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名孤儿......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0-05-22 13:21:42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正月十五,漆黑的夜空如同一块墨玉,凉风习习,一轮圆月正挂在树梢。


周围一片恬静祥和,一老一少躺在一架吱嘎作响的躺椅上,十分惬意。


少年不过七、八岁的年纪,正是最天真无邪的时候,躺在父亲宽厚的怀抱中,天真的数着天上的星星。


“一,二,三...七十八,七十九...咦,多了一颗,这颗大星星昨天我好像没看见过...爸爸~你看天上那颗星星!好亮呀!昨天还没有的呢!”


“是啊,南儿你看的真仔细,这颗星星,呵呵...”


父亲意味深长的笑了起来。


“爸爸,你说那颗星星上会不会住着外星人呀~”


少年一脸好奇,用一双纯净而无邪的眼睛看着父亲布满皱纹的脸。


父亲却是沉默不语,一双深邃而又智慧的眸子凝望着那颗明星。


沉默许久,突然,远处传来秦南母亲秦珊的叫唤声。


“秦天,秦南,过来吃汤圆和饺子啦~”


“呀!太棒了!我要吃汤圆,我要吃汤圆~”


秦南一听有汤圆和饺子口水都流下来了,他正饿着肚子呢。


他跑到父亲身边,将父亲一把拉起,拉着那双粗糙的大手一路小跑,等不及要吃那美味的汤圆与饺子了。


一路小跑来到桌旁,秦南手脚并用,费尽力气爬到高高的椅子上。


此时饭桌上一家三人已经全部到齐。


秦南见人到齐,便迫不及待的拿过汤圆,他可是馋死了。


“别急,别急,你这份又不会跑了,小心烫啊...”


秦珊见秦南一副猴急样,不由露出一丝溺爱的神情。


一家人其乐融融。


“哎,可惜...峰儿那孩子不在,这正月十五也不回来..”


秦珊似乎是想起了什么,长叹一口气,眼神悲哀,提起她口中的峰儿,似乎让她一下子老了十岁一般。


“哼!别提那个逆子!他不配做我秦天的儿子!”


秦天却是一甩袖子,愤怒不已。


秦南一脸茫然,他只知道父亲和母亲口中的峰儿叫秦峰,是他的哥哥,不过他却从没见过他这个哥哥,因为在他出生之前,这个哥哥就因为做了大逆不道的事被赶出家门。


至于什么大逆不道的事,他也不知道。


“爸爸,哥哥到底是谁啊?他做了什么坏事呀?”


秦南对于这个哥哥一直都很好奇,但是每次提到这个问题,家人都会刻意回避。


“南儿,你还小,现在还没到知道的时候。”


秦天一边拍拍秦南的脑袋一边说道。


秦南点点头,埋头吃自己碗中的汤圆,他知道父亲现在不告诉他肯定是有隐情,秦南年级虽然小,但是却聪明的很。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秦南碗中的汤圆被吃了个精光,他打了个嗝,一脸满足看着漆黑的天空。


“咦,爸爸,远处好像有流星呢~你看!”


秦南手指着远处,还真有一道亮光在空中划过。


不对!看这轨迹,“流星”是要落在自己家附近!


“轰!”


徒然,外面传来一阵轰鸣声!秦天顿时紧张起来,脸色大变,浑身一震,瞳孔紧缩,一脸惊慌,这还是秦南第一次见到自己的父亲如此大惊失色。


他打开一旁的电脑,查看自家在外的监控,赫然从那落下的“流星”中走出几个人。


“不好!有人进来了!我们被发现了!是那个逆子!”


转而他沉思片刻,对着秦姗说道。


“姗儿,把项链给我!”


秦珊掏出一条漆黑如墨般的项链,项链中间悬挂着一个球状物体,秦天接过项链直接拉着秦南来到书房,他移开书房的书架,按下书架后面的一块墙壁,这面墙壁竟是一个开关!一道暗门出现在秦南面前。


“南儿!你好好躲在密室里别出来!记住,不管外面发生什么,你都要镇静!千万别发出声音!”


“这条项链就交给你了,戴上它,以后千万千万千万不要拿下来,就算是把命丢了,你也得保护好这条项链,这是我们的使命!”


秦南不解,心想这条项链看上去就像街边二十块钱的地摊货,为何在父亲口中感觉却是什么了不得的东西。


“爸爸和妈妈都爱你。”


秦天毅然决然的关上暗门,坚毅的回过身坐到饭桌前。


秦南虽然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但他从父亲的语气和行为上便察觉到事情似乎超出了自己的想象,他心乱如麻,脑袋里胡思乱想。


就在他胡思乱想的时候,原本寂静的外面终于传来了声音,秦南透过暗门的门缝观察着外面的情况。


“爸,没想到吧,我回来了!”


这是哥哥的声音?秦南听到外面的人的声音,心中便顿时明了,来人应该是自己那哥哥,秦峰。


只见秦峰长的人高马大,相貌也是威武不凡,只是脸上带着一股浓浓的戾气。


“呸,逆子!我没有你这个儿子!滚!”


秦天却是一脸愤怒,吐了一口唾沫直接甩在秦峰脸上。


“呵呵,老东西,真是不识抬举,上,杀了他!”


秦峰一脸嫌弃,用纸巾擦净脸上的唾沫,直接命令他身后的人杀了他的亲生父亲。


“畜生!我秦家怎么会出你这样一个人渣败类!我今天就算是拼了命,也要替我秦家清理门户!”


秦天怒吼着冲向他,一拳打过去,激起一片风声。


“呵呵,清理门户?你以为你还是以前那个秦天吗?啊?你现在不过就是一只蚂蚁!知道吗?”


秦峰一脚将其踹飞,狠狠将他踩在脚下摩擦。


“你秦天也会有今天啊,后悔吗!?后悔吗!?老子当年不过就是偷了你的手链,你便将我赶出家门!你可曾想过会有今天?现在把你踩在脚下,真他妈爽!解气!过瘾!哈哈哈!”


他重重一脚崩下,秦天的一只手'咔嚓'一声直接被踩断,但他却一声不吭,只是脸色苍白,满头是汗。在暗门中的秦南大急,他从没看到父亲这么狼狈的样子。


“哈哈哈!真是不经打,我才用了一半的力气你就这样断了一只手!你这老东西,果然没有了手链就不行了!”


“混账!你根本不知道那条手链意味着什么!”


秦天一听到秦峰提到手链,直接变了脸色,对着他大吼。


秦南闻言仔细一看,自己那哥哥手中果然戴着一条手链,跟自己那条项链是一样的材质与造型。


“呵呵!不劳你这个老东西操心!在这条手链的温养下我早已超过了你!我又岂会不知这项链中的秘密?现在你可以乖乖的去死了,这个世界没有第二个人能拥有这条手链!哈哈哈哈哈~”


秦南眼睁睁的看着他一拳打向父亲的脑袋,他想冲出去,拦住秦峰,但那黑色项链竟是发出一阵光芒,包裹着秦南不让秦南移动,无论秦南怎么扭动挣扎就是挣脱不了这包围自己的黑色物质。


'嘭',地上赫然出现一个大洞,秦天的头颅已然粉碎,只剩下一具瘫软的无头尸体。


秦南呆若木鸡,他无法相信这半小时前还在与自己一起数星星的父亲就这样突然的永远离开了自己。


“混蛋!秦峰!他可是你的爸爸!你怎么可以...”


秦珊在一旁早已哭成泪人,她声嘶力竭的大喊。


“住嘴!秦珊!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当初他把我赶出去,你也没阻止他不是吗!?”


那杀人凶手一脸狰狞,凶狠的朝着母亲咆哮道。


“那是因为这手链...这手链真的不是你想象的那样...”


秦珊连话还没说完便被秦峰打断。


“住嘴!你以为我会信你的话?呵呵!你当初对我无情,休怪我不义了!上!把她也给我杀了!”


“老大,你看我们几个兄弟,也好几天没有泄火了,这女人...嘿嘿~”


秦峰瞪了几人一眼,似乎还有点犹豫,不过仅仅是犹豫了一瞬间,便瞬间决然道。


“随你们!”


秦峰一招手,他身后的人眼睛里闪着绿光朝母亲过来,这些人都是一些好色之徒,秦珊虽然年龄接近五十岁,但看上去却像个三十岁的美妇,容貌端正,身材丰腴,气质非凡,自然是最合他们的胃口。


“混蛋!我就算是死,也不会让你们玷污我的身体!”


秦珊绝望,她一脸决然,服下一颗黑色药丸,身体便直接瘫倒在地,七窍流血,不省人事。


“呵呵,这样便死了,还倒真是便宜她了,算了,反正人死了,任务也完成了,我们走!”


那秦峰冷笑一声,见两人都已身死,便带着他的一大帮人马离去,他的脸上不由出现一丝快感,他享受这种剥夺别人生命的感觉。


而此时在暗门中的秦南,一脸呆滞,他多希望自己这是在做梦。


突然,一阵眩晕感袭来,秦南直接昏迷了过去。


在华夏国灵秀县一处医院,一个刚被送进医院的孩子发狂般的在床上嚎叫,周围的人纷纷侧目投以鄙视的眼神,心想这小孩看来是精神有问题,估计是个精神病,而且还不是一般的精神病,他们可没见过哪个精神病像他一般疯狂。


但只有几位从现场将这个孩子救来的医生一脸沉重,只有他们才知道这个孩子究竟经历了怎样的厄运,换作是他们,他们也不会好到哪去,更别说这只是一个七、八岁的孩子了。


“走开!走开!混蛋!别碰我爸爸,别碰我妈妈!呜呜呜...”


“啊!!爸爸妈妈,你们别死,你们活过来,呜...南儿以后听话,再也不哭不闹了,你们回来...回来...”


“混蛋!我要让你付出代价!秦峰!我要让你死!我要杀了你!杀了你!杀了你!!”


“去死去死去死!混蛋!你给我去死!”


“....”


这孩子便是秦南,事发后第二天,住在附近的群众发现了昏倒的秦南与在现场的秦南与秦天夫妇的尸体,赶紧呼叫警察与医院前来处理。


而早间新闻也在报道着这件事。


“昨夜7点,灵秀县长青山发生了一桩疑似谋杀的事件。目前确认死亡2人,现场一片狼藉,惨不忍睹,救护人员到达现场时死者已然面目全非,所幸的是从现场救回一个孩童。”


这等恐怖的事件,在灵秀县这个小地方不知有多少年没有发生过了,所以警察局内也特别重视。


秦天夫妇的尸首如今被送入警局,而秦南也被医院带走。


秦南在救护车上醒来后便开始发狂,而这些医生竟然没有一丝丝意外,任由哪个孩子看到自己的父母就这样惨死在自己的眼前,都会承受不住这样的打击。


在医院待了数天,经历了最开始的那挥之不去的痛苦后,秦南渐渐的平复下来,接受了这个残酷的现实。


虽然晚上还是会做噩梦梦见那天的残酷画面,但至少没有出现发狂的行为。


不过在他心底里,已经将一个人的名字刻在了最深处,打进了骨髓之中,这个人便是秦峰。


他心中暗暗发誓,此等血海深仇,他就算是拼了命,也要将他这个疯狂的不孝的哥哥给拉下地狱,永世不得超生。


只是现在自己该怎么办,医院不会让自己一直待在这里的,过几天自己便会被扫地出门,未来的路该怎么走,我以后该怎么办?秦南心中一片迷茫。


在医院的第五天,平淡的生活出现了一点变化,平日里秦南床前都是空无一人,除了几位漂亮护士会偶尔走过来询问他的状态,便是一群警察,前来探望与询问当时现场的情景,秦南报仇心切,自然不会隐瞒,将一切自己看到的东西和盘托出。


但是警察却是当是秦南小孩子不懂事这时候还在开玩笑,毕竟秦南说的场景,简直是匪夷所思,一个人一拳将地面砸出一个洞?不可能。


他们去勘察过,地面上的洞明显是爆破所致,人力怎么可能有如此强的力量?若是真是人力所为,那这世界还不乱套?


自从那次询问后,警察就没有再来过,在他们看来秦南这里是得不到有用的信息了,自然不会去关心这个没了双亲的小孩。


除此以外,没人会关心这个失去双亲的孩子,最多不过便是对秦南指指点点,口中讲着这孩子有多可怜,小小年纪便横遭此祸,但每当秦南看过来,他们便像碰到瘟神一般纷纷走开,生怕沾了晦气。


而今天,却有一位慈祥的阿姨坐在秦南床前,她手中削好一个带来的苹果,递给秦南。


“秦南呀,我是来接你回家的!别担心,叫我圆姨就好了!”


心中一动,但是他却十分疑惑,自己与眼前这位慈祥的阿姨似乎并不认识。


圆姨似乎看出了他的疑惑,拍拍他的肩膀耐心道。


“你爸爸五年前救过我家女儿的命,那时我女儿才三岁,她一个人跑到马路上玩,结果碰上一辆失控的大卡车,要不是恩公这位奇人古道热肠出手相救,恐怕我就再也见不到我的女儿了,你们一家是我和我女儿的大恩人呐!哎...可惜老天没眼啊,让恩公出了这档子事。现在你们一家就剩你一个独苗,哎...秦南若是你不嫌弃,以后便住到我家来跟我和我女儿一起生活吧,圆姨会照顾你的。”


秦南听到圆姨这么一说一拍脑袋,他记得这事,差不多就是在五年前,父亲外出回来的时候受了很重的伤,左臂血肉模糊,像是被车撞过一般,也就是从那时候开始,父亲的实力开始一步步下滑的。


“圆姨你真的肯收留我吗?这些日子,那些路过的人都说我是丧门星,是不祥之人,你不怕我会给你们带来厄运吗?”


秦南一脸欣喜,他心性虽然远比同龄人强大,但不过是个七、八岁的孩子,现在正是他最脆弱的时候,而圆姨的出现就像黑暗中突然出现的一点光明。


“秦南你当然不是什么丧门星了,这件事你也是受害者,怎么可以怪到你头上!这些人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放心,跟圆姨来,我会保护你的,以后谁再这么说,你就告诉我,圆姨替你教训他们!”


圆姨挥了挥拳头,一脸愤慨,这些路人真是太可恶了,难道他们不知道他们的言论会对一个孩子的心理上造成多大的伤害吗?


女人都是感性的动物,看着眼前那如同受惊的小鹿一般的秦南,圆姨心中不由升起一股疼爱之情,不由摸摸秦南的小脑袋,眼泪就要从眼眶中留下来。


“好了,咱们不多说了,我替你收拾收拾,这就回家!”


秦南看着圆姨转过身忙碌的背影,心中不禁涌起一丝温暖之情,他原本都接近绝望了,现在看来,这个世界上,还是有人关心自己的。


圆姨不过两分钟便收拾好了一切,她找了半天发现秦南根本没有什么东西可以收拾,除了一身衣服以外什么都没有。


“来,秦南,我们走!”


秦南拉着圆姨的手,迎着夕阳的余晖,一步一步迈进一个全新的人生。


时光流逝如同白驹过隙,一晃而过便是十二年,秦南也从先前的毛头小子长成了一个高大的小伙,如今与他的姐姐蒋艺缘一同在灵秀高中中读高三。


灵秀高中是灵秀县最好的高中,不但环境优美,教学质量好,而且里面的学生个个是学霸,全都是出类拔萃之人。


黄昏时间,正是放学之时,秦南正在收拾书本准备回家吃饭,但身后传来的一声叫唤却让他直接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老秦,打球去?据说今天夏灵儿可是会去看球赛哦,你可得在她面前好好表现!”


叫他之人是与他肝胆相照的好兄弟林云,他与他的这个林云兄弟从小学开始,便是同班同学,一直到高三为止都不曾分到不同的班级,感情相当好,两人从小一起喝酒,一起打架,一起打游戏,穿一条裤子长大。


而他口中的夏灵儿是他们班的班花,也是秦南的暗恋了整整三年的对象。


秦南一阵欣喜,没想到夏灵儿今天竟然会去看他们打球,能在女神面前表现一下自己比什么都重要,他一把拉住林云。


“那还等什么!快走,不然被我姐发现就来不及了!”


秦南左顾右盼,没有发现自己姐姐的身影,松了一口气,看来她应该是先回家了,要是被姐姐知道自己去为了女孩子去打球,怕是他不但球没的打,而且还会被狠狠地教训一顿。


秦南与林云两人迅速跑向操场,此时篮球场旁,正站着一个清丽脱俗的少女,秦南第一眼便看到了人群中那个耀眼的她。


少女手挽青丝,白净的小脸上挂着一丝淡淡的笑意,抬头看着场上众人。


众人被夏灵儿的目光扫到,纷纷如同打了鸡血一般,还没正式开打,便已经使出吃奶的劲表现自己,想要引起夏灵儿的注意。


秦南与林云到场,双方人全部到齐,众人均衡一下实力,快速分了下组就开始了比赛。


秦南和林云被分到同一组,这让秦南很开心啊,林云与自己多年的老搭档,两人配合默契,只要两人在同一队,便是一对稳定得分点。


“老云,今天你辅助我,多传几个球给我!下次我给你辅助一个星期补回来!”


今天在女神面前,自然是要耍一些小手段来吸引女神的注意,秦南虽然没谈过恋爱,但还是懂一些基本的套路。


林云朝秦南比了个OK的手势,表示没问题。


秦南找了个离篮框不远也不近的空位,这个位置还没有引起别人的注意,秦南暗暗给林云一个手势,表示自己要上了。


看到手势,林云接过球在一个诡异的角度直接投了一个三分,看球的轨迹,恐怕连篮板都没蹭到,众人哈哈大笑。


秦南看到这个球,便知林云这不是真投了一个三分,这是将球抛传给自己,他迅速反应,猛然加速弹跳空中接球,直接一个扣篮打在篮筐,完成一次完美的配合。


“灵儿,灵儿,你看他好帅啊~~~”


一旁已经有女生拉着在一旁的夏灵儿尖叫连连。


夏灵儿仔细一看,这个男生不就是他们班的秦南吗?好像长的蛮不错的,没想到打球也不错,有点意思。


看着秦南在场上活跃的表现,即便是敌对队友对秦南堤防连连,但仍是招架不住秦南与林云的联合进攻,秦南在敌阵中横冲直撞,越打越兴奋,全队接近一半的分数都由秦南砍下,夏灵儿也是不禁侧目望向秦南,不过等到夏灵儿看清秦南的脸后,却是冷笑连连。


比赛结束,秦南一队毫无悬念的获胜,秦南更是独自一人砍下三十分,占了全队的一半,场上的少女纷纷尖叫为秦南喝彩。


而秦南关注的只有夏灵儿,他回头看向这个少女,竟是发现少女嘴中含着笑也在看着他,一时间不禁心跳加速,浑身热血沸腾。


“老秦,今天你可是大出风头啊,依我看啊,那个夏灵儿好像对你也有点意思,你看她一直在看着你笑,此时不下手更待何时?”


林云看着全场少女的欢呼,于是便在秦南的身旁打趣怂恿。


秦南脸一红,他从来没表白过,也从来没谈过恋爱,这让自己突然去表白也太为难自己了吧。


但是他也知道林云说的对,今天机会难得,若是错过今天,恐怕以后就没有这么好的机会了,他思考片刻,还是鼓足勇气,走上前去来到少女身边。


离夏灵儿不过是十步路的距离,可秦南每往前走一步,便感觉自己心跳速度加快不少,到了少女身边,秦南感觉自己的心脏都快跳出喉咙了。


不管了!要死便死吧!豁出去了!


秦南都走到这了,再退缩那可真不是男人了。


“夏灵儿!我喜欢你,请问可以和我在一起吗?”


秦南鼓足勇气,大声讲出这句话,原来热闹的球场此时突然全部鸦雀无声,全部怔怔的看着秦南与夏灵儿,转而反应过来,林云带头喊了一句“在一起”以后,众人齐刷刷的一齐不停喊:“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


夏灵儿似乎是早就料到了一般,没有丝毫吃惊,也是,像她这样的女生,不知道被告白过多少次了,或许早就习以为常了。


她看着秦南的眼睛,脸上露出一丝笑容,只是在这笑容下,似乎藏着一丝冷意。


“好啊,我可以和你在一起...这样吧!若是你现在给我跪下,我就答应你,和你谈恋爱~”


秦南一怔,他没有想到夏灵儿会说出这样的话。


众人也是鸦雀无声,这是怎么回事?林云率先忍不住冲上来,指着夏灵儿。


“你这是什么意思?让我兄弟跪下?做梦吗!?”


夏灵儿抱着手臂冷笑,虽然脸庞依旧绝美,但已然没有了刚才的那副甜美清纯的气质。


“你以为长的好看点,会打一点球就很厉害了?一个害的父母双亡的孤儿,一个丧门星,凭什么和我谈恋爱?”


“你....!!!”


秦南还没开口,林云却已经忍耐不住,挥起拳头便想打向那夏灵儿,他知道秦南的过去,知道这是秦南最不愿提及的往事。


而他挥起的拳头却是被秦南一把拦下,秦南淡淡的看着夏灵儿,眼神中没有了之前的爱慕,也没有因为她侮辱秦南而产生的愤怒,只有一股淡淡的冷意,转而他回头对林云道。


“老云,可以了,我们走吧。”


“可是老秦...她!”


林云却是替秦南咽不下这口气,他知道这件事对于秦南来说意味着什么。


“没事,走吧!这件事已经过去了。”


秦南还是淡淡的道,林云见秦南态度坚决,无可奈何的摇摇头,只得跟着秦南走出球场。


“灵儿,你为何如此针对那个秦南?他人蛮不错的呀,没惹到你吧?”


“是啊,不仅打球厉害,而且脾气也这么好,被你这样子骂他都能保持风度呢,我看他就很不错,配得起你!”


夏灵儿的闺蜜不解,而夏灵儿则白了下眼睛,没好气的回答。


“还不是因为他的那个姐姐蒋艺缘!哼!竟然和我抢男人,我不报复一下怎么消的下我心中这口气!”


夏灵儿一提到蒋艺缘三个字,便咬牙切齿,一脸阴沉的样子让她的闺蜜纷纷吃了一惊。


现在这副样子的夏灵儿和平时甜美可爱的夏灵儿一对比,简直是判若两人。


....


回家的路上,秦南低头沉默着,显然心情不怎么好。


“老秦!那个女人说的话你可别当真啊,全是一派胡言,你就当她是放屁,咱们不说这个,我跟你讲,最近新出了一个游戏,我买了两套设备!你一套我一套!”


林云在路上一边开导秦南,一边拿出游戏设备转移秦南注意力。


秦南其实倒是没什么事,虽然被夏灵儿这么一说,他心情的确是很差,但这么多年过去,他也不是当年那个毛头小子,在他的心底除了对父母亲的怀念便只剩下对秦峰的仇恨。


他转头看林云手上的游戏设备,竟是一块眼罩一般大小陶瓷薄片。


“这是?好像哪里看到过。”


他依稀记得好像在网上看到过这种游戏设备,但一时间竟是想不起来。


“这是《世界》啊!就是还没正式的开始,便已经成为了现象级的游戏的《世界》!”


林云解释道,没想到秦南这么落伍,连《世界》都不知道!


“哦!我记起来了,就是那个号称是第二世界的《世界》,对吧?有意思,这游戏设备竟是一块薄片,还真是神奇。”


秦南恍然大悟,这下他记起来了,这个《世界》的确很出名,甚至有许多大财阀,还有许多的行业,甚至是政府,都参与到这个游戏的设计与宣传。


“不是号称,它就是第二世界!这游戏可是号称完全真实的,玩过内部测试的工作人员甚至表示他们游戏玩久了,有时候还真分不清究竟哪边是现实哪边是游戏呢。”


“这么神奇,嗯,也好,反正心情也不好,玩玩游戏解解闷倒也不错!”


秦南摸摸下巴,他对这游戏倒是也蛮好奇的。


“哈哈哈,我们兄弟两人双剑合璧,想必一定可以在那《世界》里泡上白富美,走向人生巅峰!”


林云一片壮志凌云,似乎真的想要在那《世界》里闯出一片天。


“得了吧你,你自己就是个高富帅,还愁找不到白富美?”


秦南见林云这副样子不禁打趣,林云的家里是做生意的,很有钱,自身长得又高又帅,可以说是名副其实的高富帅,竟然还愁泡不上白富美。


“那就这样吧,天都快黑了,我得先回去了,《世界》开放的时间是今晚八点,老秦你可别错过了!到时候我们游戏联系!”


林云将游戏设备一把塞入秦南手中,相约好游戏里见。


篇幅有限,欲知后续精彩内容,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继续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