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狐仙转:错认情郎上错床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0-05-22 14:43:57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作者:初雨凉笙   菇凉,真是好福气啊   本文原名《龙狐仙转》 作者版权所有,请勿转载!



  狐王抚摸着自己脸蛋上淡淡的两个小圆点疤痕,“看来,我得去东海海底,找点珍珠岩来美容了。好,说走就走。为了美貌,容不得片刻迟疑。”

  待他去了东海,却看到东海海面上,有一个不大的小女孩踏浪而来,这小女孩,突然看到湖面上倒影了自己的脸,脸蛋儿细嫩水滑,粉粉嫩嫩的嘴唇,眼皮上是三色眼影,俏皮可爱。是那么的美丽,忍不住开心起来。

  “原来,是和我一样爱美之人呢。”

  突然,她撞到了一个男人的怀里。这个男人一身狐裘大衣,美得清冷妩媚。她看的有些痴了。狐王俯视着她,看她头上的樱桃小发卡,红的可爱,忍不住摸了摸。

  “小姑娘,你叫什么名字。”

  她扬着小脸看他,他脖颈上带的天水滴,就像一滴下落的眼泪,闪烁着。

  原来是你,没想到,第一次离家出走,就遇上了你。看来,这一次走对了。

  “我……我叫玉娇龙啊。”

  “哦,原来,是东海的小龙三啊。”

  小龙三,以前,他也是这么叫我的。现在认不出我,一定是因为我长大了变了样子。

  突然,龙三的身体一僵。

  小女孩脸上出现了阴冷的笑意,狐王连忙推开她,感觉不妙。

  “狐王乃是真角色啊!”

  “你怎知我是狐王?”

  “三界之内,谁不知道狐王的容貌乃妖界一绝。可与之相比的,要数天界的三太子了。可惜太子自从那一战之后,元气大伤,至今不知所踪。排第三的,也就是我东海的龙三公主了。可恶,你不出现还好,只要一出现,我就恨不得杀了你,比我美貌的人,都该死。”

  突然,空气里变得剑拔弩张。海水化作无数冰凌向狐王飞来。狐王扇子一扇,冰凌突然全部调转了方向。向龙三攻去,龙三身体起了屏障,冰凌噼噼啪啪的打上去碎成渣渣,掉入了海水。

  “可恶的小丫头,居然敢找我晦气,活的不耐烦了是吧!”狐王一怒,冲了过去,突破了她的结界,手掐住了龙三的脖子。龙三在空中胡乱挣扎着,“放开我,放开我!臭狐丽!”眼角沁出了泪珠,掉入海中。

  狐王觉得有点不对劲,刚才还杀气怒涨的龙三,现在突然变成了一个孩子,一点杀气都没有了,只是哭着求放开。

  狐王放了孩子,眼角一瞥,看到海面之下有一个女鲛人,扇子里射出几根毒针,鲛人疼痛的瑟缩了一下身子。想逃,却被他一扇扇子,搅动海水,给翻了出来,瞬间锁上了她。

  龙三急促的喘息着道:“你这个该死的女鲛人,勾引我父王,还控制我心神,对狐王不敬,好借狐王之手杀我。”

  狐王看着鲛人性感美丽妖娆的身子。

  “我喜欢龙三这个美丽的小娃娃。不准你伤害她!”

  “狐王饶命,再也不敢了。”

  “小龙三,交给你了。”

  “鲛人,你在龙宫多次挑拨二哥与父皇之间的关系,如今我都要离家出走了,你竟然还设计害我。如此心狠手辣淫乱的荡妇,留在父皇身边,迟早是个祸害。只是,可惜了这一副好皮囊。”

  说完,一掌拍灭了她。

  留下凄厉的一身惨叫。

  “我杀了他们最宠爱的姬妾,恐怕二哥和父王也要怪罪于我了。这东海,我是回不去。狐王,您既然喜欢我,就收留了我吧。”

  狐王抬起小龙三的下巴,眼睛清亮,魅惑道:“好啊,小龙三。”

  回到了狐狸洞。洞中爬满藤蔓,床上粉色纱帘轻轻摇曳。婢女们在云雾缭绕间端着各种水果酒壶。

  狐王慵懒的躺上去,露出细致的锁骨,随手拿起婢女递过来的一壶酒。闻着酒香,醉眼朦胧,媚眼如丝的望着龙三小公主。

  龙三心嘭嘭直跳。

  “你们都下去吧。”

  “是。”婢女们都恭恭敬敬的退下。

  龙三站在那里,不知所措,正要走,只听:“小美人,你留下。”

  “小美人?是叫我吗?”

  “对,就是你。来,过来给本王捶捶腿。”

  小龙三大大方方的走过去,给他捶腿。

  狐王真享受着眯着眼睛。突然,自己被点了穴道。一柄匕首架在狐王的脖子上。

  “你居然敢叫我堂堂龙三公主给你捶腿。”

  “是又如何?”狐王冷笑一声,突然翻身把她压身下,手臂一麻,匕首掉落。

  “我狐王可是出了名的好色之徒,你有如此美貌,居然敢求我收留你,不是想上我床是什么?”

  说完,就吻了她的小嘴。

  “原来你真的是好色之徒。原本他们这么说,我还不相信,没想到你连小孩子都不放过。现在我信了。”她的小脸哭泣着,却一点也看不出伤心的样子。

  “你龙三公主活了三百年了,还是小孩子吗?”他已经在解她的衣扣了。

  “你说的是人间的算法,在龙族,我才三岁而已。”

  “乖,快长大吧。不要维持小孩儿的模样了。我知道你喜欢我,要不然也不会求着我收留你了。”

  龙三狡诘的一笑,勾上他的脖子。“我这样将开未开的花骨朵的样子,你不喜欢吗?”

  “喜欢啊,就是不知道,你的小身子骨能不能承受的起。”

  在狐王的亲吻之中,龙三的身体逐渐有了变化,开始变得成熟丰满起来。脸蛋也褪去了稚嫩。

  狐王光裸着身子俯视她的脸,原来,这就是小龙三长大的样子,清水出芙蓉,很美。让人不忍心染指,可我偏偏,要让你成为我的。

  狐王:“你爱我吗?”

  龙三:“不爱,我只是,喜欢你。”

  狐王但笑不语,他喜欢这样随性而做的龙三,继续在她的身体里奋力的耕耘着。

  狐王:“我是你喜欢的第几个人?”

  龙三:“你猜。”

  欢愉过后。

  “狐王,你来东海做什么。”

  “找珍珠岩,美容用。”他抚摸着自己淡淡的疤痕。

  龙三又恢复了花骨朵的样子。躺在狐王的怀里。

  “究竟是什么人,居然敢伤狐王,又是什么样的人,连狐王都能伤到啊。”

  “一个不知道自己是神的神。”

  “有趣。”她的小眼神里闪过一丝亮光。

  “狐王,你我二人有了深入交流,所以,顺便的有了我的气味。以后,无论你去哪里,我都能靠着鼻子找到你。”她像一个小妖精一样勾人的望着他。

  狐王意味隽永笑着。在她耳边暧昧道。

  “找到又如何?是你自己送上门来让本王玩儿的。”他的手突然掐上了她的脖子。

  微微用力,“小妖精,别妄想独自占有本王。本王是自由的,如果你太缠人的话,就别怪本王不客气!”

  “哼!”龙三打开他的手,使劲推了一把他光裸的胸膛,他跌在绵软的床上,龙三披了一件薄纱翻身下来。走了几步,又侧过高贵秀气的小脸说:“你以为,本公主稀罕你啊,不过是看你貌美,想睡了你而已。她转过头,看着前方。“没想到,这么轻易,就被本公主勾引到手了。

  狐王看着她薄纱之下小巧玲珑的身子。迈着曼妙的步伐走到桌子边,手中绿光一闪,出现一个小瓶子,优雅的把它放在桌子上,“这瓶珍珠膏就送给你,本公主可不想自己的男宠有一点瑕疵。”

  说完,扭动着曼妙身姿的走向狐洞的温泉去了。

  狐王眼里闪过一丝玩儿味的笑容。明明就是在乎自己,却要假装玩儿的起的样子。这样的小丫头,真是让人不忍心伤害。不过,他可不是一个专一的人。

  洗完澡之后,龙三的肚子饿的咕噜噜的叫。“嗯,好想吃叶麦粥啊,这里的厨子,应该不会做出我想要的美味吧。”于是,她亲自去了厨房,熬了叶麦粥,尝了一口。

  “嘻,甜甜香香的,还是那么好喝。”她端着粥,打算回屋里一个人慢慢品尝,可是一路上浓郁的香味飘散开来,吸引来了好多只狐狸,有狐王的亲戚,还有那些侍婢,都看着她的碗,吞咽着口水。

  “龙姑娘,你做的是什么啊,好香啊。”

  “龙姑娘,厨房里还有没有了。”

  “龙姑娘,给我尝尝吧。”

  龙三干笑着:“你们别再跟着我了,这一碗粥,是狐王要求我做的,所以,你们想吃的话,我保证,明天,明天一定做一大锅叶麦粥给你吃。”

  狐王在屋里将她的话听的清清楚楚。他远远就闻着那股浓郁的麦香味:“嗯,不错,确实很香。”

  那些狐狸们依依不舍的离开了。龙三赶紧闪回屋子里。

  龙三放好了碗,就准备开吃。

  这时,狐王悠悠开口:“不是说,这是狐王要求你做的吗?应该给狐王吃才对啊。”

  他不客气的坐在她面前,敞开的领口露出性感的锁骨,头发还有些潮湿的散着,白玉无暇的脸更显得清俊,看来他是洗过澡了。

  狐王趁着她被自己美色所迷,轻易的就抢过她的汤勺,低垂下眼睑,舀了一勺,吃到嘴里慢慢咀嚼:“嗯,不错,吃起来和闻起来一样香。”

  回过神来的龙三,才发现自己汤勺被夺。“哎~你饿了的话,自己去做饭好了,为什么要抢我做的吃的。讨厌!”

  “本王一来不会做!二来,自有人给本王做!”

  “那你让别人给你做去,反正不许吃我的!”

  “可本王偏喜欢抢你吃的东西怎么办!”

  “你个臭无赖!哼!”龙三生着闷气。看着他优雅的一勺一勺舀着碗里的粥,快要吃光了。

  撒娇道:“哎呀~狐王哥哥,我真的很饿了,都怪你,消耗了我那么多体力。”

  “那,我的小宝贝,过来和我一起吃吧”他一边魅惑着说,一边把她拉入怀中,舀了一勺又一勺的喂给她。有时候,戏耍着不给她吃,而是喂到了自己口里。龙三就不满的嘟嘟嘴巴,这么下去,什么时候才能吃饱啊。

  地府宅院。

  熙儿用中指上的一枚红戒,努力破解着魔君为她设置的结界,红戒光芒微弱,根本无济于事,狐王这边的蓝光戒指突然闪烁了一下。他嘴里轻唤道:“熙儿。”然后就消失不见了。

   他一走。龙三就生气,那个熙儿到底是谁?每次狐王的戒指一闪,他就要走。

  气死我了!龙三闻着气味,找到了狐王。怎么在地府这样的地方啊,阴气森森的。龙三嫌弃的挥挥手,赶走缠绕自己的小魂。

  “熙儿。”狐王运功破解结界,破不了。“熙儿,你的戒指呢。”

  “在”云熙抬起右手,中指手指上有一枚红宝石戒指。

  躲着悄悄看的龙三吃醋了。“哼!居然还带着一对戒指。”

  两个人的手指就要碰在一起来。龙三突然跳出来。拿剑指着狐王。“狐王,我恨你。如果你执意要救出她的话,我就再也不见你了。”

  “龙儿,并不是你想的那样。”

  “那是怎样,戒指都带了一对儿了,你可从来没有送过我戒指。”

  “云熙,云熙只是我妹妹的孩子,我这做哥哥的,有照顾她的义务嘛~”

  “哼!谁会和妹妹的孩子带一对上古的情侣戒指,你当我三岁小孩子呢!”

  龙三一气之下返回了东海。

  慕言很气恼,“熙儿,我们重来。”

  “嗯。”两个戒指都在中指上,相互一接触,破了结界。

  “熙儿,好好照顾自己,我去找龙三公主了!”说完,狐王就消失了。


  东海海面之上,狐王拉住了龙三。

  “龙儿,不要走。”

  “狐王,你知道,我为什么心甘情愿的追随你吗?因为,我以为,你就是那个在我沉睡了三百的时候,守护我的人”

  三百年来,我沉睡在东海海底,意识却是清醒的。我听到了有人在我耳边说,“小龙三,你寂寞吗,我知道小龙三最喜欢听故事了,所以,我要一直讲故事给你听。”

  他的声音很好听,我很喜欢。每当他讲完了一个故事,吻着我的额头,对我说晚安,他离开之后,空气中,属于他淡淡的香草气味,也消失了。

  我想像着,他的样子,会不会相故事中的男主角一样好看。有时候,他也会给我唱歌。歌声里有动人的故事,有他深深的感情。

  我想,他一定是喜欢我,所以才会对我这么好,等我醒来之后,我一定要嫁给他。

  后来,有一天,他给我讲完了故事,有什么温热的液体掉在了我的唇边,咸咸的苦涩滋味,我知道,那是眼泪的味道,突然,我感觉很不安,他怎么了,他轻柔的吻了我的额头。摸着我的发,一天,两天,三天……之后的日子,就再也没有出现。

  我越来越心急,当我突破了沉睡的梦魇。大海震动,惊动了父王,父王,母后,王兄,还有宠姬鲛人,他们一起寻了过来。

  我在看到鲛人那一瞬,恶狠狠的望着她。“父王,孩儿之所以昏迷不醒,就是因为撞见了鲛人与二哥的奸情,才被他们强行灌下了沉睡千年的忘忧酒。”

  二哥慌张的否认道:“你也说了,忘忧酒令人沉睡千年,你怎么可能不到三百年就醒了。”

  “那是因为有人在一直呼唤我。”

  “哈哈哈哈,谁啊?谁在呼唤你,啊?”我急切的望着人群里熟悉的不熟悉的人,可是,那个唤我醒来的人是谁?我闻不到那股味道了,也许他不在这里。

  父王不相信我说的话。只说:“龙儿终于醒来了。脑子可能因为睡了太久睡糊涂了。”

  之后,我在龙宫里受到了二哥和鲛人的排挤,鲛人屡次挑拨我与父王之间,父皇与二哥之间的关系,我再也忍无可忍的离家出走。

  之后便遇到了你,在不小心撞到了你怀里,闻到了那股让我安心的淡淡香草气,在听到你声音的那一刹那。

  “你便认定,那人就是我。是吗?”

  “是啊。”她冷冷的嘲讽讥诮。“可是,你变了。”

  “不是我变了,是你爱错了人。”

  “什么?”龙三不敢相信。

  “紧紧凭借气味和声音,就断定我是他。龙三公主,对待爱情,也太草率了吧!”

  “不,那天,我看到了你脖颈间的天水滴,那是世间独一无二的。他说过,等我醒过来,他就会把这个送给我。说,里面有他给我讲过的所有故事。这是属于我们共同的美好时光。”

  狐王低头摸着自己的天水滴,就像掉落的雨滴形状的一块玉石。流光溢彩。这是三百年前,他弟弟给她的。

  狐王身子颤了颤。电光火石之间,想起自己弟弟狐影病逝的那一夜,手里紧紧赚着的天水滴,他说:“哥,如果日后有一个女孩儿问起这天水滴,你就给她。”

  从那以后自己就把天水滴带在了身上。他从来不知道,这天水滴里有弟弟对这个女孩儿深深的爱。

  他冷漠道:“龙三公主,你真的爱错人了,我不是他,不会给你讲故事,更不会唱歌给你听。”

  龙三突然感觉血气翻涌,嗓子里一股咸腥。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一把剑举向他,却没有杀气,她眼里满满的,都是哀怨,失望,痛楚。 “是啊,你不是他,他那么爱我,而你……三心二意!”

  “是啊,我三心二意,不值得你爱。那个人才值得你爱。”他苦笑着问:“想知道这天水滴是怎么来的吗?”

  龙三紧张的望着他。有了不详的预感,这么重要的约定信物,那个人怎么会舍弃,除非他有什么特别的原因,或者说,最坏的一个,他死了!是被杀人不眨眼的狐王给杀了!

  龙三冷冷的一字一顿道:“那你告诉我,这天水滴,是怎么得来的,是不是你杀了他!”

  狐王眼里满是,愤怒,伤心,还有与生俱来的淡漠,此时更是冷到了骨子里。

  “如果我说是。你会杀了我吗?”

  龙三惊怒,杀气腾腾,剑立刻指向他的胸口。

  狐王一动不动的看着她。

  龙三凄然一笑,脸色苍白透明,就像一朵好像随时都会在空中飘散的水晶花一样,“如果是,我一定会杀了你。”

  狐王释怀的一抹苦笑,酸涩到了心里。“他是我弟弟狐影,一百年前病逝。临终前,他让我把天水滴交给一个女孩儿,可惜,他并没有来的及告诉我那个女孩儿是谁,就去世了。”

  狐王云淡风轻的说完这些,就把天水滴抛给了龙三。龙三的眼泪滴在上面,发出惊天动地的一声龙吟。

  便化作一头绿色精致的小龙,一头扎进了湖水之中。

  留下狐王一个人在东海之上,天空阴云密布,狂风大作,波浪翻滚着肆虐。他已经忘了自己急着追过来是向她解释,他爱的人是她,可是现在看来,一切都没有必要了,原来,他们之间的情愫,从一开始,只是一场误会而已。

  这是他第一次见到龙三公主的真身,长长的睫毛上,粉绿蓝三色鳞片就像三色眼影一样,娇俏美艳。跟弟弟胸口上纹的那条小龙一模一样。

  那是他们洗澡的时候,他看见的。“影,你的纹身真漂亮。”

  “那当然,这可是我喜欢的女孩子。”

  “你喜欢的女孩子是一条龙啊?”

  “嗯,那日我被猎狐人夹住了尾巴,在劫难逃,就是她突然出现,把猎狐人吓跑了。她化作人身之后,还用龙涎珠替我疗伤。”

  “原来,她是你的救命恩人啊。”

  “是啊,我看她头上长着两个小角,还蛮可爱的。就想以后经常找她玩儿。”

  狐王哀叹一声。“影,对不起,我不知道,原来她就是你喜欢的那个小龙女。”

  龙宫里。

  龙王见到多年未见的女儿,把她紧紧的抱在怀里,老泪纵横。

  “父皇不怪我杀了您宠爱的姬妾吗?”

  “傻丫头,你以为,父皇什么都不知道吗,父皇只是等一个恰当的时机产除他们而已。你这个不听话的小丫头,居然敢一个人离家出走,不过也好,在你走了之后,父皇也就没有任何顾忌的把铲除他们了。”

  “真的吗?太好了,龙宫又恢复安宁了。”

  “嗯。”父皇捏捏龙三可爱的小脸蛋。

  “宝贝这次出去,一定是吃了不少苦吧,怎么这么憔悴啊。”

  “爹爹,我没事儿,我可是堂堂东海三公主,谁敢欺负你的龙儿啊。爹爹,我刚刚回来,玩儿的太累了,想睡了,爹爹你快走吧,龙儿睡醒就去找你。”

  她推走了龙王。自己一个人躲在被子里哭。

  夜里,龙三躺在海底万年玄冰的冰床上,呆呆的迷惘的盯着手里眼泪一样的天水滴。

  突然温柔一笑,无限缱绻。“影,原来,你叫影啊。”天水滴像是感应到什么似的,突然发光,随着里面传出了熟悉的亲切而又久违声音,“小龙三,我来看你了。嗯,今天讲的这个故事,是一个动人的爱情故事,名字叫做……”

  然而,听着声音,龙三脑子里浮现出的却是狐王的脸。

  可恶的狐王,为什么要和狐影的声音一模一样,现在,她只是想要单纯的怀念一下狐影而已,却都被这个负心汉干扰的不能够做到!

  龙三觉得气闷,突然,她想到了一个问题:“奇怪,狐影为什么要在自己沉睡的那三百年来陪自己呢,她并不认识狐影啊。”

  她想不通。或许,狐王那个王八蛋会知道一些什么吧,只是,她不想再见到他了。

  突然,听到爹爹的声音。

  “龙儿——”

  “爹爹。”她赶紧将天水滴收好,不让爹爹看见。

  “龙儿,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让为父好找啊,我命婢女小虾给你送了好多,又好吃又有营养的食物,你快回去吃把它们全吃喽,身体就会好起来了”

  “爹爹,你当女儿是猪吗?”

  “哎呀,乖女儿啊。这不都是为了你好嘛。”

  看着那些美味的食物,龙三根本没有胃口,但为了不让父母担心,拿起筷子勉强吃几口。突然想到了什么,就问:“爹爹,三百年前我睡着的时候,你有没有见过什么人来陪我说话。”

  “啊,这个……”龙王犯难心虚的样子,不知道该这么说。

  龙三瞧着他的样子,失望的叹口气,“算了,三百年前,你被那女鲛人迷哄的五迷三道的,哪里还记得有我这么个女儿!”

  老龙王内疚羞愧的低下头。“这都过去的事了,还提它干嘛呢?”

  龙三不高兴的撇撇嘴,扒拉着那些珍贵的营养饭菜。

  老龙王赶紧讨好似的嬉皮笑脸的说道:“放心吧女儿,父王一定会帮你找到,呼唤你醒来的小情郎。”

  “爹爹~”龙三不高兴的将象牙筷子重重一掷,与玉白盘相击,发出清脆的一响。

  “怎么了,女儿?”龙王很疑惑,按理说,女儿应该心花怒放才对啊。怎么反倒怨起自己来了。

  龙三突然委屈的泣不成声。

  “爹爹,我喜欢的小情郎,已经……已经……”

  “已经怎么了?”

  “死了。”她嚎啕大哭起来。

  “啊?这这这…乖女儿啊,斯人已去,你还是要向前看的。”老龙王将她抱在怀里,安慰的拍拍她的肩膀。

  “不对啊女儿,你既然知道他是谁了?那为什么还问我?”

  “虽然我知道他是谁了,可是,我从来没有见过他,更惨的是,这次离家出走,我遇上他哥了,而且,错把他当成了他哥,还爱上了他哥,可是,他哥是个花心大萝卜。”说完,哭的更惨烈了!

  “什么?!”龙王一怒,拍的桌子上的筷子都飞了起来。

  “居然敢欺负我女儿!活的不耐烦了!告诉爹,他是谁?爹给你出这口恶气。”

  “爹爹,你惹不起他的,他是三界妖王,狐仙大人。”

  “什么?”龙王的嘴张的都可以塞下一个鸡蛋了。“女儿啊,你招惹谁不好,去招惹他,那可是出了名的风流成性啊。”

  “女儿哪里知道这些传闻,以前总在深海宅着。”

  龙王摸着自己的小胡子说:“关键是心狠手辣,阴险狡诈。着实不好对付啊。”

  “我不要你对付他。他是我爱过的人,我不想他受到伤害。”

  “闺女,你不会到现在还爱着他吧。”

  “不,我不知道。我脑子很乱,我现在唯一的愿望,就是想知道影为什么对我那么好。”

  “乖女儿啊,我看你挺累的,为父,就先走了,不打扰你休息了。”

  “嗯,爹爹晚安。”

  “晚安。”

  第二天早上,龙王突然接到一份聘礼,是狐王的。龙王看着那些真奇异宝,动心了。

  “狐王,年轻有为的小后生啊。你的聘礼,老夫就暂且先收下了,至于我女儿答不答应嫁给你,你再努力把劲儿,我相信,你一定能做到的……”龙三他老爹就这样把她出卖了。

  冰室里。

  龙三刚刚听完着影讲的一个相爱相杀的爱情故事,结局惨烈,心里一阵难过。

  “小龙三——”突然,一声温柔的呼唤,打断了她的思绪。

  “你怎么在这里?”

  看着狐王潇洒的姿态,龙三没有好气的说。

  “我来给你下聘礼啊。”

  “什么?”

  “你爹爹已经收了我的聘礼,还告诉我,我的准新娘在这里。”

  什么?这个不靠谱的爹爹,昨天还为了我对狐王喊打喊杀呢,今天为了聘礼,就把自己女儿出卖了!

  她气的牙痒痒。

  “聘礼是他收的,我还没同意呢,要嫁,让他去嫁好了!”

  “龙儿,怎样你才能原谅我。”

  “首先,回答我的问题,答的令我满意了,说不定,我可以原谅你。”她神气十足的回答。

  “什么问题?”

  “影,为什么对我那么好。我并不认识他。”

  “影,就是当年你在狐狸夹下救的小狐狸。他经常找你去玩,知道你喜欢读故事书,所以,在你昏睡过去的时候,以那样的方式陪伴你。”

  “原来,影就是当年那个可爱单纯的小萝卜头,我跟他说,我们不是同一个族的人,不跟他玩儿,他还委屈的哭了呢。后来,他来找我,不小心掉到水里,差点被淹死,还是我救了他呢。并且警告他,以后不许靠近海岸。否则,淹死了活该!”龙三说起过去,不禁觉得有趣,笑了笑。“后来,就再也没见过他来找我玩儿了。”

  “他那是为了你,去学习水系法术去了,说炼好了就去找你。”

  “好了,我的问题问完了,你可以走了!”

  “龙儿,我为之前对你玩世不恭的态度而道歉,直到你离开之后,我才发现自己有多么的想你,我想你的叶麦粥。想你……让我代替影照顾你。而且,你忘不了我。是吗?既然如此,为何不给自己一个成全呢。”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