怪立马笑不出来了,看不见了!
   
这时,光谷又有一种熟悉的感觉在身后,他扭头一看,是灵儿。
    “
你!?光谷看着从灵儿身上被吸走的,竟也是妖力。
    “
一个十万年恐怕不够用吧。灵儿用力说,耳朵也逐渐消失,成为普通的耳朵。
   
不一会儿,妖怪老大已经控制不住自己身体内的灵气与妖力,这两股力量本就不相容,跟别说在不可控的时候强行聚在一起。终于,妖怪老大变成了球状物体,左半边是灵气,右半边是妖力。随着一声巨响,两股力量炸开。从中间出现一只牛头小妖,从半空中重重摔落到地上。由于灵气还未来得及混合,从牛头怪身体分离后,又幻化成灵妖,全部痛苦地倒在地上,不过他们知道这次救了他们的是镇妖师。那一半妖力没有回到两人身体内,而是在空气中慢慢消失。 

6

    光谷和灵儿也倒在地上,嘴里留着血。后面跑来几名镇妖师将他们扶起,喊着:光谷,师姐。
    
光谷站起,走到瘦小的牛头怪面前,说:你输了。接着,把他带到张五行那边。
   
而牛头怪在路上对他说:这不过是虚拟的世界,你真的相信咱们会使用魔法吗?
    “
我看呀,倒是你一直不明白,被力量蒙蔽了双眼,做着这么害人的事情!光谷回答完又问灵儿,小兔子,你……也是灵魂吗?突然,他想起上次灵石要跟他说小兔子的事情,可能就是这件事。
    “
嗯,我也刚刚知道,因为你送我的灵石,帮我收集我本已散落的灵魂,并一直呵护着。灵儿感激地说。
   
不知不觉,他们来到了五行这里。
    “
师妹,你的耳朵?五行问。
   
被困在结界中的胖妖怪看到老大被打败之后,也没有了什么攻击的念头,大声对牛头怪说:老大!咱们回去吧!这里已经不是人待的地方了!我不想看到自己这幅样子呀!
    “
呵呵,老三呀!咱们命苦!在哪儿都被别人瞧不起呀!别担心,还有你二哥和四弟呢!牛头怪眼中又露出一点希望。
    “
什么,还有两只?五行惊诧。
    “
五行,现在我们需要稳住这些灵妖!我来吧!说完,光谷站在半空中,对灵妖说,灵妖们,其实我知道,你们是受这几只妖怪的胁迫才来攻打灵山的,而你们看看周边倒下的灵妖,他们都是你们的兄弟姐妹。想想他们来之前过得是什么生活,来之后又是什么生活?你们会说,他们来之前,镇妖师一直压迫你们,不然他们也不会叫镇妖师了。可是,那真的是压迫吗?我在这里生活了十万年,没有看到任何一名镇妖师随意地杀死一只灵妖,他们杀害的,是那些不守规矩,残害生灵的灵妖。
    “
没错!他们该杀!一只老生灵附喝道。
   
这时,五行也走向前来对灵妖们喊:灵妖们,这些年,我们一直在追求生灵和灵妖共处的世界,我们一直在努力,尤其是通过这次事件后,我更深刻认识到,这里是我们共同的家,我们共同受灵山的呵护,有什么理由要自相残杀呢?虽然我们被称作镇妖师,但是,如果有生灵随意欺负灵妖,我们也会处置的!现在,我宣布灵山所有镇妖师不再攻击灵妖,希望你们也可以跟我们一起治理这个世界。
    “
没错!我们也希望住进村子里!丛林里太黑暗了!
    “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牛头怪大笑,想不到你们还挺能说的,生灵和灵妖共处的世界!哈哈。
    “
你是看不到了!妖怪!灵儿说。
   
这时,从山顶上传来一声,你们好呀!镇妖师们!是那只瘦小的妖怪,手里掐着紫炎的脖子,悬在半空中,阴狠地笑着。

7             

    “你是……怎么上……上来的?紫炎问着。
    “
你们把精力都集中在妖怪身上,谁在意自己人呢?哈哈!瘦妖怪笑着说。
   
这时,光谷、五行和灵儿快速跃到山顶处,快放了我师弟!五行对瘦妖怪说。
    “
哼!还要求我?不乖乖放了我大哥,你弟弟就没命了,听见了没!这时,达子和几位镇妖师在妖怪身后慢慢接近,想要偷袭,可是这瞒不过妖怪。瘦妖怪背对着他们,手伸向后方,做了一个弹指的动作,几名镇妖师便被弹到墙壁上,昏了过去。别跟我耍小聪明!不够格!瘦妖怪笑着说。
    “
老二!救我!咱们一起统治这里!牛头怪在下面喊着,整个灵山都听见了,没错,是一种类似于乞求的话语。
   
瘦妖怪听到后,更加用力掐着紫炎的脖子,并向巨石走过去。
    “
不要,我们放了你的老大!
    “
…………行!师兄……不用……管我……”紫炎说完,被瘦妖怪掐断了脖子。
    “
紫炎!五行见后疯狂冲向瘦妖怪,可是还没有碰到妖怪,就被甩了回来。
    “
别费力气了,你的灵气已经耗尽了。说着说着,瘦妖怪走到了巨石旁。
   
牛头怪见后很伤心,老二!我平时对你不错呀!你为何……”
    “
你闭嘴吧!我还叫你大哥就不错了,就冲你刚才乞求我的话,你在我心中就已经死了,我现在做的是我大哥未完成的事情。他被别人看得起,他的小弟才会被别人看得起!哼!我要成为这里的王者!!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说完,瘦妖怪将一只手搭在了巨石之上,开始吸食里面的灵气,顿时,电闪雷鸣,狂风骤雨。巨石发出的光束开始变得扭曲,颜色也由蓝色变成了绿色。
    “
你疯了!胖妖怪大声喊着。
    “
完了,一切都完了。老灵妖叹息着。
    “
五行!如果灵气没有了,会怎么样!光谷问着五行。
    “
……衰老……死亡……”五行吞吞吐吐地说。
    “
其他世界呢?光谷继续问着,五行没有回答。
    “
别过去!会被吸进去的!光谷看到几位镇妖师向着瘦妖怪走去,果然,一起被吸入了瘦妖怪的体内。这时的瘦妖怪,一点一点在变大,身体越来越红,眼睛已经变成纯白色,发着白色的光。这感觉!好舒服呀!妖怪一边说着,一边摇动着身子。
   
这时,从另一个世界来的人,眼前出现了只有自己才能看见的画面,这也预示着,要与那个世界永别了。胖妖怪看到女儿为自己画的画,牛头怪看到儿子考了第一名,光谷看到自己的母亲背着自己去医院,灵儿看到父亲握着她的手,妖怪老四在丛林后面躲着,眼里看到曾经的自己被别人殴打……只有瘦妖怪看不见,因为他的灵魂在被巨大的灵气冲得粉碎,只留下他幻化的灵妖。
    “
你明白了吧!妖怪!这两个世界是相连的!看看你兄弟做了什么!光谷在山顶上对着牛头怪大喊。
   
牛头怪立马跪在了地上,双手捂着脸,我错了……是我太在乎别人的看法了……是我忽略了家庭……”
    “
大哥!胖妖怪喊着,阻止二哥吧!我想回去!我想我的女儿!
   
这时,从牛头怪的眼中留下一滴泪水,悬浮在半空中,时间停止了流动。
   
巨石上的浅蓝色渐渐褪去,最后变成纯白色,由它发出的光束也渐渐变弱,变浅,终于,光束消失了。草木枯萎,乌云褪去,暴雨停止,狂风也已不见,天空暗暗的,一切是那么地安静。
   
瘦妖怪将手从巨石上拿开的那一瞬间,咔嚓一声,巨石彻底碎了。瘦妖怪巨大的身躯从山顶上跳下,就像一万年前那样,一只灵妖从悬崖上跳下那样,将大地砸出一个大坑。瘦妖怪将牛头怪托在手中,说着,我不管之前那个我怎么看你,我只知道在这儿,你对我指手画脚的,你有什么资格!就凭你现在的模样!呵呵。说完,将牛头怪甩的远远的。接着,他走向老三,用自己的手碰了碰胖妖怪,胖妖怪可以动了。
   “
求求你,不要破坏另一个世界!二哥!胖妖怪乞求地说。
    “
二哥?记住,从现在起,你就是我的手下,不是什么兄弟,你兄弟已经死了。还有,忘掉另一个世界吧,现在只有这一个世界,一个我说了算的世界!在这里,我就是神!瘦妖怪轻蔑的说。
    “
那还不如死了,没了亲人,灵魂活着还有什么意义。胖妖怪停了一下又冲了瘦妖怪跑了过去,说:死也要死得值,至少要为我的兄弟报仇!胖妖怪用拳头击打着瘦妖怪,瘦妖怪没有还手,任凭胖妖怪打。
    “
这一拳!是为了大哥!这一拳,是二哥!这一拳!是老四!这一拳,是我的女儿!这最后一拳……”突然,胖妖怪停住了,是瘦妖怪让时间停止了。
    “
烦死了,打完了吧,打完了就歇着吧,还不想杀你,比起那个牛头小怪,你对我还是不错的,我也多少讲点情面。这时,瘦妖怪仿佛感受到一点动静,扭过头去,看到山顶上微微闪耀着亮光。
    “
这里是?是内心之处!光谷环视着熟悉的四周,看见了灵儿,小兔子!你也在!
    “
光谷!灵儿跑到光谷的身边。
    “
这么说的话,灵石合在一起了?光谷说着。
    “
光谷!不知何处传来了灵石的声音,与之前不同的是,这次是男女相间的声音,听不出是光谷还是灵儿的。
      “
灵石,这是怎么回事!灵儿问着。
      “
妖怪吸食了巨石包括这个世界所有的灵气,整个轮回不能够运转。
      “
那会怎样!光谷问。
      “
我想了很久,为何我们的灵魂会来到这个世界,也许只有一个的答案……”灵石停顿了一下继续说,光谷、灵儿,我不过是做了我应该做的,这样也算是救了我那个世界,值得。”   突然,两人眼前发亮。

灵石!灵石!” 
      “
你们两个保重,替我们好好活着,为了我们的亲人。
   
光谷和灵儿脖子上的灵石飘了起来,重新组成了十万年前那颗完整的灵石,飘向原来巨石所在的地方,散发着耀眼的光芒。
   
天上的云又开始飘动,树木也跟着风摇动起了身子,时间又开始流动了。
    “
不可能!瘦妖怪刚说完,就被胖妖怪最后一拳击倒在地,可恶,看来还是不能留你!
   
瘦妖怪刚要下杀手,就传来了一声巨响,天空中再次升起蓝色光线。不可能!瘦妖怪一边思考一边往山顶上跑。
   
五行看着暗淡的四周,所有人都呆呆地不动,光谷和灵儿不知什么原因已经倒在了地上,这时,从灵山各处传来的灵气汇聚到了五行的身上。
    “
这是?
   “
镇妖师!生灵和灵妖才是这个世界的,我赞成你的看法,希望你能够完成它,我也期待了很久。这是一只老灵妖的声音。
    “
一直以来,都是你保护着我们整个村子,现在,由我们保护这个世界。这是生灵的声音。
    ……
    “
我明白了,我的……我的亲人们!五行转过身,露出前所未有坚定的眼神,看着冲过来的妖怪,说,今天,就做个了结吧!
   
突然,一把巨大的灵剑飞到瘦妖怪面前,插在地上,挡住了他前进的路。
      “
妖怪!不!这时应该叫你灵妖了,你知道你做错了什么事情吗?五行说着。
    “
我不可能做错事!瘦妖怪喊着。
    “
哼!就是你舍弃了原本的灵魂,现在已经是一只只有灵气的灵妖了。
    “
那又怎样!
    “
哈哈,那样用道法就可以打败你了!
    “
打败我!不可能!我现在可是拥有灵山巨石的所有灵气呀!
    “
试一试?说着,五行闪现到瘦妖怪面前,拿起那把灵剑,转眼之间,又出现在妖怪的身后。
    “
好快!怎么会?!瘦妖怪看着五行身后的一道道光线,终于明白了,是所有灵妖和生灵将自己的灵气传送给了五行。
    “
再强大的力量,也当不过大家的力量,你永远不会明白!
   
瘦妖怪想要逃走,可是为时已晚,他的四肢被五行用灵剑砍断,断口闪烁着白光,散发着庞大的灵气,由于空气中没有任何灵气可以吸食,灵气渐渐散去,就这样,瘦妖怪消失了。从瘦妖怪身上散去的灵气又回归了世界,回到了万物生灵身上。几只灵妖将远处的牛头怪带了回来,其他灵妖也把胖妖怪逮住了。而五行把灵气换给了那些给他灵气的生灵和灵妖,自己又没有了力气,坐在半山腰上,嘴里吐着鲜血,可还是享受着这片刻的平静。
    “
太好了……”达子倒在地上用力眨着眼睛。
   
山顶上倒在地上的灵儿朝着光谷的方向用力地伸出手,同样倒在地上的光谷也伸出手,牵住了灵儿,说:小兔子,一切都结束了。
    “
看,是灵石。灵儿看着发着光束的灵石,对光谷说。
    “
原来,是他们两个救了我们,救了这个世界。光谷说。
    “
不光是这个世界,还有他们的世界。灵儿继续说,让我们替他们在这个世界好好活下去。” 

 

    (八)新的开始     

1

    天色渐渐亮了起来,躲在乌云后面的夕阳也终于露了面,狂风收起了它那狂暴的脾气,倒是变成了一位温柔的少女,轻抚这每一个生灵的脸颊。大地恢复了往日的生机,树木生长得似乎比以往更加旺盛,像是在庆祝胜利一般。只是灵山被妖怪严重得破坏了,尤其是后山,更是面目全非。五行他们接下来的任务,不仅是安抚所有的生灵、处置这些妖怪,还有修缮整个灵山。这时,灵山脚下一处隐秘的洞口打开了……
   
一位老者笑着从洞口走了出来,轻轻打了个哈欠,看着这正在沉降的夕阳,说着:天气真不错呀!可是很快,他发现了异样,于是轻轻跃了出去,看到了这等面目的灵山,发了脾气。
    “
张五行!你个臭小子给我出来,怎么个情况呀!老者大声责备道。
   
五行听到后,擦了擦嘴里的血,走到师父跟前,师父,您出关了。
    “
哎呦,我的徒儿,这是怎么啦!老者突然不再责备光谷,反而关心他。于是五行将这里大致的情况告诉了师父。
    “
带我去见那几只妖怪。老者说着,不,还是先去看看灵石!

2

    两只妖怪呆呆地坐在地上,低着头,默不作声。周边的生灵们听说镇妖师打败了妖怪也纷纷聚了过来,来审问他们所认为的罪魁祸首。
    “
你们这些恶魔!破坏了我的家庭!我们的生活!这里不欢迎你们!一位生灵说着。
    “
滚回你们的世界!
    “
妈妈,妈妈,他们来自哪里呀,为什么来咱们这里呢?一个小生灵问着母亲。
   
这个声音被牛头怪听到后,再次想起自己的儿子,开始伤心起来。
    “
你们也会哭吗?
    “
我想起了我的儿子。牛头怪小声说,我来自一个被你们称作天堂的地方。
   
生灵们听到后,很是惊讶。
    “
天堂!你们来自那里?!为何是妖怪!
     “
对呀,别骗我们了,天堂那里是幸福的!生活的都是善良的生灵,怎会有你们这般恶徒!
   
牛头怪听后没有说话。胖妖怪说了话,天堂也不是那么好的,也会有争斗、也会有痛苦,人与人之间也充满了欺骗、背叛,在人们心中不是善念,而是欲望,不然,我们也不会选择来到这里了。
    “
来到这里就是带来灾难吗?
   
牛头怪说:对不起,都怪我,是我太争强好胜,太想被其他人看得起了。我是一名政府官员,负责一项改革,可是上面给了我太多要求,我无法办到,他们想要换人!这是多么看不起我呀!后来我在一次会议上结识了一位科学家,在他的介绍下进入了这个世界,而我答应他帮他推广这项技术。再后来,我发现我可以在这里为所欲为,于是叫上我几位手下,一起帮助我一起建立一个新的世界,一个可以被别人看的起的世界,一个可以不用看别人脸色的世界……可是没想到…………”说着说着,又掉下了眼泪,我现在只想回去看看我的儿子……”
    “
你做了这么多错事,还想走!

3

    五行带着老者来到山顶,看到了那块发光的灵石,向天空发出微小的光束,也见到了倒在地上的光谷和灵儿。两人走到光谷和灵儿身边,达子也带着山洞里的其他生灵出来了。
   
五行为二人疗伤,灵气损失地如此严重!
   
光谷和灵儿睁开了眼睛,紧紧握着彼此的手。
    “
五行?
    “
师兄?师父?
    “
年轻人,这颗灵石是你的吗?老者问光谷。
   
光谷得知这位老者是灵山的掌门后,便告诉灵石和他还有灵儿的事情,询问着灵石里的两个灵魂如何,他们幻化出的自己和小兔子会如何,他们会不会消失呢?
   
老者想了想说:别担心年轻人,你大概还有所不知,以前那颗巨石上的裂痕是一只都有的,就像现在这颗灵石上中间那裂痕一样,完美的东西总会有瑕疵。你们在山洞里面看到的那个幻想里面连接两个世界的通道,就是此光束,事实上它不仅有传输灵气的作用,还有传输灵魂的作用。在那个世界无法进入下一个世界的灵魂会被送到这里,接受灵魂上的改造生存下去,也就是你说的灵魂异构。等另一个世界的身体可以接受灵魂时,便送回去,如不能接受,则通过此通道直接送入下一个世界。现在他们制造了这道光束,将这个世界的灵气传输到下一个世界,也只是让下一个世界得以维持下去,却不足以运转整个轮回,还需要大量的灵气。他们的灵魂不会消失,至于去向何处,也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了。你们两个也不用担心自己会消失,你们是灵石灵魂改造的生灵,现在灵魂没了,便是普通的生灵。
    “
师父!那几只妖怪,也是吗?
    “
他们的灵魂还在,但他们是怎么进来的,便不得而知了。现在当务之急,是向灵石输送可以运转整个轮回的灵气。五行,召集灵山剩余的所有镇妖师,在山脚下等我。
    “
老师傅,我们也去!光谷说着。
    “
不用了,你们太虚弱,最好不要动。
   
他们走之后,灵儿对光谷说:光谷,以后我们每年这个时候,要来这里,对他们说说话,相信他们两个也会听到的,听到我们平安无事,便会放心吧。” 

4

    天色渐晚,灵石发出的光束便格外耀眼。
   
老者走到两只妖怪面前,对他们两个说:你们的事情,我都知道了。说完,运行道法,为两只妖怪补足灵气。
    “
为什么!生灵和灵妖惊诧道。
   
胖妖怪对牛头怪说:大哥,看来,咱们下半辈子,要在这里赔罪了。
    “
我想,你们的灵魂还是回到你们的世界吧,那里不是有你们想要见到的人么?至于你们幻化出的生灵只好留下了,之前你们破坏这里,今后,我要你们保护这里。老者说。
    “
可以回家了?牛头怪问。
   
老者没有回应,只是慢慢升到空中,对所有镇妖师说:徒儿们,现在跟我一起收集灵气,传送至山顶那颗灵石内,直至地底生出一道光束进入灵石即可,这关乎整个十二个世界的轮回,往大家竭尽全力!说着,所有镇妖师运行道法,向灵石发出一道道光束,向内传输灵气。
    “
二弟,很高兴你能够一直认我这个大哥,现在咱们一起赎罪吧,也救救咱们那个世界,救救咱们的亲人们!说完,两只妖怪也将自己身上的灵气传输至灵石之中。老者看到后,嘴角微微一笑,换了个手势,将两只妖怪的灵魂一起送至灵石之中,随着灵气的流动,回到他们的世界。
    “
妈妈,咱们也帮帮忙吧。小灵妖对母亲说。
    “
对呀!大伙一起帮帮忙吧!老灵妖也开始将灵气传输至灵石之中。
   
顿时,从灵山周边升起一道道光束,从世界各地也传来了大大小小的光束,都汇集在灵石之中。终于,灵石开始发出亮光,光束也开始变得粗大,朝着下一个世界发去。
    “
大家不要停!
   
不知什么时候,两只妖怪的外表开始发生变化,他们丑陋的皮囊渐渐消失,重新出现在眼前的是跟生灵一样的面容,也许是他们正视了内心的错误,驱散了欲望吧,对于他们二人来说,是一个新的开始。

5

    “灵儿,你看,多么漂亮呀!光谷看着天空中一道道光束说道。
    “
这是大家齐心协力的结果,我想对于灵山来说,是一个新的开始吧。灵儿靠着光谷的肩上说着。
    “
也是我们新的开始。光谷说。
   
那一道道光谷将整个天空装点的如此漂亮,历史会记住这一刻。
   
过了不知多久,终于从灵石下面出现一道光束,用力插入灵石之中,灵气再次贯通了整个轮回!
   
大家停止了传输灵气,生灵和灵妖彼此欢呼着,大家知道,一个新的时代将要来临,一个由生灵和灵妖共处的时代。
   
不一会儿,一个生灵说:妖怪不见了!也许只有老者知道,两只妖怪的灵魂回到了原来的世界,幻化出的妖怪也变成了生灵,与其他生灵一样,成为了这里的主人。
   
老者对所有生灵和灵妖说:经过这件事,大家也许会明白,天堂也不是那么好,所以几只妖怪的灵魂才会过来,但也不是那么差,不然后来也不会哭着想要回去,因为他们惦记着自己的亲人。所以,我劝大家,过好当下,跟自己的亲人好好相处,就足够了,不要为了想要去天堂闹得崩了,不然将会像那几只妖怪迷失自我!
   
众生灵明白了老者的意思。
   
灵山,是灵妖和生灵共同的灵山,从此,灵山又有了更深层的含义。
   
这时在丛林中有一双似红灯笼一样的眼睛,慢慢褪去了颜色,消失在丛林之中。他想,这里便是天堂,他不想回到对他来说充满罪恶的世界,在这里有他向往的生活,没错,这是那个懦弱却善良的灵魂,不然早就现身,帮助牛头怪攻打灵山了。

6

     一只蝴蝶飞来落在窗外,阳光正好照耀在病床上的床被,输液管中的液体滴答滴答地将营养液输入年轻人体内,年轻人的手指轻轻一动。
    “
光谷这孩子虽然成绩不是那么出色,但是为人很善良!一位带着老花镜的老人对一位女士说着。
    “
我知道,我这孩子,从小身体弱,但还是不顾自己去帮助别人。没想到,那次为了救一个小男孩,出了车祸,这一躺就是三年。女士说着说着,低下头,轻轻抹去眼中泪花,额头上垂下几率白发。
   
时间像往常一样走着,女士拿着饭盒,又要给儿子喂流食了,儿子,醒来吧,妈想你了。
   
这时,从门外进来一位小男孩,是三年前被光谷救下的那位,显然已经长高了不少。
    “
妈妈,我放学来看哥哥了。” 每天小男孩放学经过这家医院,小男孩都会过来看看光谷,他也要像光谷一样去帮助别人。因为小男孩被光谷救下了性命,为了不然光谷母亲过于伤心,认了光谷的母亲做妈妈,小男孩的家人也很认同。
   
光谷听到了他们的对话,拼命地想要睁开双眼。
    “
大哥哥还是和昨天一样呀,等哥哥醒来,一定要……诶?妈妈,你看!” 小男孩看到光谷的眼角在动,喊道。
   
病房里的人们激动着。
   
饭盒掉落在地上,走廊里回荡着叫医生光谷的声音……
   
光谷醒了。
   
蝴蝶又煽动翅膀,却没有离去。

    隔壁病房里,一位母亲手中拿着女儿生前最喜欢的小兔子玩偶,想要送给接受心脏移植手术的那位姑娘,她焦急地等着。
    “
手术很成功!传来了医生的声音。
   
蝴蝶像是能够听到人类的语言,这才放心地飞走。
   
另一个世界,老者告诉光谷和灵儿,他们的灵魂回到了原来的身体。
   
这天晚上的新闻联播连续报道了这两件事情,除此之外,还报道了同市的科研中心的实验室内,进行实验时造成两位政府官员死亡,于是政府下令终止这项实验的研发。命令禁止科研的那位官员对于造成自己手下死亡的事情很是伤心,代替他出席发布会的是一位胖官员,他讲:我自己也接受了这项实验,现在我可以明确告诉大家,这项实验是极度不安全,对社会极度不负责任的科研实验!今后,无论任何时候,都不会有类似此实验的研发。而我代表市委,承诺今后会更多关注民生,让我市成为我省的杰出代表!说着,心里想着自己的上司,心里想着:希望你振作起来,重新开始。
   
一位小男孩在电视前看着自己爸爸的讲话,问妈妈:妈妈,爸爸不再电视上,他今天回来吗?
   
这时,门开了,是他的父亲。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