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全明星5:天使城,姚明的戒指给了谁?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0-10-16 15:03:12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一天的长途飞行,终于到了新奥尔良。2008年第一次来这里的时候还是百废待兴,卡特里纳飓风过后的满目疮痍确实让人心惊,不过也是那一次让我感受到体育对于社会的推动力以及精神感召力,那次在姚明和李连杰的带动下,很多NBA球员和传奇明星都参与到了灾后重建的NBA关怀活动当中,场面非常温馨,也让我对自己即将参加的第一次NBA关怀活动倍加期待。

这次再来新奥尔良,尽管城市还不算繁华,但处在NBA全明星周末和Mardi Gras狂欢月中,还是倍添喜气。(简单解释一下Mardi Gras狂欢月:原是一个跟宗教有关的日子,法语应译为油腻的星期二,也就是Ash Wednesday圣灰星期三的前一天,复活节前的第七个星期三,我理解是化灰前的躯体等待升华的过程,啊油腻腻的那种,你们大家自己体会……)如今它基本是一个嘉年华式的狂欢纪念日,和NBA全明星合在一起,还是用大量照片即时分享感受吧。




所以说全明星之类的节目,联盟愿意往休闲圣地安排,洛杉矶啊纽约啊都是大家喜闻乐见的地方;别说NBA了,就是NFL这样在美国财大气粗的头号联盟,也是多年把全明星Pro Bowl安放在度假圣地夏威夷,好不容易今年挪了地方,去了米老鼠的家乡奥兰多,目的只有一个,休闲娱乐密集的大城市好推广。那您又问了,大城市好,NBA干嘛让新奥尔良这样的小市场八年办三次全明星啊?有钱不赚不是傻么?当然不是。大城市谁都喜欢,所以场地、酒店、相关活动场所……档期就紧张,不容易确定。这次夏洛特被放弃,之所以快速解决场地在新奥尔良,就是因为档期好安排。

那既然说到了小城市的野百合也有春天,就必须说说大都市的繁华,对,2004年洛杉矶,我参加工作后的第一次全明星之旅。

第一次去洛杉矶,整个人都很兴奋。从北京起飞开始到洛杉矶落地,几乎没怎么睡觉,开始觉得是自己身体好,直到在来接我们的张指导车上彻底睡着才知道是时差……有点儿没出息……不过第二天去取证件然后参加圆桌采访会时发现:如果你热爱一件事物,精神力是大于肉体力的。时差的余威确实还在,但在整个圆桌采访会过程中,我在每个明星——对,一共24个——都听说读写一通之后,仍然不觉得困,就是特别精神的感觉。

圆桌采访会是最容易和明星接触的地方,因为密集度太高,当然,能不能得到采访的干货要看球员性格。到了现在,更多的媒体愿意要哪怕10分钟的球员专访也不愿意再扑圆桌采访会,就是觉得费半天劲还拿不到独家,不大划算。关于圆桌采访会对我的职业启蒙影响,下次再说。这回先说说2004年印象最深的几件事儿。

要说印象最深刻的,肯定还是科蜜最反感的事:科比当年鹰郡出了状况,媒体长枪短炮围在科比有可能出现的场合追堵,也不直接了当问,就拐弯抹角抹角拐弯地“探讨个人状况对球队成绩和整个体系化学变化会不会有影响”,说实话,虽然尖锐犀利,但确实觉得挺孙子的。湖人当年吸引马龙和佩顿来投,目的就是要夺回总冠军,球队不停地磨合找感觉,其实就是要让两位传奇明星适应如何给“OK组合”当配角,拿私人的事情来衡量磨合程度,跟挑事儿没啥区别了……但这些问题,都是在赛前更衣室问的,因为,科比根本就没去圆桌采访会……理由是“感冒了”……我印象中乔丹也在公牛后期缺席过采访会,理由一致,中心思想很明确——“说啥都是错儿,惹不起躲得起”。

没有扑到科比,挑事儿不能结束,奥尼尔的桌前,依旧黑压压地围满了人。奥胖依旧我行我素,声音低得像蚊子,费尽心思地听才能听到,我是现场听+录音笔,基本听个囫囵。洛杉矶当地电台的同行直接问“沙克,第一次在自己主场打全明星,做替补的感觉如何?”这事儿挑的,几近直接说“你不服姚明当主力吧?”但奥胖虽然爱耍宝,遇事儿不糊涂,他轻声细语地说:“能连续参加全明星感觉很好,健康很重要。希望明天能多打一会儿,享受比赛。”回答得滴水不漏,果然是老手。

而东部那边先发中锋大本就没那么客气了,估计可能被中国同行问多了对抗姚明的问题,后来基本都是问题还没问完,只要沾“姚明”两个字了,大本一律就是“我能赢,我一定尽力”,听着不像全明星,更像季后赛。最后离开时,崇尚暴力美学的大本还特意展现了一下夸张的二头肌,算是收场,看这架势,是被刺激着了。

我当时有种担心,就是当初1986年全明星的巨星段子又上演:1986年全明星赛,乔丹由于之前太过出风头,在电梯里没跟托马斯打招呼,而被托马斯记恨。托马斯随后联合众多老将,在比赛中故意不给乔丹传球,包括希望魔术师严防乔丹,虽然后者认为这无可置疑,本来就是对手,但还是尽力而为了——这导致乔丹在上场22分钟内仅得7分,后来托马斯无缘梦之队,也是由此而来。那么姚明……应该没事儿吧?

我哪知道,姚明当时的心思都放在另一件事儿上。

刚到姚明桌前,仗着熟悉,挤过密密麻麻的人群,打了个招呼,姚明就从随身的袋子里摸出个精致的橡木盒子小声说“给非哥的”。我从来不知道,参加全明星赛的每个球员还都有纪念戒指,戒指是黑色的,戒环是乌金的,上面有2004年洛杉矶全明星的标识和字样,确实是很有纪念意义。姚明说的“非哥”是王非指导,那年他刚刚参与我们转播和解说,两年之前这一帅一将面对着中国男篮最不理想的状况,亚运会后,姚明直奔NBA,王非父亲辞世,黯然离开国家队。这之后国家队触底反弹,重夺亚洲冠军,可姚明说:“我觉得这事儿,对非哥不公平。一支球队的体系和理念没有一个奥运周期哪儿能完善?就因为一年的成绩,还有好多别的因素,就给打下去,不公平。”所以他把这枚天下无双的全明星纪念戒指托我回国转交王指导,并反复叮嘱说“一定帮我把话带到,我很感谢非哥”。当然我后来才知道一件事儿,也正是那届全明星赛,时任篮协掌门人的李元伟率领考察团一行和达拉斯小牛队以及休斯敦火箭队进行了友好而谨慎地对谈,基本确定了“银狐”哈里斯出任中国男篮奥运代表队主帅的事情,当然,这是后话……而也在那时,火箭队已经准备开始筹划交易弗朗西斯和莫布利,要换来一个“天赋超群、大个子、有全面攻防能力”的外线,让我猜半天,我猜了麦迪,他们也笑而不语……

西科东艾北卡南麦,那一回都见了个遍,还不是在公开场合,而是在球员酒店。因为那回姚明要打新秀赛和正赛两场比赛,所以打完新秀赛就拉我们这些熟人去吃饭,大家又聊兴正浓,忘了时近午夜,开始为回住地的事情发愁,我最晚来,住得最远,姚明说那得了,你们要不嫌弃,住我屋吧?挺大的倒是……于是乎跟着回圣雷吉红塔酒店——2004年洛杉矶全明星球员酒店。从进大堂开始,不停地各种打招呼,肯扬-马丁、保罗-皮尔斯、弗老大……每个人都搂着新结识的姑娘,大大咧咧地跟大姚和我们一行拥抱握手,一切都轻松随意。到了自己楼层,大姚来了句:“知道我在这儿当规矩人多不容易了吧。”我们都乐。

第二天离开,电梯里AI、卡特和麦迪都特别热情,即使我们身边没有大姚,他们都说着自己才懂的笑话,想着明天会有什么样的比赛和境遇,手里端着各自的最新款全明星配色战靴,确实是把天下都不放眼里的感觉。到了大堂,科比姗姗来迟,和大家匆匆打了招呼就直接上大巴,NBA有规定,媒体不能上球员大巴,又挡驾一道……

那回的全明星,还有很多有趣的事情:为了促成姚明和詹姆斯正面对话,第一次开辟周五比赛日,并且一直延续到今天,结果最后新秀赛成了03一代扣篮表演;周六扣篮大赛,和我们很熟悉的“鸟人”安德森扣了无数遍,我同事出去排大队买瓶水他还没扣完……弗雷德·琼斯想试验从场外抛球他空中接力可惜功亏一篑;周日阿泰斯特上半场左右脚各穿一个品牌下半场左右脚各穿一个品牌出场,据说就是希望“全面撒网,重点培养”,结果,一个品牌也没找他,干脆自创——要说也是新时代体育品牌创业的先锋了……最后奥尼尔如愿以偿拿到MVP,大姚也表现不错,皆大欢喜,算是我参与过的最圆满的一次全明星。

好了,新奥尔良早晨了,该锻炼了,今天会有很充实的内容等着我,当然如果你关注这里,它们也等着你。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