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是否打过胎,看这一处就知道!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0-05-22 14:32:56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他们不可能完全心贴着心,但最终还是愿意手拉着手。这就是婚姻。

文:风茕子


宋金想再买两套房,小户型,黄金地段,用于出租、财富保值,都是很好的选择。但市里出了限购政策,得假离婚。


离婚要把家里现有的两套房子过户给其中一个人,另一个人去买新房。他想了一下,女人嘛,都比较没有安全感,再说他老婆在家里不挣钱,假离婚了肯定心里多少有点悬,干脆把两套大房子都给老婆,他去买那两套小户型。


老婆小宁挺感动的。


于是两人一起去跑手续。离婚毕竟是假的,两人都没有对外人讲。他们还是一起吃一起住,有时做爱有时吵架,跟以前一样过日子。


一天早上宋金去上班时,小宁说他的衬衣小了,勒得他看上去满身横肉。她以前很少用“满身横肉”之类的贬义词,宋金不高兴地让她去买两件回来。小宁说:“我今天要送孩子去参加活动,还要等换厨柜的人来,又不是整天闲着随时听你差遣。”


宋金说:“买衣服多大点事,送完孩子顺便去商场不就买了。”


小宁说:“多大点事你还不自己去弄,你下班路上随便找个商场不就买了。”


宋金走了,他低头看看自己的衣服确实有点紧,绷得扣子跟扣眼都扯着。一个人开车去上班的路上,他心里蠕动着不舒服,不知道是自己敏感,还是确实有微妙的不同。他印象中,以前小宁没这么理直气壮,是不是有两套房子撑腰,他敢不逊,她就不复婚?


心里长了一点小芽,宋金开始留心。他不主动跟小宁说话,小宁也懒洋洋地;他说小宁地没拖干净,小宁叫他嫌不干净就别看;他吃完香蕉把皮递给小宁,因为垃圾桶离她更近,但小宁没有接,她趔开身子,让他自己扔到垃圾桶去……他以前工作忙,不太在意这些小事,现在在意起来忽然发现,其实夫妻感情并没有他想像得那么好。


是因为时间长了就会变成这样,还是因为假离婚?


宋金琢磨着,赶紧把房子的事情弄妥,把婚复了。


孩子放暑假,小宁把孩子扔到娘家,跟闺蜜去海南玩儿,几天也不发一个消息来。


周一他去上班,工会的一个女同事笑嘻嘻地问:“宋总,你老婆有了怎么不生下来呀?”


宋金吓一跳。


“你们不要二胎吗?干嘛打掉啊?还去XX那么远的医院。”


“嗯?”


“1号你老婆不打胎了吗?你也是心大,这几天不在家里好好伺候老婆坐小月子,她没不高兴?”


宋金小心翼翼地想了一下措辞,他决不能说,胡扯!哪打过胎!也不能说,你怎么知道,你有什么证据?他不能激动,不能愤怒,不能着急,得稳稳地弄清真相。


他缓慢地,僵硬地笑开:“你怎么什么都知道。”


“医院跟计生部门合成卫计委了呀,这块儿都联网啦,上环取环,怀孕流产,都要拿身份证的,只要去医院,咱这边工会就知道。”


真稀奇,离婚不联网,打胎倒联网了。


小宁肯定不知道联网这回事,否则也不会出这么大的漏子。


宋金的心脏突突跳着。怪不得她2号就去度假,连孩子都不带,鬼知道她躲哪儿去休养去了。他们之间到底出了什么问题?那个男人是谁?离婚是不是一场阴谋?但是为什么,既然已经离婚,她有了还要打掉?可能跟别人是玩玩?


他理不清思路,只觉得脑仁连着喉咙跳着疼。


第二天,小宁回来,一脸疲惫。


“玩得还好吗?”宋金沉重地问她。


“累死了。”她倒到床上,抓起遥控器胡乱摁台。


“没什么想跟我说的吗?”


“说什么?”她还是懒洋洋的。


宋金再也摁压不住怒火,一把抢过遥控器把电视关掉:“你一号干什么去了?”


“一号?”


“你去医院干什么?”


“嗯?”


“需要我提醒你吗?你去打胎去了!”


小宁愣了一下:“打什么胎?”


“我怎么知道你打的是人胎还是狗胎?”


“你有病吧?!”


“丢脸都丢到老子单位去了,还在这里嘴硬!”


“你又听谁瞎胡扯呢?”


“你拿身份证去了医院,医院跟计生部门都有联网,你是我们单位家属,电脑上显示的你那天去打胎!铁证如山你还想赖?”


小宁坐在那儿做仔细回想的样子,最后说:“邪了门了吧,一号我哪儿都没去,从我妈那儿回来就一直在家里。”


有人证物证吗,没有,她30号晚上把孩子送回娘家,还在娘家呆了一夜。对了,XX医院就在她娘家附近。


吵了一晚上,小宁始终不承认。宋金气爆了。她死不承认是什么意思?跟别人是炮友或情人,别人不方便娶她?再撕下去,说不定她真的跑掉,连带着他用血汗钱挣的两套大房子,再过两年她再生个孩子,连房子都归了别人姓……


这算是婚内出轨吗?从法律上来讲,当然不算。他想夺回他的房子都不可能。


在宋金思考的瞬间,小宁认真地说:“你再无理取闹,我不跟你复婚了。”


他猜对了!她就是因为有这近千万的财产傍身,她才敢这么嚣张!这婚还能复吗?日子肯定没法再过下去,但是房子怎么弄回来?


两人这才吵到点子上。


“你惦记你的房子吧?你听到那事儿,第一反应是赶紧把你的房子弄回去,对吧?”


“废话,自从房子放你名下,你腰杆都直了,现在居然还……”


她提高音量:“我居然什么?!我腰杆直怎么了?我应该天天跪着给你舔鞋?宋金你别嘚瑟,你在外面赚钱是不假,但家里,孩子,老人,这一大摊子你管过吗?我虽然不上班但我们是平等的!别以为我是你保姆!你看看现在人家电脑弄错了你马上信以为真认为我有外遇,结婚这么多年你记住过我的例假日期吗?”


“这种事怎么会弄错?护士登记的时候都要拿身份证对应本人。”


“去医院查监控不就得了。”


宋金决定去查。这件事必须弄清楚。


小宁要跟他一起去查,说要亲眼看着他知道自己错了之后的嘴脸。


“如果查了是真的,我下半辈子什么都不干也会把房子争回来。”他一字一顿地说。


“房子房子房子,你眼睛里就那眼屎大一点利益,从来不关心我和孩子。如果查了是假的,你别指望我跟你复婚。”


“是真的也不可能复婚了吧。”宋金冷笑。


两人找到医院,监控岂是谁想调就调的?保卫科长问清情况不耐烦地说:“你们自己的事,自己回家解决。”


看吧,连保卫科长都觉得是女方有问题。


又去找科室,好说歹说护士终于答应把登记本拿出来查。9月1号上午8点半钟第一台人流手术,登记的是小宁的身份证,电话号码留的是一个空号。


“我上午8点多钟我在开车,从我妈家里回来。”小宁一脸狐疑。


“那要怎么样?现在去查高速监控?”宋金冷笑。


小宁脸都绿了,冲护士大叫起来:“这是你们医院失查!害我背黑锅!我要去找你们院长,今天必须把当时的监控给我调出来!”


妇科领导过来问清情况,又去跟安保部门商量,经多方协调,院方终于答应调监控。


等宋金和小宁赶到保安室,监控已经调出来了,几个保安正凑在那儿笑:“这不就是那个女的嘛。”“她是不是有病呀,自己出轨还雄赳赳气昂昂来找。”


看到两人进来,两旁站的保安都侧开身子,同情又戏谑地看着他们。中间坐的一名保安把电脑上的视屏拉了一下,在等待区,首先进入画面的是一个女人,脸不是很清楚,模模糊糊的跟小宁极像。小宁抽了一口凉气,那是她妹。后面跟来个男的,拿水给她喝,是她妹的男朋友,那个她家一直强烈反对的小青年。宋金趴在电脑上仔细辨认了一会儿,两个人他都认识,他不作声了。


他俩沉默地走出保安室,全部保安做呆鹅状。一个人鼓起勇气问:“还有事儿吗?”


“没事了,你们忙吧。”


大家面面相觑,等待的撕逼大战没打起来,还有些失落。


两个人沉默地走出医院,各在想各的问题。


最后宋金问:“喂!你妹拿你身份证你不知道吗?你2号怎么去搭的飞机?”


“前几个月不是身份证掉了吗,补办了新的之后又在我妈家里找到了,就把旧的放家里了。”


“你妹挺精呀,知道跟这个男人没结果,就拿你的身份证来做手术,免得以后嫁人留把柄。”


小宁却在心疼她妹:“她怎么这么不小心,多伤身子……我要不要打电话说说她?”


“还说什么呀,她是成年人。再说被你揭穿了多尴尬。”宋金现在知道了真相,心情挺好,对小姨子大大的宽容。小宁却很生她的气,一点不爱惜自己不说,还害得他们两口子起这么大风波。


停了停她说:“宋金,我真没想到你对我一丁点信任都没有,这样的事也能怀疑。”


宋金巴拉巴拉解释一大通。


小宁说:“以前你不是这么多疑啊?要搁以前,你肯定要先怀疑我身份证被人盗用……说,是不是房子捏在我手里,你紧张了?”


“……那个啥,我跟你讲啊,昨天有一句话你讲得不对啊,你讲我拿你当保姆,我要是拿你当保姆,我会离婚的时候把两套大房子给你吗?”


“反正我不会跟你复婚,你太伤我的心。”她半开玩笑。


“还伤你的心呢,我的心都被伤了个大窟窿,你摸摸,这得多久才能好。”宋金把小宁的手抓过来,往自己胸口上贴,小宁拼命挣扎,挣扎着挣扎着狂笑起来:“你看看你一听说我不复婚你有多怕,你就怕我把你的房子带跑了,你这个心眼儿还没眼屎大的人……”


“我重新求婚好吧,再买个钻戒给你……你看我这个人虽然心粗一点,不太会关心人,但是我对你好可是实心实意的,你感受不出来吗……”


“我得好好考虑考虑。”“哎呀还考虑什么呀。”“我现在也是有近千万资产的女人了,我想再找个男人还不容易?”“你敢。”车上的温度升起来,竟是打情骂俏和欢声笑语。那些半真半假的责怨其实双方都听进去了,也都算是能够相互理解。这件波折好像并不是坏事,双方都开始重新审视自己的不足以及这场关系的实质——


他们不可能完全心贴着心,但最终还是愿意手拉着手。这就是婚姻。


--end--

作者简介:风茕子,写男欢女爱,阅冷暖人生。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