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岁半的果大人主持卧谈会,尬聊些啥?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0-10-16 14:37:11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第137期

1

“妈妈,今天你开心吗?”果大人总是用这个问题,揭开卧谈会的序幕。

“凑合吧!周一挺忙的!”我如实回答。

“我今天很不开心!”她气鼓鼓的说。

“发生什么事了?”我对她这种小题大作的态度习以为常。


“中午有小男生吵我睡觉,我都没睡着。下午你说去接我的,你也没去吖!”

“对不起啊宝贝!妈妈上班时间不好把握,以后不会轻易向你承诺了。”我诚恳的向她道谦。

周一果大人上兴趣班,放学晚,本以为来得及去接她一次,结果不但没赶上还回家更晚一些。


“那好吧,你认真工作,好好赚钱。”果大人絮絮叨叨:“赚的钱只能花一半,另一半存起来,等我们需要时再花……”

又来了!很多时候,我真的不知道我俩谁是女儿,谁是老妈。

2

“小鱼儿,你和妈妈在这里聊天,你觉得别人能听到吗?”连续爆出的虐童案让人心惊胆战,想让果大人学着保护自己,但不知如何开口。

“我不知道……”果大人眼睛闪烁着,连声音都小了很多。


“宝贝,我们在卧室说话,爸爸在客厅能听到吗?”

“不能!”果大人说。

“那姥姥在隔壁的房间里能听到吗?”

“我有时能听到姥姥哄小鹿的声音,但听不清楚。”

“是的宝贝!家里是世界上最安全的地方,你在这里说什么、做什么,没有任何人能听到或看到。”我轻轻握住果大人的手。


“真的吗?”果大人问。我惊讶的发现,对成人来说理所当然的事情,孩子们当真不知情。

“真的!妈妈什么时候骗过你?”

“没骗过!爸爸是个大臭臭!爸爸听不到!”果大人兴奋的大喊:“姥姥是个大坏蛋!小鹿是个调皮鬼!妈妈是个臭狗屎!啊……妈妈能听到!”

3

正聊着,小鹿兴冲冲的进了我们卧室。

“小鹿!你今晚可以跟我们一起睡吗?”果大人兴奋的抱住她。

“嗯!”并不了解情况的小鹿使劲点点头。

“说好了!你可不能走啊!”果大人往边上挪一挪,给小鹿空出一块枕头。

小鹿躺一下,又骨碌爬起来,躺一下,又弹起来。

“鹿鹿,请躺下,我们要睡觉了。”我提醒了小鹿好几遍。


小鹿发现这里并不能好好玩耍,与姥姥房间一样被要求睡觉,一秒变脸:“喽喽(姥姥)!觉觉!呜呜呜,喽喽!”

姥姥进来:“刚才跟你说了吧,姐姐和妈妈也要睡觉了,我们也回去睡觉好吗?”

“嗯,拜拜!”小鹿很敷衍的飞吻了两下,跟姥姥走了。

“妈妈!小鹿又骗人了!”果大人又失望又生气:“哼,我再也不相信她了!……”


这段“来了又走”的戏码,小鹿每天都要上演。难得果大人每次都如此配合,深情演绎——

她像抱小鹿一样,搂住我的脖子:“可是我真的很想和鹿鹿睡!”

4

果大人向我详细介绍了他们幼儿园的“大区域游戏”,小朋友们用劳动和学习赚取“园币”,可以在“美食城”、“电影院”、“大超市”消费,还可以存进“银行”,甚至可以理财,让钱生钱。

一听到这个话题,我感觉来到自己的主场。“小鱼儿,你可以先理财,利率如果超过……”

“妈妈你别说了!”果大人捂住我的嘴,“我不需要你的建议。”


果大人的雷达一直都是这么敏锐。陪她聊天说话怎么都行,想说教吗?没门!

“好吧,妈妈不说了,你赚的园币,当然是你自己做主。”我赶紧收声。

“嗯,我不攒钱!还要给你个惊喜呢!”


果大人辛苦赚来的园币,往往是买得一朵小花,一个小发卡,一枚小戒指……

拿回家后,同一个东西,送给姥姥一次惊喜,又送给奶奶一次,又送给妈妈一次,最后“替我们保管”起来了。

5

“妈妈,我们聊到哪了?”果大人困得揉眼睛,“我们是从哪开始聊的来着?”

“妈妈也不知道了……”我打了一个哈欠。

“不说了,我们睡觉吧!”

“好的,妈妈爱你。”

“我也爱妈妈,超级爱……”果大人睡着了。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