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桃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0-05-22 15:13:22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妻单位一同事闺女在外地读研,在她收到第一份工钱后,她第一时间给她母亲寄来了两袋薄皮核桃,云南特产。妻同事顺手打开了一袋,让大家品尝,那一刻,妻同事的脸上洋溢着一种幸福的光芒,明亮的灯光下,她眼中似有泪水在闪……


“孩子懂事了,懂得感恩了。”我说道。“是啊!是呵,她长大了,懂得父母的不容易了……”妻同事随声应答着,快乐的表情溢于言表。两袋核桃,一袋给爸爸,一袋给妈妈,千里之外,寄回的不仅仅是两袋核桃,更多的是一份浓浓的亲情,一颗感恩的心。敲开坚硬的外壳,坦露出清香的核桃仁,清香扑鼻,唇齿留香。我们吃着核桃,望着窗外,夕阳的余晖斯时正照进窗棂,美极了,西天的云彩。我们在那一刻,皆沉默无语,静静地凝视着窗外,夕阳,远山,彩霞满天的落日黄昏,实则,我们的内心早已“风起云涌”,感动异常。是呵!――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


那年,我还在江城芜湖上大学,大学的第一个寒假回家,我给奶奶带回了一袋”傻子”瓜子,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初,这可是稀罕物,那时学生穷,没钱,我是用稿费攒的钱给奶奶买的。犹记当时,奶奶接到瓜子的那一刻,脸上乐开了花。奶奶可舍不得吃,她要“做人”(我家乡桐城西乡话,招待客人之意),每每有亲戚乡人们来家串门或走动的时候,奶奶就拿出一点来,放在碟子里,嘴里还不停地“炫耀”着:“这是我大孙子从芜湖带回来的……”自豪与骄傲之情,在瓜子磕出的香味中久久地飘荡在老家的堂屋里。如今,奶奶已仙逝多年,长眠于故乡的高岗之上,她一生所钟情着的大地之上。我不可得知奶奶当年是否舍得尝试一粒孙儿带回的“傻子”瓜子,但我想,奶奶在拿岀瓜子“做人”的那一刻,她的内心是满足的,更是丰盈的。


去年寒假,儿子从千里之外的大学归来。他给我的母亲,从小一手把他带大的奶奶带回了一串用小海螺做成的手链,儿子说:“奶奶好热闹,小海螺做成的手链套在手上,喜庆。”母亲在那一刻,脸上也乐开了花。一如当年,我的奶奶,逢人便夸我,孙儿懂事。历史真的有惊人的相似处。血脉,传承,孝顺,感恩,阳光,士地,人。一切鲜活的影像,记忆,美好的瞬间,在这个冬日的午后,阳光温暖地照射在我的身上之时,我的意象丛生,站在阳光里,家中的阳台之上,眺望远方,那么多美好的事物扑面而来,我望南或向北,不经意间,忽的热泪盈眶。

风起于青萍之末。风,一路越过山川,河流,跨过万水千山。一路浩荡而来,又浩荡而去,吹过城市的上空,街道,高楼,吹向远方的原野,村庄,我那美丽的小山村,生我养我的地方。愿风儿带着核桃仁的清香,瓜子仁的清香,带着千里之外,大海之滨海螺的叮咚作响,走近我那独居乡间的白发亲娘。“该回家看看了……”风儿在我耳边轻声地说。是啊!该回家看看了。多少个风起的夜晚抑或日落的黄昏,母亲伫立风中,站在村口张望。“别让母亲等待太久!”一个声音在我耳边响起,那可是儿子在电话中“告诫”我的话,我理当信守。“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尽孝需趁早!诚哉斯言。


“小燕子,穿花衣,年年春天来这里,这里的春天最美丽……”有歌声传来,是楼下的那位年轻的母亲在教她的孩子唱儿歌。冬日暖阳下,孩子稚嫩的歌声传入我的耳鼓,声声叩击着我之心扉。是啊!这里的春天最美丽。母亲,乡间,老屋,可爱的小山村,乳燕绕粱,蝶双飞。百花盛开,春来到。我站在异乡的阳台之上,眺望着家的方向,远方的家。遥想着故乡来年的春暖花开。今天,对,就在今天,我想回家,我要带上一袋核桃或是一袋瓜子,亲自打开坚硬的外壳,让清香的滋味留在母亲的唇齿之间,飘散在老屋的堂前,香满一个冬日的夜晚……

核桃,坚硬的外壳,一旦打开,坦露的,那可是一颗柔软的心啊!

任公钓台今安在 

行走,我醉倒于江南

闲话荻埠河

稻草垫床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