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凡四训》与全息养生—改过篇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8-05-01 04:10:24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了凡四训》与全息养生——改过篇

    唐密传灯真圆阿奢黎简牍


“春秋诸大夫,见人言动,亿而谈其祸福,靡不验者,左国诸记可观也。大都吉凶之兆,萌乎心而动乎四体,其过于厚者常获福,过于薄者常近祸,俗眼多翳,谓有未定而不可测者。至诚合天,福之将至,观其善而必先知之矣。祸之将至,观其不善而必先知之矣。今欲获福而远祸,未论行善,先须改过。

但改过者,第一,要发耻心。思古之圣贤,与我同为丈夫,彼何以百世可师?我何以一身瓦裂?耽染尘情,私行不义,谓人不知,傲然无愧,将日沦于禽兽而不自知矣;世之可羞可耻者,莫大乎此。孟子曰:。以其得之则圣贤,失之则禽兽耳。此改过之要机也。”

译文:

春秋战国时代的诸子百家中有很多能人异士,通过察言观色便可言人祸福,而且非常灵验,战国时代的历史记录中这种事迹很多。大凡吉凶之事都会于心中约略感知而在举手投足中反映出来,因而可以轻易推知。宅心仁厚者通常福多祸少,而心劣薄福之人祸多福少。俗人心多眼杂,缺乏洞穿事物的能力,所以还未发生都以为不可知。如果其心慈善其行虔诚,能与天地万物“合炁”,必然会有好事降临,因为先观其善便可推知福德、喜庆之事将会来临。而灾祸将至,其人心地必不善,行必不虔诚,故而可以预先觉知。今天我们要想获得更多福报,暂且不论行善积德,先说断恶改过。断恶改过首先要发羞耻忏悔之心。心想古代那些贤圣与我同为男儿大丈夫,为什么他们能被后人百岁千载奉为尊师,而我身心却如残砖破瓦?流落滚滚红尘痴迷犬马声色,多行不仁不义,还以为人不知鬼不觉无丝毫羞愧,身心沦落与禽兽为伍而浑然不觉。世上还有比这更可耻可恨的嘛!孟子教诫:羞耻于人是最大的优点。如果能有羞耻之心则可为圣贤,如果没有廉耻之念与禽兽何殊?所以知耻而忏悔才是断恶改过的首要大事。

点评:察言观色本来是相术中言人祸福的一种能力,传统中医中得真传者亦具备如此能力。为何?一个人将要生病是否自己身体先会觉察饮食不佳睡眠不安或者体力不支等等?这些是生病前的预兆。那么如果一种消极的事件要发生是否也会有类似的“精神”预兆?答案是不言而喻的!现代人醉心于名缰利锁,身心尤其是精神的感知能力变得越来越薄弱,好比本可鉴物的镜子蒙上了灰尘于是镜中物象就模糊不清一个道理。其实生物物理学家早就研究出来在人遭遇各种情境的时候由于不同的心 理活动和情绪反应人体辉光会显现不同色彩。能察言观色者通常修身养性且洁身自好所以精神感知能力不仅没有降低反而因为修行增强,故而可以感知周围环境中人事物 “预兆”出来的积极抑或消极精神信息能量,于是便可做出吉凶判断。神秘乎?不神秘!而且这种精神感知能力是我们本具的本能或者说藏识田中隐藏的潜能或者细胞遗传基因中未开显其功能的基因之潜能。(关于这点可以参阅末学的密教硕士论文:http://blog.sina.com.cn/s/blog_55485dea0100vzj3.html)物质的运动可以事先觉察,精神的运动必然也可以预先感知。那么将要发生事件的积极抑或消极精神信息预兆被清心寡欲善于观察的智慧者觉察到并且能“预测”吉凶似乎就顺理成章了。

此篇既名改过之法,必指示信路。古人云“知过能改善莫大焉”,意思能改过恶是为最善,所以了凡居士于本篇不是开门见山教诫其子如何积德行善,而是先从最善之径——改恶做起。改恶首要为发露忏悔,回想自己过往全部的恶业罪孽多么深重给有情非情造成多么大的伤害如此等等。在佛教、道教、基督教、伊斯兰教等宗教中几乎都有忏悔仪轨。忏悔的全息哲学意义乃“净器”,清净身心之垢秽以便盛慈悲智慧之福德,原理好比重新装修房屋,必须先将原来破败的陈旧甚至肮脏的装修拆掉,全面规划重新布局使之焕然一新。谁愿意吃饭的时候碗筷不干净?通过严格忏悔使我们心镜上蒙着的灰尘被擦拭干净,这样便于精神感知力的提升。因为忏悔才会渐渐培养起谨慎细致的察恶观善能力,觉知力的提高才能制约细微的恶念并强化细微的善行而能真实守护言行思。


“第二,要发畏心。天地在上,鬼神难欺,吾虽过在隐微,而天地鬼神,实鉴临之,重则降之百殃,轻则损其现福,吾何可以不惧?不惟此也。闲居之地,指视昭然;吾 虽掩之甚密,文之甚巧,而肺肝早露,终难自欺;被人觑破,不值一文矣,乌得不懔懔?不惟是也。一息尚存,弥天之恶,犹可悔改;古人有一生作恶,临死悔悟, 发一善念,遂得善终者。谓一念猛厉,足以涤百年之恶也。譬如千年幽谷,一灯才照,则千年之暗俱除;故过不论久近,惟以改为贵。但尘世无常,肉身易殒,一息不属,欲改无由矣。明则千百年担负恶名,虽孝子慈孙,不能洗涤;幽则千百劫沉沦狱报,虽圣贤佛菩萨,不能援引。乌得不畏?”


译文:

第二点乃发大畏惧心。天地神祗不可欺瞒!我等人身眼不能见耳而不能听手不能捉鬼神之相状,然鬼神(精神生命体)无时不刻如悬头顶观察人们之言行思,罪恶重者必使其遭受各种苦难惩罚,过咎轻者则损减其当下福德!教我如何能不畏惧?不仅如此,即使闲居独处,鬼神监察昭昭,即使我掩藏再严密,文饰再灵巧,然内中祸心早已显露,终难瞒天过海徒自自欺欺人而已。若被他人窥破心机更轻贱不值分文,怎么能不警惕惶惶?再者,弥留之际即便造就弥天大恶尚可悔改。古人有作恶一 生者临死之际幡然悔悟遂发善念而得善终,即是一念至诚足以洗涤百年罪孽。比如千年幽深峡谷暗蔽无光,一烛之光可尽驱散千载黑暗。所以罪过不论远近,能改则贵。然世事无常,我等众生肉身弱小易坏,呼吸一停,改过已然不能。即使死后留名若恶迹斑斑亦是臭名昭著,虽有孝子贤孙不能洗涤其罪孽;罪孽深重即使默默无 闻而终则堕落地狱千百载受尽煎熬不得出离,虽有诸佛菩萨慈悲,然不得接引出离苦海。这怎么不令人畏惧!

点评:古人对于天地君亲师之敬畏使得各种伦理道德、行为规范相对地被严格遵守,故而有道不拾移夜不闭户的良好风气。今人多数不相信鬼神,缘“无神论”荒谬论调的滥觞。若物质与精神为矛盾统一体的哲学立论正确,那么物质生命对应精神生命——鬼神有何错咎?精神看不见摸不着靠我们身心感知,那么精神生命缘何必须 被“证实”才可信?精神现象不可物质实证!学佛之人若不信鬼神那几乎是白用功了,难不成诸多佛经中所谓的这个鬼那个神都是诸佛菩萨在胡说八道?诸佛菩萨诚不我欺真言实语!我尝问一些居士如果给你所有生存必须的生活资料、设备等等,你是否可以独立生存?有答可以者,有答不可以者,也有答不能轻易结论者。余告之曰:不可!何故?我们的肉体要健康离不开我们身体内的无以央数的细菌病毒,这些只有在电子显微镜下才能看到的细小生命与我们的肉体共生共存,如果没有它们我们不可能生存。同理,我们是肉体与灵魂一合相的生命体,既然肉体共生共存有病菌,理论上我们的灵魂也共生共存“灵魂”可以不?故而鬼神真实“存在”, 但不是物质故不可观察。噩梦、鬼上身、鬼剃头、鬼压身等等现象不就是我们身心所感知到的“精神生命”?那要别人“证实”就是多此一举了。现代人因为不相信鬼神所以才胆大妄为,可以公然欺师叛道,可以疯狂胡作非为、可以任意飞扬跋扈、可以明目张胆侵吞公私财产……贪婪使然、无慈悲使然,更缘失去了对于天地鬼神的敬畏!做了坏事看见警察会提心吊胆,贪污受贿了听到反贪局会神经紧张……可是就是不怕鬼神!在物质世间,犯罪由公检法执行惩罚,在精神空间则是由鬼神执行因果报应律!所以要改变命运大畏惧心就是必不可少的了。

“第三,须发勇心。人不改过,多是因循退缩;吾须奋然振作,不用迟疑,不烦等待。小者如芒刺在肉,速与抉剔;大者如毒蛇啮指,速与斩除,无丝毫凝滞,此风雷之所以为益也。

具是三心,则有过斯改,如春冰遇日,何患不消乎?然人之过,有从事上改者,有从理上改者,有从心上改者;工夫不同,效验亦异。

如前日杀生,今戒不杀;前日怒詈,今戒不怒;此就其事而改之者也。强制于外,其难百倍,且病根终在,东灭西生,非究竟廓然之道也。

善改过者,未禁其事,先明其理;如过在杀生,即思曰:上帝好生,物皆恋命,杀彼养己,岂能自安?且彼之杀也,既受屠割,复入鼎镬,种种痛苦,彻入骨髓;己之养也,珍膏罗列,食过即空,疏食菜羹,尽可充腹,何必戕彼之生,损己之福哉?又思血气之属,皆含灵知,既有灵知,皆我一体;纵不能躬修至德,使之尊我亲我,岂可日戕物命,使之仇我憾我于无穷也?一思及此,将有对食痛心,不能下咽者矣。

如前日好怒,必思曰:人有不及,情所宜矜;悖理相干,于我何与?本无可怒者。又思天下无自是之豪杰,亦无尤人之学问;有不得,皆己之德未修,感未至也。吾悉以自反,则谤毁之来,皆磨炼玉成之地;我将欢然受赐,何怒之有?

又闻而不怒,虽谗焰薰天,如举火焚空,终将自息;闻谤而怒,虽巧心力辩,如春蚕作茧,自取缠绵;怒不惟无益,且有害也。其馀种种过恶,皆当据理思之。

此理既明,过将自止。”

译文:


第三者,需发大勇猛精进心。人们不改过自新多数因为畏惧胆怯。而我必须毫不迟疑奋然振作须臾延迟不得。过错好比木刺在肉不拔难捱,否则化脓发炎影响身心健康;罪孽好比毒蛇咬指需迅疾斩断,否则毒漫全身性命无保。故而发大勇猛心要无丝毫犹豫凝滞,这就是为何“风”行“雷”厉之所以成为《益》卦也。有此三心, 一切过咎罪恶悉皆忏悔,生起鬼神将要惩罚之畏惧,并当勇敢断除永不再造。如此改过往昔罪孽好比春天之冰必然消融。然而人们的过咎罪孽有些是从事上改过,有些则从理上改过,有些则从心中改过。因为功夫不同,功效自然差别。比如昨天杀生今天戒杀,昨天恶口今天制怒,这些是就事改过。强制改过比较艰难虽然得以戒止过错,然内心病根贪性、嗔性、愚性并未根除,还会遭遇情境旧病复发,而非彻底断除过咎。善于改过自新者,在没戒止行为之前先需明白其道理。如果罪孽是杀生,既如此思维:上天有好生之德,没有动物不怜惜性命,我杀生活己如何能心安理得?而且动物已经被杀虽然命死然其骨、肉还要被火烧水煮油煎何其不幸。其实我们自己肥肉大鱼吃过了也就新陈代谢掉,有菜蔬充肠有何不可,何必取其性命还损减自己福德?再者,动物皆有灵魂,有灵魂必有灵知,与我无别,即使不能精勤修身养性培养自己福德使动物亲近我依附我,也不必杀害其命,使其灵魂记恨于我而怨念无休?若能如此思维,见肉食还能下咽吗?如果昨天曾经发怒,心中则想他人不是圣人纵有错衍在所难免情有可原,我对其发怒有何益处?思索至此幡然醒悟本没有什么可以发怒的。再思想天下没有自以为是的豪杰志士,我自己更没有过人之学识,如果有什么不妥,惟有自己德行不足,认知偏见狭隘。我能不断反省,愤怒之缘由都是磨练我成就我的情境,我应该坦然、欣然接受,为何还要愤怒?即使听到谗言恶语,观其好比举火烧天,最后会自行熄灭。如果听闻诽谤、是非而愤怒,虽然极力辩解反击,其实犹如作茧自缚,终于不得长进。愤怒不仅无益而且有害。如此种种罪过都据理思维,最终便会从内心深处决心断除并释然于怀。如果明白这个道理,身口意之罪过就会真正中止。此为真实改过自新!

点评:

杀人偿命欠债还钱,天经地义!过往过咎不会因为改过而消除,改过乃是错咎后果之挽救措施。忏悔罪孽、畏惧神明、大勇猛心断恶乃是赎罪之举,过往的罪孽罪果还必须承受,只是因为决心不再犯了没有罪上加罪而已。如果没有断恶修善,依然固我,那是六道轮回的习性使然,今生必然是欠缺福德。断恶须从内心出发而非仅仅外在的克制,所以以上三心至关重要。如果真实发心,则身心会向外释放一种可被鬼神感知的“精神信息能量”,鬼神便会监督我们接下来的身口意是否如所发愿, 如果发愿并能努力做到则执行因果关系规律的鬼神会被“感动”,如果发愿后又悔愿,神明便会失去耐心。比如没有狼却喊“狼来了”,喊多了狼真来了,猎人即使再听到呼救声也不会加以理会了。

在佛家,发愿即是发菩提心,即誓证无上正等菩提成就佛果利益无量众生之宏誓,由此衍生出“众生无边誓愿度,福智无边誓愿集,法门无边誓愿学,菩提无边誓愿证,如来无边誓愿事的五弘誓”。在梵文中大愿即是“戒”,故而戒的真实内涵是利益有情的誓愿,而为了实现此大愿就必须遵守一定的实现这个大愿的行为准则即 “律”。故而诸佛菩萨之大愿都是戒。今天“戒”的本义保存依旧的只有“戒指”中的戒字,而今学人已经将戒与律混为一谈了。如果守律而无利生行非守戒,真实发心为利益有情才是真实守戒。所以佛乘密法有“菩提心为因,大悲为根本,方便为究竟”之根本三句,其中“方便”真谛非利生则无方便。


“何谓从心而改?过有千端,惟心所造;吾心不动,过安从生?学者于好色,好名,好货,好怒,种种诸过,不必逐类寻求;但当一心为善,正念现前,邪念自然污染不上。如太阳当空,魍魉潜消,此精一之真传也。过由心造,亦由心改,如斩毒树,直断其根,奚必枝枝而伐,叶叶而摘哉?

大抵最上治心,当下清净;才动即觉,觉之即无;苟未能然,须明理以遣之;又未能然,须随事以禁之;以上事而兼行下功,未为失策。执下而昧上,则拙矣。

顾发愿改过,明须良朋提醒,幽须鬼神证明;一心忏悔,昼夜不懈,经一七,二七,以至一月,二月,三月,必有效验。

或觉心神恬旷;或觉智慧顿开;或处冗沓而触念皆通;或遇怨仇而回嗔作喜;或梦吐黑物;或梦往圣先贤,提携接引;或梦飞步太虚;或梦幢幡宝盖,种种胜事,皆过消罪灭之象也。然不得执此自高,画而不进。

昔蘧伯玉当二十岁时,已觉前日之非而尽改之矣。至二十一岁,乃知前之所改,未尽也;及二十二岁,回视二十一岁,犹在梦中,岁复一岁,递递改之,行年五十,而犹知四十九年之非,古人改过之学如此。

吾辈身为凡流,过恶猬集,而回思往事,常若不见其有过者,心粗而眼翳也。 然人之过恶深重者,亦有效验:或心神昏塞,转头即忘;或无事而常烦恼;或见君子而赧然相沮;或闻正论而不乐;或施惠而人反怨;或夜梦颠倒,甚则妄言失志;皆作孽之相也,苟一类此,即须奋发,舍旧图新,幸勿自误。”

译文:


什么叫从内心深处改过?过咎有千百种类型,然不外乎由内心所起,如果我心静不动念头从何处起?对于贪爱美色、徒有虚名、贪财聚敛、嗔恨易怒等等过恶,不必一 一逐条分析,只管端心正念,念念相续如如不动,邪念自然熄灭。犹如朗朗晴空魑魅魍魉莫不遁形,这就是专心一意精勤改过之真功夫。一切过恶都从心起,故而改过必先从心改正。好比要断除毒树毒草,就必须连根拔起,而不必逐一割条砍枝片片叶子摘尽。最得当的端心正念改过自新者,当下便觉得灵台清明,心念才动马上 觉知,觉察后便立刻熄灭。如果不是这样,需内心将理参透,明白对错,然后熄灭过恶之念。再不然就于事中禁止恶行如克制怒气、忍耐等等以坚定正念正行。这些端心功夫可以同时使用,如果仅仅临事而改,心性依旧则是愚昧了。所以发愿改正过恶最好有良师益友监督提醒,同时心中要明白冥冥中神明随时观察不可不小心谨慎。一心一意发露忏悔,夜以继日,经过七天、十四天、甚至一个月、两个月或者三个月,必然会有效果显现。要么觉得心情一下子开朗清明,要么感觉智慧增加, 要么虽然意念依旧纷呈杂乱但若静虑心意很快畅通无碍,要么遇见冤家仇人不再嗔恨而且心生欢喜,要么梦见自己口中吐出黑色臭秽之物,要么梦见先贤圣人如诸佛菩萨慈悲接引,或者梦见于空中自在飞翔,或者梦见殊胜宝刹种种诸宝庄严场面宏大震撼等等,这些现象都说明改过之心已经坚定。然而不能因此骄傲自满,更需努力精进方为上策。昔日先贤春秋卫国大夫、孔子门徒蘧伯玉在二十岁时觉得自己以前的过咎都已经改正,可是到了二十一岁才明白先前的改过还不充分,到了二十二岁反省二十一岁恍然如在梦中。如此随着岁数增加不断反省改正,到了五十岁还是觉得前面四十九年改过不究竟不彻底。所以蘧伯玉被后世封为先贤,奉祀孔庙东庑第一位而名传千古。古人改恶从善尚且如此我辈今日当更加努力。

我等今日凡夫俗子之流过恶纷纭杂陈,如果回首往事不自觉自己过恶者,悉皆心性粗陋鄙吝之辈。尽管如此,如果一个人过恶深重,必然会伴随有事相出现比如心神不 宁头昏脑涨记忆力下降,或者虽然无事心中烦恼不断愁苦连连,或者即使看见德高望重之人内心惭愧情绪沮丧,或者听见别人正言正语心中不悦,或者帮助别人反而被别人埋汰,或者夜中噩梦不断甚至妄语失神精神颠倒错乱。如此等等皆是罪孽深重之外相显现,这类人必须当下发奋改过自新,千万莫耽误了自己福德、慧命。


点评:

心中念动神明已觉,是以古人云“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起心动念我们的身心就会释放出与之相应的信息能量,如果是恶念能量性质消极,反之积极。发露忏悔是为断恶修善,断尽恶念才能于思维、身份举动、语言中正念正意正行,才是切实地改恶从善了。今日有情要么仰仗偏颇知识的渊博,要么仰仗财富充沛,要么仰仗权高位重等等,于是思维方式和行事方式以及语言都会有意无意表露出“老子天下第一”的内心世界之傲慢,其实是无知愚昧。、身陷囹圄的 富豪,昔日在得意时哪个听得进别人善言相劝?临到头枷锁应身方才后悔早该听劝。这些人要么自以为是,要么明知是罪依然固我,要么贪欲深重根本没有正见。所以古人言“富贵学道难”,缘此类有情不是以智慧为标准衡量人事物而是以“权钱名利”为判断标准,这种观念与修身养性之修德束身完全格格不入。今生暂时功名利禄似乎很荣耀,不知是往昔所积累之福报,须知福报有用尽之时,他日便是灾难的开始。缘身在福中不知福、不修福、不积福。

断尽一切恶念,身器清爽,一切有情见之必生欢喜赞叹,而且自身心会明显感知进步,待人处事接物似乎更为得心应手,有所作为也似乎越来越顺利,不仅白天欢喜愉悦,睡眠也安稳,即使做梦也是吉祥意义的梦境。何故?“合气”有情、非情也。鬼神不来骚扰,何至于此头昏脑热昏庸乏匮?何至于噩梦连连?何至于此神志不清乃至强迫性神经官能症、抑郁乃至精神分裂?发露忏悔夜以继日,持之以恒,必然会显水滴石穿之功效。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