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纯:英国纪行——在英国感受的一喜一悲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2-06-17 06:05:44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近年不斷去英國旅行,積累了快樂的回憶和體驗。其中最讓人發出喟嘆的,恐怕是英國的鬼天氣了。旅行路上孰能預料,一場災難從天而降?至今我仍記得難以置信的場面怎樣出現在眼前。


2007年夏天,我女兒從倫敦藝術大學畢業,我們從日本趕往英國,。


西敏寺座落在倫敦泰晤士河北岸,始建於公元960年,是英國君主加冕登基、舉行婚禮慶典的地點,也是英國歷史悠久的王室陵墓所在地。



最近舉行了葬禮的王室成員是黛安娜王妃。這裏還安葬了許多歷史著名人物,包括牛頓、達爾文、狄更斯、丘吉爾等。


眼見女兒和她的同學們穿著深色紅袍,從校長手裡接過了畢業證書。不一會兒,他們就在綠茵草坪上把帽子拋向空中,徹底瘋狂了起來。年輕的教師裝扮成羅密歐和朱麗葉,戲裡戲外,男男女女進入了高潮。第二天,我們便按照計畫從倫敦出發,跟隨當地旅行團去遊覽英格蘭鄉村和城堡。


英國的秋冬日照時間很短,氣候陰溼反覆無常。難忘我第一次來到倫敦時,不意受到寒流衝擊。晝夜之間溫差變化很大,下午四點左右倫敦就淪為一片漆黑。除了在泰晤士河兩岸往返,大多數時間是躲在屋裡忍受暖氣烘烤。等女兒學校一放假,我們就立刻飛往陽光燦爛的法國南方享受海岸生活。



而這一次在夏季七月去英國,女兒說不必介意氣候冷暖,英國人習慣每天淋一點雨,受一點刺激。於是我們收起了傘,藏入箱子後高高興興上了路。


英格蘭中部的斯特拉特福(Strat-ford)小鎮是莎士比亞誕生的地方,與牛津城、科茨沃爾德(Cotswolds)一起成為我們出遊的首選之地。


車窗掠過了古樸幽靜的田園小鎮和尖頂教堂,河流像一條銀色的玉帶,爬過起伏的山坡和牧場,將旖旎風光延伸到遠方。牛羊三五成群悠閒地吃草,明鏡般的湖水倒映出藍天白雲,天鵝在水面上蕩漾一長串的波紋。 


錯落有致的農舍和小旅館,門窗邊都裝飾著精緻花壇或吊籃。



街上所有房屋的顏色,恰如中世紀教堂裡一本本泛黃的聖書,散發出濃郁的宗教色彩和安靜氛圍。接著一排排蘑菇狀的茅屋農舍迎面而來,形似日本白川鄉的「合掌造」,以結實的網繩鞏固屋頂,遠看就像童話世界的一個幻影。


英國堪稱園藝王國,。代代相傳的園藝技術,全都是為了描畫這油畫般的世上美景。



當身心融入大自然畫卷,我們不禁真心感謝上天恩惠,整個上午陽光燦爛,天空碧藍。中午稍許出現了烏雲,下午又任由白駒馳騁青空。


我在英格蘭文學名人錄上找到了不朽的威廉‧莎士比亞和珍‧奧斯汀。這兩位作家構思的人物代表了英國的靈魂。


斯特拉特福小鎮很像一個世外桃源,風景美麗而獨特。人們懷著憧憬與敬仰之心,從陸路和運河湧向了這裡。莎士比亞生前創作大量不朽的喜劇和悲劇,穿插舞台的典型人物和創新劇本,使他蜚聲於歐洲文藝復興時代。他的家庭因此獲得英國世襲貴族的稱號。


一六一二年莎士比亞衣錦還鄉,四年後在故居與世長辭。我們逐一參觀莎士比亞誕生的房間、書斎和客廳,撫摸文學聖人生前遺物,再度喚起塵封已久的文學記憶。莎士比亞逝世於1616年4月23日。關於他的頭骨被盜的說法已經流傳了數百年。墓碑上沒有他的名字,而是刻下了詭異的文字:


請看在上帝的面上/不要動我的墳墓/妄動者將遭到詛咒


正如美國文學評論家布魯明所指:「莎士比亞構成了一切經典的標尺。」「沒有經典,我們就會停止思考。」 莎士比亞文學是以博大精深、富於詩意和哲理著稱與世。


1995年,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宣布每年4月23日為世界圖書日和版權日。


我回想起童年時代常常潛入大學圖書館偷偷閱讀西方作品。其中《羅密歐與朱麗葉》,印象最為深刻美妙。那時我還是小學三年級學生,就有早熟傾向,每天在作業本上用鉛筆亂描羅密歐和朱麗葉。大學生們在學校舞台上排練莎劇,我坐在最前排的椅子上,暗記下台詞,回到家裡帶領幾個同學摹仿。以透不過氣來的緊張語氣唸出「來吧,黑夜!來吧,羅密歐!因為你將要睡在黑夜的雙翼上……」,竟使旁邊的大人聽了哈哈大笑。


我帶著快樂的情緒進入莎士比亞故居和花園,真正體會一種難得的精神享受。這裡鮮花嬌艷,品種多如繁星。試想在花園一隅,或是莎翁創作靈感乍現之處,留下過昂奮的一行腳印。


小鎮中間有河水緩緩流過,私人遊船穿梭往來,人站在橋墩上,竟有身處義大利水城威尼斯的錯覺。埃文河畔有綠盈盈的草地,驚見一對天鵝昂首闊步帶領一群灰小鴨,旅客頓時紛紛趨向前去,連呼「美哉!美哉!」



這一天不知不覺過去了大半時間。一早從倫敦出發經過如詩如畫的鄉村,參觀莎翁故居之前又逛過了牛津城和學術文化空間,見到哈利‧波特飛過的尖塔和魔法餐廳,整個旅遊團的人開心得大叫過癮,愈加期待第二天會有更多的好運。


豈料黃昏時分,天空出現了陰缺,忽地換了臉色的雲彩開始迅速地聚集在一起。 天色越來越昏暗,起初以為是夜幕降臨,殊不知英國夏天要到晚上九點才抹黑。我們不知這已屬反常,在旅館餐廳享受了豐盛的晚餐,好像英國的紳士和淑女,是要靠這種貴族食物,才能撐住高雅的氣質。



飯後正想出去散步,暴雨突然一氣傾瀉下來,英國的鬼天氣終於露出乖張暴戾的脾氣來。


夜間傾聽雷聲隆隆,不由得想起莎士比亞在世最後的劇本就是《暴風雨》。原來人世間一喜一悲,也是天地常情。既來之,則安之,我努力把眼睛合攏了進入夢鄉。


禍從天降,英格蘭中部河流經過一夜暴雨肆虐,水位急遽上升,形成了咆哮洪水橫衝直撞,漫過村莊和橋樑,正在逼近斯特拉特福小鎮。



天亮之後我們的心幾乎涼透了,旅館裡面的遊客出不了門,外面湧進不少避難的人。有人甚至帶上貓狗,一起住進這家五星級旅館。電視上看到河水決堤湧向民宅,軍隊派出救護艇護送災民離開危險地區。直到下午,才有一輛旅遊巴士來迎接我們返回倫敦。


可是情形從這一刻開始嚴峻起來。司機告訴大家,主要道路都被洪水切斷,他要設法尋找安全之路來脫圍。



我們上了車後,透過玻璃窗看到外面都傻了眼。昨日風光明媚的田園鄉村幾乎全部淹沒。混濁的泥水從山坡奔泄而下,煙雨蒼茫中分不清哪是河流哪是路。司機一次次從急流中倒退,重新掉轉方向盤尋找另一條出路。


遊客此時都緊閉上了嘴,提心吊膽地望著窗外,內心不住地禱告平安無事。漸漸進入了傍晚,天黑之前如果不能突破洪水包圍圈進入牛津城,當天夜裡就別想返回倫敦。這車上共有四十多人,能在哪裡過夜呢?


我不能不想,斯特拉特福小鎮的天鵝家族,會不會流失在突如其來的洪水中。


根據事後的消息,這一天有一對男女在附近受淹的伊斯特諾堡(Eastnor Castle)舉行婚禮,前來祝福的賓客和新郎想盡一切辦法衝進城堡,讓台灣出身的新娘帶上了結婚戒指。


另一對異國情侶,燃燒羅密歐和朱麗葉的戀情,在莎士比亞故居前的積水中跳起了顛狂的雙人舞。


這些情景簡直就像好萊塢電影的情節。


幸虧司機是機智果斷、富有經驗的英國人,由於他判斷準確,我們乘坐的巴士終於在田野中闖出了一條生路,避開洶湧洪水,從上游地區穿越了沒有衝垮的橋樑。凌晨三時,我們安全抵達倫敦。而曾經尾隨後邊的一部旅遊巴士,半路上走入歧途,差一點被洪水沖走。



爾後,我們更吃驚地聽說,英格蘭遇到的洪水是百年未遇的最為嚴重的一場水災。我們痛心地收看電視上的現場報導,莎士比亞的斯特拉特福小鎮變成了澤國,十六條河流氾濫成災。


這作孽的英國鬼天氣,竟是要讓我們終生難忘了啊。



華純(女)作家,日本華文文學筆會名譽會長,世界華文旅遊文學聯會理事,國際筆會會員。 

八十年代赴日留學,就讀東京大學社會教育研究所。先後在日本環保機構、國會議員事務所、建設公司任職。1998年開始發表文學作品。曾任中國環境文學研究會理事。 

長篇小說《沙漠風雲》(作家出版社)入圍首屆全國環境文學優秀作品獎;短篇小說《Good—bye》獲首屆世界華文優秀小說盤房杯獎;中篇小說《茉莉小姐的紅手帕》獲台灣僑聯文學著述優秀作品獎;散文《女人的花鳥風月》入《2010年中國散文精選》(中國作協創研部) ;散文集《絲的誘惑》(文匯出版社)獲首屆中山杯全球華文優秀散文著作獎;詩歌《相遇》 獲香港全國詩歌大賽蔡麗雙杯二等獎;詩歌《春夏秋冬之間》組詩 獲2017年《香山詩刊》首屆花城杯“最受讀者歡迎作品獎”。

另有獲得“中國新移民文學優秀創作獎”、“華僑華人中山文學獎”組委授予的“伯樂獎”等。


排版 / 字遊

圖片 / 部分由作者本人提供


歡迎關注

字遊網站

www.wordtour.hk


點擊“閱讀原文”

瞭解更多精彩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