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风何处去】 温凉 穆城《39-41》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1-01-08 14:57:45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第三十八章 亲自报仇 才有意义

                    

                    更新2017-09-28 11:23??1054字 “你知不知道,你的假死对穆城造成多大伤害?”“你知不知道,你的假死让我有多愧疚?”“你知不知道,你的假死让穆氏差点分崩离析?”穆深浑身一震,眼底满是愧疚与痛色,想说话,喉头却上下滚动,说不出来。“你说我不光是你的朋友,更是你的亲人,你就是这样对待朋友,对待亲人的吗???”穆深的喉头阵阵发苦,心里就像是被利刀来回穿刺,翻搅的鲜血淋漓,他想安慰,他想解释,可他有什么立场安慰,有什么立场解释。“我妈的事,我妈的事是不是也是你做的!是不是你!!”她一巴掌扇在穆深脸上,疯了似地打,“你这个混蛋!你这个混蛋!”“哎呀,哎呀,别忙着打啊!”温瑾瑜幸灾乐祸地出声,“别把穆深想象的那么丧心病狂好不好,你那贱人老妈,是我亲自下的手,他可不知道。”温瑾瑜朝那四个男人使了眼色,温凉这才被拉扯开,她走到温凉的面前,拍拍她的脸,很得意的模样。“毕竟报仇这种事,要自己亲自做才有意义。”“温瑾瑜!穆城不会放过你!他不会放过你的!”温凉被四个男人制住,歇斯底里地怒吼。可温瑾瑜像是听到什么笑话一样,好笑地看着她,“穆城?那个残废?”“你说什么残废!你说什么!!”温凉理智全线崩塌,拼命挣扎,居然从四个男人的手里挣脱出来,猛地冲向温瑾瑜,骑到她的身上,左一个巴掌,又一个巴掌地扇,边扇边骂。“你才是残废!你才是!”温瑾瑜的脸被扇肿,鼻子和唇角都流出血迹,可她却浑不在意,眼底满是兴奋。“所以说,这是报应!穆城那个疯子,逼我吃了四年的白血病药,而我,就让他吃神经致损药!他这辈子,永远,永永远远都只能坐在轮椅上,他这辈子,永远都是个残废!”“你胡说!你胡说!”温凉彻底崩溃,拼了命地打温瑾瑜,可温瑾瑜却痛快地笑,“哈哈哈!我有没有胡说,你可以问问他的好大哥!”“穆深!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他是你弟弟!你亲弟弟啊!!”她心神紊乱,胸口憋闷,一口鲜血就从口中喷出,摇摇欲坠地被穆深扶住。“为什么?”温瑾瑜只觉得可笑,挑眉看他,“因为穆深最爱的就是权力,为了权力什么都肯做,因为穆城是他权力路上最大的绊脚石!”温凉浑身脱力,像是所有的血液都被抽干,软软地倒在地上,就这么仰头望着穆深,眼中几乎留下血泪。穆深满脸痛色,英俊的脸扭曲着,挣扎着,像是被人扼住喉咙,痛苦至极。“好了,陪你说了这么多话,我都累了。”温瑾瑜从地上站起来,擦净脸上的血,又从包里掏出化妆镜,重新补了补妆。“你们几个还愣着做什么,干事啊。”几个男人面面相觑,都知道温瑾瑜在穆深心中的地位,对视一眼,准备继续,可没想到,才动一个手指头,便听到砰的一声枪响。  

第三十九章 同归于尽

                    

                    更新2017-09-28 11:23??1014字       几个男人面面相觑,都知道温瑾瑜在穆深心中的地位,对视一眼,准备继续,可没想到,才动一个手指头,便听到砰的一声枪响。雷鸣般的枪响在她头顶炸开,响彻整个空空荡荡的仓库,骇人至极!余音过后,仓库一片寂静,只有温凉猛烈而清晰的心跳声,证明刚才发生的一切不是做梦。温凉双手止不住地颤抖,就看见温瑾瑜手抽筋地吹着,染着血,而她脸上得意的笑容,也变成了震惊的表情。不,不仅仅是震惊,而是恐慌。极致的恐慌。温凉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仓库铁门大开,阴暗的仓库外面,是夏日上午的阳光,灿烂而又灼热。十个荷枪实弹的特警,一身劲装,整整齐齐地排成一列,如同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般。肌肉紧实的手臂上,抬着突击步枪,以瞄准的姿势一动不动地指向这边。特警面前,是一个英俊沉稳的男人,一身笔挺矜贵的西装,与此刻危险的氛围截然不同。他也抬着手臂,头微微倾斜着,一只眼微眯,一只眼瞄准,漆黑似海的眼睛看不清情绪。他手里没有枪,可他只是往这边一指,他身后就有人瞄准开枪!“爸爸!”封住顾小暖口中的胶带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他挣脱开来,他扯开嗓子喊,边哭边喊。“爸爸!你总算是来了!”“怎么会?”温瑾瑜的手流着血,震惊地无以复加,她明明亲耳听到医生说穆城已经残废。她陡然看向穆深,看他的表情却是很平次,此刻才意识到,她被耍了,被穆家两兄弟给耍了。彻底地耍了!她就奇怪,为什么自己轻而易举地混进医院,为什么不费吹灰之力就能找到穆城的病房,甚至还刚好听到了穆城和医生的那段对话!这一切都是穆城算计好的!是他算计好的!这个男人实在是太可怕了!温凉望向穆城,就见他朝这边走过来。仓库墙上的窗户,投下一道道斜斜的光,把灰暗的仓库切割成一段段半明半暗的区间。他从昏暗与光明的交界线穿过,英俊挺拔的身影,一会遁入阴暗,好看的脸再光线背后,邪魅而又危险。金色的光在他发丝间晕出细小的光圈,温暖而又明亮,可黑发下深邃而幽静的眸子,至始至终都是冷清而淡漠。顾小暖被特警解救,而他将摔倒在地上的温凉抱起,看温瑾瑜的目光像是在看一个死人。“温瑾瑜,你想怎么死?”温瑾瑜僵在那儿,半响爆发出凄厉的笑声,那笑声就像临死之人的挣扎,更像是不顾一切地呼嚎。她把化妆手袋拿出来,拿着镜子,旁若无人地将精心打扮自己,再然后拿出一个微型遥控器,轻轻一按。砰!震天的炸响声从仓库后方响起,层层的热浪袭来,让人连站都站不稳。温瑾瑜站在仓库正中央,背后是滚滚浓烟和大火,笑的凄美而又决然。“有你们陪我一起死,我觉得很值。”                                          

第四十章 这一生 很值

                    

                    更新2017-09-28 11:23??1009字     “妈妈!”爆炸的余音过后,一声童音穿破浓浓烟雾,让温瑾瑜即将按下爆破按钮的手一滞,继而陷入震惊和恐慌。只见一个穿着背带裤的小男孩从一个废旧的铁桶里钻出来,浑身脏污,也不知道在里面躲了多久,一下抱住温瑾瑜的腿,哭叫着。“小乐不要妈妈死!妈妈,你不要死!小乐还想和妈妈爸爸一起生活!小乐还想和妈妈爸爸一起过生日!妈妈!你不要死!”“小乐!”温父整个身子都在颤,一下就把小男孩抱在怀里,“你怎么会在这儿?妈妈不是送你出国了吗?”小乐哭的更厉害了,“不要,小乐不要出国,小乐不要那么多钱,爸爸,你快让妈妈跟我们走!我不要妈妈死!”“小乐!你快走!”温瑾瑜此刻满脸泪水,看着眼前粉雕玉镯的小男孩,手里的炸弹按钮是怎么也按不下去,“小乐,妈妈对不起你,你走,你快跟着爸爸走!”“我不要,要走就一起走!”小孩子倔起来谁也拦不住,说时迟那时快,有一个特警已经飞快地冲上前,一下按住温瑾瑜,顷刻就将她制服住,连微型遥控器,也被踢到老远。见温瑾瑜被制服,众人心中那口气才彻底松了下来,穆深被带上警车的那一瞬间,他仰头,对着温凉说。“小凉,对不起。”温凉微震,却终究是没有回头,带着小乐和顾小暖转身上车。穆深嘴角勾起一抹苦笑,最终,是原谅不了啊...也对,就算是自己,也没办法原谅自己。一上囚车,穆深便狠狠地吻住温瑾瑜,就像用尽了浑身所有的力气,片刻后,放开她。温瑾瑜脸色晦暗不明,双手握着,冷笑地看着手铐,对穆深说。“果然,你永远是比不上穆城,无论是你自己,还是生的孩子,宏图大业化为泡影,你很痛苦,很不甘心吧!”“.....瑾瑜,有你陪着,我很满足。”温瑾瑜微震,握着的手一僵。“.....瑾瑜,我从来不后悔,为你做的事。”温瑾瑜脸色发白,浑身轻颤着,抬眸,看着穆深。“可我不能再让你伤害我的亲人,你心中的怨恨,就让我来终结。”“你....”温瑾瑜唇角已经渗出一丝鲜血,呼吸渐弱,身体缓缓地滑下,被穆深接住。穆深看着他,一滴一滴的血从唇角落在他的衣服上,可他却浑然未知,只是静静地看着她,就像要把她刻在骨子里。“你说我最爱的是权力,其实,我最爱的是你。”他低头,如同膜拜一样吻着她的唇,温瑾瑜气息越来越微弱,嘴唇一开一合。“谁...谁稀罕你的爱...”温父仍旧是笑着,也不恼,“恩,我知道。”两人就这么静静地抱着,直到双手各自垂落。啪嗒。落在地上的,是一枚对戒,和一个微型炸弹控制器。终究,生未同生,但死却同穴,对穆深来说,值了,很值。                                               

第四十一章 生死相依 不离不弃

                    

                    更新2017-09-28 11:23??1512字 等警察发现不对劲的时候,两人心跳已经停止很长时间,回天乏力。温凉差点当场晕厥,她没想到穆深的那句对不起,居然是自己和他的最后一句话。她脸色惨白,双脚几乎站不住,上下唇发颤着,差点滑倒在地。“小凉..”穆城一把扶住她,才惊觉她身上冷的厉害,是那种由内而外散发出的冷。温凉抖着声音,双目无神,“穆城...我...”“跟你无关。”穆城抬起她的脸,宽厚而结实的掌心温暖着她,“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路要走,这是他选的路,他走的心甘情愿。”温凉转脸望着生机已绝的两人紧握的手,怔然的。她突然就响起,不久前穆深曾经同自己说过的一句话。小凉,有时候我真羡慕你,能够无所顾忌地爱穆城,如果有机会,我也会这样做。所以,这条路,他无怨无悔....温凉泪如雨下,在穆城的怀里泣不成声。穆家老爷子和温父知道事情的原委,把自己关在家里整整一个月。穆家老爷子没想到,自己一时的偏心居然会让孙子走上这样的路。温父更没想到,自己年轻时候的错,会报应在自己的妻子和儿女的身上。在亲情面前,权力和金钱到底算是什么?两个老人直到现在,才明白。穆老爷子向温凉郑重道歉,同时也认可了温凉穆家少奶奶的位置,温父,则向穆老爷子提出建议,希望能一同将温瑾瑜和穆深的孩子小乐抚养长大。小乐是温瑾瑜和穆深在精神病院一次酒后乱性的结果,但温瑾瑜和穆深都没有亏待她。所以这个孩子本性善良,没有温瑾瑜的极端,也没有穆深的隐忍,反而格外的乐观开朗,对于父母的死,他很伤心,可他隐约知道,这怪不了别人。再加上顾小暖有意的引导,小乐的心情很快便恢复,也许过不了多长时间,他就能真正的放开心结。过了温母和穆深的头七,穆城才将整件事的来龙去脉说了一遍。“这么说,你是因为我那句药有没有用的话才引起戒心的?”温凉抬眸,看向穆城。“嗯,而且我哥顾忌着温瑾瑜,所做的事情并非是天衣无缝,他或许也没料到我会查药,检测出药品有问题之后,很多看似没有联系的事便串联起来。”他抚摸着温凉的发丝,“后来,我故意让医生在他面前演戏给他看,又故意让温瑾瑜见到,就是为了试探他,只是我漏算一点,我没想到温瑾瑜居然会绑架小暖。”说到这儿,穆城脸上闪过懊恼,“如果我知道会伤害小暖,我绝对不会做什么该死的试探!”“还好,一切都是虚惊一场。”温凉心有余悸,想起当时小暖的样子,心还是会扯痛。穆城点头,“还好,我哥到底是没让我,也没让你失望。”温凉看着那张放在卧室的全家福,脸上释然。是,穆深终究是没有让穆家失望。....一年后,温凉的守孝期满,她站在镜子面前,看着镜中这个身穿婚纱的自己,突然,就涌出了万千的勇气。终究,她有了一场属于自己的婚礼。“准备好了吗?”穆城站在她面前,帮她带上头纱。“好了。”他唇角微勾,同温凉十指紧扣,并肩而行,坚定地走向礼堂。礼堂的钟声欢快地响起,大门从内向外缓缓打开,婚礼进行曲从中流淌而出,一条红毯从大门延伸向内。穆城面容冷峻,可手心却灼热,引领着她,坚定向前。他抬起温凉的手指,无比虔诚地将戒指套在了她的手上,如同宣誓一般,一字一句地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生死相依,不离不弃。”十六个字,随着他低沉磁性的话,一字一字地流入温凉的耳里,最后刻进她的心里。温凉定定地望着他,他深邃的眼里只有她,而她的眼里,也只有他。“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生死相依,不离不弃。”她郑重地重复着这句话,眼睛发酸,手微抖地将戒指套在穆城的无名指上,就像套进了自己的一生。就在这一刻,漫天花雨从礼堂飘然而下,礼堂中的婚礼进行曲已经换成了一手老歌的调子。“新郎可以吻新娘了。”证婚人在旁边小声提醒,下一刻,穆城的唇已经落在了温凉的唇上,一吻便是万年。原来,无论经历过多少挫折,无论经历过多少错过,挚爱,终究会在一起。 


未完!待续……

后面尺度过大,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下方的“阅读原文”!



更多小说推荐请关注微信公众号:木林森书书声明:本文来源于互联网,由网友更新整理,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