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闻那位神秘的暴戾军少是个gay?还是虐待狂?自从把自己成功兜售给这个魔鬼,简意觉得每夜连死都不怕了!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2-06-21 12:40:27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您看此文用

 

秒,转发只需1秒呦~



 

1.书名:甜宠心跳

2.章节:308章完结

3.大小:757KB

4.售价:3.99


 

正文

      


传闻那位神秘的暴戾军少是个gay?还是虐待狂?自从把自己成功兜售给这个魔鬼,简意觉得每夜连死都不怕了!

节目中,主持人诡谲笑笑:“陆先生,陆太太,我们做一个简单的游戏测测二位的默契度,看到这张图片,两位请把联想到的词各自写到白板上——”

一张床的图?

陆西霆:“天堂!”

简意:“地狱!”

主持人:“……”

当晚她被陆少狠狠教训:“宝贝,要不要度你从地狱上天堂?!”

作品标签:宠文、高干、腹黑、契约、豪门



=正文 第1章 gay吧堵到禽兽


    心似双丝网,中有千千结——题记


    …………………


    金澜gay吧。


    简意栗棕色的长发都塞进了棒球帽里,一身简约的套装,更衬得身形利落修长,颇有点雌雄莫辩的意味。Gay吧里娘娘气的男人很常见,她相信自己的男装造型不会被识破。


    “先生,您走错房间了吧?”


    僻静雅致的黑钻包厢外,保镖拦住了简意,疑惑地打量着。虽说gay吧中容貌阴柔的男人很常见,但长得这么妖孽的男人还真是少有。


    “嗯……我走错了吗?”


    简意粉色的指尖勾了勾鼻梁上的墨镜,琥珀色的眼眸微微一转,极具魅惑的眸色流转中透出恰到好处的茫然。


    “那他是谁?”她狡黠地眨眨眼睛,一脸无辜地指指保镖身后。


    就在保镖一侧身的瞬间,简意推开包厢门反手飞快落锁。


    转过身时,入眼便是火辣的一幕。


    包厢内,一个只能看到侧脸的男子单手拎着另一个相貌妖孽的年轻男人的衣领。那年轻男人被压在沙发上挣扎不已,急促粗重地喘息着。


    小鲜肉影帝穆炜!


    简意眼尖,一眼就认出被压的正是最近风头正盛的新影帝穆炜,同时,也是她要找的那位神秘军少传闻中的同性恋人……


    那压着穆炜的一定就是那位神秘军少陆西霆了?!


    简意霍然睁大了眼睛,终于成功将他堵在包厢了!不过……咳咳,没想到被她堵在包厢里的不止陆西霆一个人,那位穆影帝也在!


    有点尴尬啊……跟影帝抢男人,穆影帝一定想把她掐死吧?!


    一瞬间简意心念急转,还没来及开口,那压着穆炜的男人转过了脸,一种铜墙铁壁般的强悍气息铺天盖地般向她袭来。


    “墨卡!”


    那男人一声轻喝。


    毛?简意一怔。


    “啊——”


    他话音才落,一抹硕大的黑影忽的腾落到简意面前,惊的她几乎魂飞魄散。


    狮子?不对……藏獒!雄狮般的纯黑藏獒!


    好懵!


    简意和那藏獒脸对脸,大眼瞪小眼。


    丫的……谁能告诉她,为什么在酒吧里堵男人能堵到一头禽兽!就算是包厢内上演最激烈的蜜色戏码都比这个正常吧?!


    然而这藏獒扑落在她面前后,使劲嗅了嗅她的气息后,竟诡异地透出了几分亲昵。


    “呼——”


    小牛犊般的巨型藏獒大脑袋抵在她的胸前,呼出的热气透过薄薄的衣衫直透心口,还用毛茸茸的大脑袋在她胸前使劲拱了拱。


    “啪!”她系得很紧的束胸突然弹开,男式简约的套衫下立刻凸出了诱人的曲线。


    卧槽……简意差点崩溃,色-狼没碰到却邂逅一条色狗?!


    包厢里的两个男人看着藏獒的动作,眼底都闪过一丝明显的诧异。


    “大哥……哥哥哥……别别别……别咬!我我我……我是……正经人正经人!”简意一着急有点口不择言。


    包厢里传来一声嗤笑。


    “墨卡!”


    陆西霆叫了一声,冷冷道:“退下!”


    这头藏獒是獒性十足的纯种墨獒,就算没他的命令不会随便攻击,但也绝不会去亲昵地接触外人。


    别说外人,就是对穆炜,这头藏獒也从未有过这种程度的亲近动作。


    这擅闯包厢的是什么人?对墨卡做了什么手脚?!


    陆西霆眸色一沉,慑人的气场卷着凌冽的寒意霎时覆压了整个包厢。


    “啊——”


    简意觉得眼前一暗,整个人被一股强势的力道硬生生拎了起来。


    一阵晕眩,定下神时,发现自己双脚离地,被人硬生生按住胸口,顶在了包厢门上。


    是陆西霆!


    本来觉得照片上这人就够精锐强悍的,此时见了陆西霆本人,简意的心脏还是不由自主漏跳了一拍.


    这人幽深锐悍的眼神似乎有着一种令人心悸的气场,仿佛是一头随时攫取猎物的洪荒凶兽。


    “陆少陆少,有话好说……先放我下来好么?”


    简意压抑着慌乱,挣扎中极力扯出一点讨好的笑意。


    同时反扣住了陆西霆的手腕,暗暗试着一扳,可铁钳般的桎梏纹丝不动,心里顿时咯噔一下。


    这个男人,力道大的超乎她的想象。


    ??


    陆西霆单腿提起,卡在她双腿之间,另一只手臂抵在门上,无意间形成一个超乎寻常的壁咚姿势。


    “陆陆……陆少?”


    简意一阵心慌,她可从没接受过这个姿势的调戏。


正文 第2章 某种重口味


    简意双手想要按住点什么借力,可是门又滑又凉,于是本能地紧紧抓住陆西霆按住她的这条胳臂。


    用不上力,整个身体几乎被陆西霆单腿顶起,问题他的腿还正好抵在她那里……


    她只觉得仿佛从脊梁骨窜起一股莫名的电流,不由呼吸霎时紊乱,两条长腿也本能地缠住了陆西霆。可是这么一来,两人的姿势就暧昧难言。


    陆西霆身上淡淡清冽的男性气息扑面而来,尤其是他那只该死的大手还抵在自己的胸口……


    这人是gay!他是gay!


    简意拼命在心底里给自己打气。


    长而浓密的睫毛如蝶翅般轻颤几下,硬是鼓足勇气抬眸迎上了那蚀骨冰寒的眼光。


    这个死gay!


    这TM的是想干什么?!


    “一个问题!”


    陆西霆面无表情冷冷道:“如果你敢说一句谎话,后果自负!”


    “你对墨卡做了什么手脚?”


    陆西霆盯着简意琥珀色的双瞳,不放过她一丝一毫的微表情。


    如今Z国政坛正在换届,陆家处在风口浪尖上。


    难保暗处的对手会将设计好的棋子送上门来,如果不是这女人提前做了什么手脚,凭墨卡的獒性,怎么可能去主动亲昵外人?!


    他一向精密严准的逻辑,不允许整个事态中出现任何一点疑点,更不允许有人胆敢算计他的爱犬。


    墨卡?


    简意先是一怔,继而才反应过来他说的墨卡,应该就是那条巨型藏獒。


    靠!


    她差点要暴走了……她怎么知道那臭狗为什么会舔她?!总不会是因为她属肉包子的!


    “本……本美人……人见人爱花见花开——”


    简意郁闷无比的慌乱辩解着:“小动物们自然也是喜欢——啊!”


    她胡言乱语还没解释完,只觉得顶在胸口的那只大手力道一重,登时被压得快背过气了。


    陆西霆脸色一沉。


    他能感觉到这小女人有点身手,这点身手他完全可以忽视。


    可问题是……他的身体竟突然有反应了!


    初次见面,不到半小时的交锋……他一向如死水般毫无波澜的欲度,竟然开始涌出了冲动。


    这该死的小女人还在他掌下扭来扭去!


    隔着她的衣衫,他都能感觉到她身体的温度,甚至那种莫名弹软滑腻异常的诱惑……


    尤其是她那小野猫一样不驯又带着点狡黠的眼神,仿佛迸着点点火星,几乎要引爆他多年禁锢的欲动。


    “嗯,不说?”


    陆西霆控制着内心震撼的诧异,掩饰着身体的变化,微眯起双眼。


    简意这次真慌了!


    陆西霆的眼神太吓人了,好像要吃了她一样。


    她不明白这虐待狂军少怎么关注的重点跑到一只狗身上了……但很明显如果他得不到满意的答案,她的事绝对要泡汤了!


    惊慌之下,简意觉得冤死了。


    丫的她怎么知道这只藏獒为什么会舔她!除了一年前照顾过一只病的快死的小黑狗,这辈子她都没跟狗狗打过交道好么?


    “可能……我身上的味道……它喜欢?”简意绞尽脑汁地费力试图解释。


    “滚出去!”


    陆西霆掌力一撤,收回了顶在她双腿间的膝盖,撂下冷冷一句转身走回了沙发。


    能看出来这女人没说谎,他跟穆炜还有事要谈,不想跟这女人在这酒吧里进一步纠缠。


    简意一咬唇,眼光这才扫见包厢内的情形。


    她一下子就看到,穆炜的衬衫上面四颗扣子都是解开的,露出的胸口上能看到明显的一处处血色看着极为暧昧不明的……伤痕?


    怎么造成的……某种重口味的SM?


    果然……


    看来传闻果然靠谱,这陆西霆不但是个gay,还是个暴戾的虐待狂!


正文 第3章 论如何把自己兜售给一个gay


    “陆少——”


    简意一咬牙挺直了脊背孤注一掷道:“让我跟了你吧……嫁给你!”


    错过这个机会,她就完全没可能了!


    包厢内陆西霆和穆炜都是一怔。


    “嫁给我?”


    陆西霆冷嗤一声:“小丫头,世上的女人都死绝了么?阿雄!”


    哪里来的疯女人,凭着一点姿色就自荐枕席想要攀龙附凤?


    包厢门外立刻传来那保镖的应声,简意毫不犹豫一把将包厢门从里面锁死。


    “陆少,您英明神武,听我说几句话怎么样?”


    简意看着一旁蠢蠢欲动的藏獒,知道这位军少不会给自己太多耐心,语速霎时加快,“您看,我不会对您和穆先生交往做任何阻拦,您可以保持最大的情感和肉体自由,乃至……也不会受到任何流言蜚语的影响——”


    “你觉得——我会害怕流言?”


    陆西霆唇角勾起一道讳莫如深的淡淡笑意。


    “您自然不怕——”


    简意笑笑,陆西霆的反应在她预料之内。


    这样一个背景强硬的军三代外加铁腕总裁,怎么可能在意那种流言?


    “可是穆先生的事业才如朝阳乍起,流言如阴霾,总会屏蔽掉朝阳的光辉——您说是吗?”


    简意琥珀般的眸色摇曳起一抹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


    穆炜可是才崛起的年轻影帝,娱乐圈卖腐的很多,但真要是被盖上同性恋的印记,影帝之途就如履薄冰了。


    “哈——”


    一旁坐着的穆炜顿时乐了。


    正要说什么,却被陆西霆一个眼神阻止,只好似笑非笑地盯着眼前这个小女人。


    “陆少,我是京都简氏实业简承安的侄女简意——我外祖家是江南书香名家,简家在京都也算得上名号,我的家世虽说跟陆总不能比,但高嫁女,低娶媳——您娶我也并不辱没您的名头,不是吗?”


    “而且陆少,我很安全……我不会觊觎您的肉体,更不会觊觎您的钱财,这些您都可以纳入我和您的婚姻契约中——”


    卖力推销着自己,简意眸底滑过一抹不易觉察的黯然,下意识摸了一下自己的手机链。


    手机链的装饰扣里,藏着最令她伤心的情事……可斯人已逝,她还要在这九陌红尘苦苦挣扎。


    简意蓦然觉得心底一抽,但很快她一咬唇,倔强地将那翻涌上来的痛苦狠狠压了回去。


    “还有呢?”


    陆西霆饶有兴致地问道,幽深锐利的眼神将她一切的微表情尽收眼底。


    “还有……”


    简意顿了一下,眸中氤氲起一层若有若无的水汽。


    “还有就是……如果陆少一不留神,对我的身体造成不可言喻的伤害……只要每次伤势能够恢复……我就绝不会向外界多说一个字!”


    简意一字一句道。


    她不止一次听闻,不仅穆炜曾遍体鳞伤被他送进私家医院,还有陆西霆身边工作的人……也曾被记者拍到紧急送医的画面。


    跟一个虐待狂谈交易,她必须明白自己需要承受的代价。


    “说完了?”陆西霆不动声色。


    简意又从身上取出一张纸:“最后一点……这是医院的证明,我没有任何传染病,身体健康,而且……冰清玉洁!”


    说到最后几个字时,她眉尖挑起一抹淡淡的自嘲。


    对一个gay来说,估计人家也不在乎她是不是处吧?


    “你的交易筹码听起来似乎不错——”


    陆西霆唇角斜斜一勾,扫了那边憋着笑的穆炜一眼,屈指敲了敲桌面向简意道:“女人——你的条件呢?”


正文 第4章 你可以滚了


    “替我弟弟支付医药费并转入京都博康医院,请国际一流专家给他会诊,尤其是唐维斯医生出面——陆少,这对您来说易如反掌吧?”


    简意眸色一闪神色决然。


    她今天做的事,不啻于与虎谋皮。


    可是如果能救弟弟的命,她就打落牙齿和血吞!


    “这条件确实不高,但以我来看,凭你的色相,京都市能帮你做到这一点的人也不止我一个吧?为什么找到我这里?说!”


    陆西霆不紧不慢地淡淡道,语气却锋利冷锐。


    他一口饮尽杯中的酒,站起身一步步走向站在包厢门口处的简意。


    强悍具有压制力的气场,瞬间又向简意覆压过来。


    为什么……特么当然因为你是gay!


    因为他是gay,她心底里还有那么一丝妄想,等救了弟弟,这男人对她厌恶抛弃后,她……还能坚守住她自己……


    这原因肯定不能明说。


    简意长长的睫毛半垂着,在眼睑落下一片淡淡的阴影。


    一咬牙,她抬眸勾唇一笑:“很简单——因为我是颜控,陆少俊朗非凡,自然是我的第一人选!”


    “噗——”


    不等陆西霆开口,一旁的穆炜忍不住喷出一口茶。


    还真是针锋相对呢!陆西霆刚才讥讽她以色相谈条件,她立马就反咬一口。


    这女人找死的技能点还真是满分!


    “哦?”


    陆西霆一挑眉,音色带着金属般的冷硬质感,“可惜,我不感兴趣!”


    说完包厢反锁的房门被他拉开:“现在,你可以滚了!”


    简意眸中滑过明显的失望,脸色霎时有些苍白。


    整个人跟被掏空了一样,贴着门板的身形都有点摇摇欲坠。


    该说的都说了。


    既然这些筹码打动不了陆西霆,那她真的……走投无路了!


    “bye——小狗妹妹,一路走好哦!”


    一旁看热闹不嫌事大的穆炜嘿嘿一笑,又轻佻地吹了一声口哨。


    走出包厢,简意强自支撑的洒脱瞬间溃不成军。


    “陆哥,你对她没兴趣?挺有趣嘛!那我能试试追——”


    “不能!”


    黑钻包厢内,穆炜的话还没说完,就被陆西霆冷冷打断。


    “两小时后我要看到简氏的资料,以及简意的所有详细资料——”


    陆西霆拨出去一个电话,淡淡向那头命道。


    “哦?”


    穆炜像是发现了什么新大陆:“陆哥不够意思啊——这是要暗度陈仓?不对陆哥,你真有意——”


    “让阿雄带着墨卡走——你自己随意吧!”


    不等穆炜说完,陆西霆已经站起身来披上了风衣,“我先走一步!”


    “喂——”


    穆炜一声抗议还没说完,陆西霆已经大步出了包厢。


    简意走出酒吧,才发现不知何时下起了雨。


    初春时分,夜雨冰凉更是寒意料峭。


    冷,可是心里更冷。


    她默默举目望着霓虹闪烁下迷离的夜色,繁华奢靡的都市中,人却是如此脆弱无助。


    只要亲人一场来势汹汹的病,就能让她准备放下数年的坚守,化作都市中一个即将堕落的音符。


    简意暗暗攥紧了手机的链扣,轻轻摩挲了几下。使劲闭了闭眼睛,重新睁开时已满是倔强。


    “黑暗中迷茫,一脚踏空……我却想要飞翔……”


    手机铃声突然响起,是死党闺蜜肖潇的来电。


    简意一边接通电话一边小跑几步到了街对面的公交车站旁,站点有精致又遮雨的滚动广告顶蓬。


    “简意你在哪呢?卧槽……你丫能干啊,喘气声好暧昧哦——你在干什么好事?我是不是打断你了?”肖潇声音里透着惊诧和调皮的挪揄。


正文 第5章 你妹妹不懂事


    “边儿去!”


    简意满心的失落都被这货不靠谱的猜测笑没了,“我在外面街上……散步呢,有事?”


    “你到底是不是我闺蜜啊?请你吃饭不来你说有事,你丫的事就是半夜街上散步?你在哪条街?我们刚K完歌,接你去?”肖潇叫了起来。


    简意把手机从耳边移开一点,肖潇这声音高起来简直就是魔音穿耳。


    不等她开口,那边肖潇的声音忽然一压,悄声又神秘兮兮道:“我有急事跟你说!”


    急事?


    简意眸色一闪哦了一声,把自己的位置说给了她。


    肖潇K歌的地方离这里不远,来的很快。开车的是她男朋友胡明远,是搞计算机的一个工薪白领。


    “嗨——上来!”


    车才停稳,肖潇就急急叫道。


    简意跟胡明远笑笑打过招呼,也不客气拉开车门就上了车。


    这时,从右边车道开过来一辆豪华跑车,车头很明显的故意在胡明远的车前一别,就将胡明远的车子卡在了道边。


    “卧槽!”


    肖潇一怔继而怒道:“是那对狗男女!他们竟然跟过来了,丫的,真不要脸!”


    “简雅心?”


    简意看着从那辆车子下来的两人,眸色顿时一寒。


    来者不善,她推开车门下了车,冷冷看着走过来的简雅心。


    简雅心是她大伯简承安的女儿,也是她的堂姐。


    走在简雅心身边的那个男人,是京都赵氏集团的赵总的二儿子赵丰,纨绔混混,简雅心的追求者之一。


    上次见到这赵丰时,他背地里对自己污言秽语还动手动脚,简意记得自己一脚将他踢得贴到了墙上。


    “哟——真巧啊简意!”


    简雅心身材很好,受过专门培训的水蛇腰扭得十分风骚,不愧是一个砸钱砸出来的二线小明星。


    “巧?”简意讽刺一笑,“这也叫巧?堂姐的智商还是一如既往的感人呢!”


    “贱人!”


    简雅心不屑嗤笑一声:“你还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告诉你简意,你逃避没用!要想给你弟弟治病,最好赶紧去爬那位煤老板的床!”


    “简意,我家对你们姐弟可是仁至义尽!我妈也是为了你好,才给你介绍那位老板,那人条件多好啊……”


    说到这里,简雅心捂嘴一笑,“虽说长得糙了点,年纪老了点……可架不住人家是真心喜欢你哦——”


    “放你妈的屁!那男人都能给你当爷爷了!”一旁的肖潇怒不可遏吼了一声。


    “轰轰——”


    就在这时,一阵巨大的摩托引擎声轰轰传来,转眼间十几辆摩托呼啸而至,将这边团团围住。


    这些人一个个都戴着头盔,手里还掂着铁棍。


    “雅心,你妹妹不懂事,替你教育教育?”


    赵丰一见自己招来的小弟们都到齐了,这才从简雅心身后慢慢踱过来,嘿嘿奸笑着,眼神跟带了钩似的狠狠扫了一眼简意这朵带刺的玫瑰花。


    有刺就要拔掉了再玩!


    “你们想干什么?”


    胡明远眼见事情不对劲,一边下了车站到简意身边,一边掏出了手机准备报警。


正文 第6章 给我砸


    “小白脸还敢多管闲事?欠揍!”


    啪!


    赵丰不屑嚣张骂了一句,一巴掌打在胡明远的手上,将他的手机扇到了地上,啪的一声屏幕碎了。


    “简意,叫你朋友滚开!你自己不成器,还想连累朋友不成?”简雅心挽着赵丰傲娇道。


    终于逮住了这鬼丫头!


    家里可是收了那煤老板的钱,妈咪身上的那对上等羊脂玉手链,也是那煤老板送的。


    如今简氏看着风光,内里撑的很艰难了……要不然爹地也不会舍不得给自己砸钱,让自己拿到云导那部剧的女一号!


    这赵丰家的赵氏虽然也算有点家底,但赵丰是个不争气的二小子,就他手里的那点钱,捧个三线小明星可能还凑合……


    却实在满足不了自己的胃口!


    只要逼得简意就范,自己的事说不定就成了!


    简雅心心思急转,看向简意的眼光都忍不住闪着贪婪的绿光了。


    “放屁!”


    不等简意开口,肖潇怒斥一声,“简雅心你要不要脸?你逼得简意还不够?你TM可是也姓简!”


    “肖潇,你——”


    “给我砸!”


    简意一句话还没说完,赵丰一摆手狂傲道:“使劲砸!砸了这破车!敢管老子的闲事,我看他们活得不耐烦了!”


    他也来个杀鸡儆猴!


    简意的朋友是吧?早晚砸的他们连妈都不认识,看看还敢给简意这小蹄子撑腰不!


    “嘭嘭嘭!”


    赵丰话音才落,那些摩托车上的人就大声起哄,一棍棍砸在胡明远的车子上,登时响起一片刺耳的碎裂声。


    胡明远气得脸色煞白,可是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


    “住手!”


    肖潇又急又怒。


    简意一句话不说,身形猛地往前一扑,一手在车引擎盖上一撑,两条长腿裹着一股劲风就绞向了一个正砸车的混混。


    “嘭!”


    那混混顿时被她一脚踹飞,趴到地上挣扎不起。


    简意出手极快,一眨眼间,又有两个混混猝不及防被她一脚踢中,狼狈滚到了马路上。


    但对方人很多,手里都有铁棍,反应过来后一个个跟打了药似的嗷嗷直叫,冲着简意就扑了过来。


    简意夺到了一个人手里的铁棍,呼呼抡着竟跟这些混混打成了僵局。


    “简意!”


    赵丰指使着一个小弟一把扣住了肖潇,“你再敢乱动,我就废了你朋友两条腿!”


    简意一僵。


    在她动作一滞的时候一个混混手中的铁棍砰的一声打到了她的背上,顿时一个踉跄。


    “轰轰——”


    又一阵巨大的引擎声响起,比起之前的摩托引擎声更加震人心魄。


    “嘭!”


    一辆巨大的军用吉普车从夜色中有如神降,伴着一声巨响直接撞到了赵丰的豪华小跑上。


    那豪华小跑被撞得翻滚到了路旁的绿化带里,四脚朝天玻璃破碎登时惨不忍睹。


    军车泛着冰凉色泽的车窗降下来,露出了驾驶座上男人俊美无俦却又优雅冷硬的脸庞。


    与此同时,这男人手中乌洞洞的枪口已经对准了赵丰,声音有点慵懒道:“放人!”


    赵丰吓得立刻举起了双手。


    尼玛敢在京都街头动枪……他赵丰可惹不起这样的疯子。


    那帮小混混也差点吓尿,简雅心尖叫一声躲到了赵丰的身后。


正文 第7章


    勒着肖潇的那个小混混吓得快跪了,立马举起双手放了人。


    “卧槽……不是……简意,你朋友?”劫后余生的肖潇惊愕地话都说不利索了。


    简意什么时候有这么拉风的朋友啦?


    “他是……”简意一时语噎,她还真不知道怎么说。


    这时,几辆警车呼啸而至。


    刚才一幕又是砸车又是骂街的动静很大,早有路人报警了。


    “王警官!”


    赵丰一见从警车上刚下来的人,眼睛一亮忙忙谄媚叫了一声。


    “赵少这是闹什么动静?”


    那王警官看来也是认得这赵丰的,但他眼光却落在了旁边巨型的越野军车上,眼光不易觉察地暗暗一闪。


    “王警官王警官——这人是危险分子……手里有枪,拿枪对着我……啊!”


    赵丰本来被这王警官的到来壮了胆,谁知眼光瞥到那人悠哉地将手里的枪抛了个圈。


    枪落回那人手里的时候,依旧是乌洞洞的枪口对着自己,顿时吓得惊呼一声,一把将身后的简雅心拖出来挡在自己前面。


    王警官眉毛狠狠一跳。


    原来赵丰跟这军车上的人不是一块的!


    一念至此,王警官同情地扫了一眼抖成一团的赵丰,这纨绔少爷,惹上谁了竟然都不清楚,真是连死都得是个糊涂鬼!


    王警官强自镇定地走到军车前,这军车的车牌号,赵丰那混蛋不懂,他怎么可能不懂代表着什么?


    “您好!请您出示——”


    看着驾驶座上那人晃过的证件,他脸色一下子变了,抬手就是一个敬礼:!”


    “噗通!”


    ,那边的赵丰扑通一声双腿一软就栽倒在地。


    “这里你来处理,明天我会过问处理结果!”


    陆西霆淡淡吩咐一句,说着眼光落在一旁的简意身上:“上车!”


    声音不大,却带着一种不容拒绝的生冷强悍。


    “我……”


    简意不安地看向肖潇和胡明远,她不可能丢下朋友就这么一走了之。


    “简意简意你走吧!我和明远要配合这位警官取证呢!”


    肖潇反应极快,推了一把还在犹豫的简意急急道,又往她身边一凑小声道:“这人帅炸了,别错过!有他的话,那赵丰绝对吃瘪,明远的车让他赔定了!快去!”


    说着一转身,她一把拉开军用越野的车门,不由分说将简意塞进了车里,冲驾驶座上的陆西霆嘿嘿一笑:“嗨——英雄!我闺蜜就交给你了哦!”


    不等简意说什么,越野军车宛如一头暗夜中的猛兽,已然轰轰呼啸冲进了夜色之中。


    “那个……谢谢你啊……”


    简意有点不确定这位神秘军少的意思,一向牙尖嘴利的她小声试探着打破了车内诡异的平静。


    “不问我要带你去哪里?”


    陆西霆轻嗤一声。


    简意蓦然心底一阵紧张。


    她知道,他肯定绝不是要好心送自己回家,不然不会一直不问自己住处的地址。


    不过,也许是他准备接受自己的条件了?


    “呵……那我现在问晚么?”


    山穷水尽时突然又柳暗花明,她的心不由砰砰跳了起来。


    “你的筹码不错,不过——让我看看你合作的诚意如何?”


    陆西霆右手突然一抛,不知从哪里拿出一件东西往后座随意一丢。


    “啪!”


    金属质感极强的碰撞声立刻冲进简意的耳中。


    等看到那东西是什么,简意不由一个寒噤。


    手铐!


正文 第8章 怕了就跳车吧


    金属的手铐闪着华丽又冰锐的寒芒,就那么落在她身旁的车座上,看上去诡异又恐怖。


    这……这是要对自己实施某种特殊的虐待?!


    简意的手有点抖。


    真到了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时刻,鱼肉怎么可能不紧张?


    “怕了就跳车吧——”


    陆西霆唇角勾起一抹意味不明的寒凉笑意:“我开的不快,跳下去你会享受一场肉体与大地火热的碰撞盛宴!”


    车锁并没有开。


    然而简意却没留意到,有那么一刹那,她真的想推开车门飞身一跳。


    “陆少给我面子——我怎么可能拒绝?”


    她压下心底的尖叫,竭力让自己的声音又甜又腻,“手铐……很漂亮!陆少品味很独特,佩服!我很乖哦,陆少会发现我呢,没有最听话,只有更听话!”


    陆西霆又是轻嗤一声,这只小野猫强自镇定收起利爪装乖乖的模样,还真是挺……有趣的!


    “跟谁学的拳脚,是南拳一系?”陆西霆转移了话题。


    刚才街上简意跟那些混混打斗的一幕,都被他看在眼里。


    他能看出来这丫头的拳脚功夫不是一般的野路子,跟部队上那些身手特点也不一样,是有点出处的。


    简意微微松一口气,好在这话题还比较正常。


    “是……一位朋友的家里亲戚,朋友跟他学,就带着我一起学了点……什么名堂我也不懂,就是学着玩。”


    她语焉不详地随口解释。


    说到“朋友”这两个字时,她的手下意识又摸了摸手机露在卡包外的链扣。


    朋友?


    简意心里痛得一缩,直到如今,她都没法定义她和那人之间的关系。


    “朋友?你朋友是做什么的?”陆西霆单手控着方向盘,另一手半撑在车窗旁,声音依旧慵懒。


    “他……他只是一个街头的混混……高中就被学校劝退,没上大学……前年他……不在了……”


    简意没想到陆西霆会问这个,解释起来声音就透着点涩然,蓦然间神思有那么一丝恍惚。


    “小意,世间谤我、欺我、辱我、笑我、轻我、贱我、恶我、骗我,如何处治?别听别人瞎掰掰,你记着,就三个字——揍死他!”


    “这世上谁都靠不住!小意,别随便相信别人!要相信就相信自己的拳头!”


    “信我?记着,我也是别人!不要随随便便就相信我!”


    那个人对她说过的话言犹在耳,可是人却已经不在了。


    “不在了?”


    陆西霆一挑眉,“什么意思?”


    “就是死了的意思!”


    简意忍着翻涌的心痛,咬牙恨恨道。


    那人死了,但是她不相信他会死,像他那样的人,怎么可能轻易就死掉?还是在自己租住的地方死在火灾中?


    那么烧焦的一具尸体,面目全非,她……真的不相信是他。总觉得会有一天,他会重新出现在自己眼前。


    他说过不要随便相信他……那她就连他的死都不相信!


    “哦?”


    陆西霆不动声色哦了一声,他敏锐地察觉到这小女人敛藏的情绪。

看全本联系微信(或扫描下方二维码喵~)

更多小说请关注公众号:xiaoxiangjiashuwu

声明:本文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