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夫妻离婚,媳妇戴着40万元的钻戒离家,婆婆不干了!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1-10-10 15:32:19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嫁祸


  “沈先生,你快来医院啊,多乐快不行了!”王若苳哭哭啼啼的给沈珉桓打电话,一边抹眼泪,一边看着手术台上那痛苦呻.吟着的金毛犬多乐。


  “时间不多了。”项栎栎叹了一口气,她已经尽全力了,可是这金毛还是救不回来,虽然作为宠物医生她已经看惯了宠物的生死,但是此时也是有些不忍心。


  她一下下的摸着金毛的头,垂死的金毛此时麻醉的效果还没有完全过去,脑袋一上一下痛苦的晃着。


  它的眼眶隐隐竟然也有了泪水。


  项栎栎帮金毛擦了擦眼角,越发觉得可惜。


  如果……如果这金毛能够早一点送过来的话,说不定还能够抢救的过来的。


  项栎栎一边安抚着金毛,一边看向在一旁打电话的那个女人。


  女人穿着一双恨天高,在小范围内不安的踱步,她一会看看窗外,一会看看门口,但是视线就是不往金毛这边多看一眼。


  “你是不是在等你的主人?”项栎栎摇了摇头,收回了视线,见金毛虽然痛苦,但是眼里隐隐竟然还有不舍,她虽然不能够跟动物直接沟通,但是她觉得自己能够明白金毛的意思。


  这只金毛名字叫做多乐。


  明明应该多福多乐,可是偏偏在壮年的时候,却要离开这个世界了。


  “沈先生!你终于来了!”眼巴巴望着外面的王若苳见沈珉桓终于赶来了,赶紧踩着高跟鞋迎了上去。


  可是沈珉桓却是看都没看王若苳一眼,闪过王若苳就冲进了手术室。


  “乐乐呢?乐乐在哪!”沈珉桓慌张的冲进门,就看到自己金毛躺在病床上,而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女人正一下一下的轻抚着多乐。


  沈珉桓也没多想,上前两步,看到自家大金毛软软的倒在手术台上,已然没有了呼吸。


  饶是他素来坚强,此时也是忍不住的眼睛一酸。


  “是你。”这个时候,沈珉桓的耳中却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


  沈珉桓惊讶的往那个穿着白大褂的女人看去,却看到了一张曾经无数次出现在自己梦中的脸。


  一时间,他忘记了失去金毛的痛苦,脑袋里只剩下一个想法。


  项栎栎,她怎么会在这里?


  “沈先生!这家医院简直就是一个黑作坊!多乐送过来的时候本来都还好好的,明明不用动手术的,可是这个庸医坚持要动手术,可怜的多乐啊!就这么去了!”王若苳刚刚本来往沈珉桓怀中扑过去哭诉的,可是没想到被沈珉桓闪了过去,此时看到多乐已经死亡,赶紧将自己之前想好的锅全部都甩给了宠物医生。


  “呵呵。”对此,项栎栎唯有呵呵一笑。


  “你笑什么!”王若苳被这笑容给惊起一身的鸡皮疙瘩,一脸惊恐的看着项栎栎。


  “项栎栎……”沈珉桓却像是完全没有听到王若苳的声音一样,他下意识的往项栎栎那边靠近了一步,甚至伸出手,想要去触碰项栎栎,以确定自己是不是出现了幻觉。


  “怎么,这是突然要演苦情剧了?”项栎栎看到沈珉桓脸上的表情,却是嗤笑了一声,很是不客气的嘲讽了一句。


  这男人,当初做出那样的事情,现在还做出一副深情的样子来给谁看?


  “你们——你们认识?”王若苳这才后知后觉的发现沈珉桓和项栎栎似乎认识,她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一切,一时之间有些弄不清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可是在场的两人都没有要理睬她的意思。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沈珉桓知道自己从来没有忘记过项栎栎,再次相见,这女人还是能够让他心跳加速。


  一如当年。


  “我什么时候回来的不劳烦您老操心。”项栎栎开始收拾东西,本来不想理睬沈珉桓,但是看到大金毛的遗体就那么被放在一旁,到底是有些不忍心,“它……一直在等你。”


  可惜还是没能够等到。


  “乐乐……”沈珉桓这才想起来自己来宠物医院是因为多乐的缘故,他伸出手,想要触碰一下多乐的遗体,但是手悬在半空中,却是半天都没能够放下。


  他不敢去触摸多乐逐渐冰冷的身体,他承认自己有些害怕。


  不是害怕遗体,而是害怕那种熟悉人或者事物突然离开自己的感觉。


  一如当年的项栎栎。


  “呵呵,可真是一个好主人。”在项栎栎看来,沈珉桓却是一个狠心的不能够再狠心的主人,她深深的为这条金毛感到不值。


  临死都还等着的人,却连触摸一下它的遗体都做不到。


  “你有什么脸说珉桓!”王若苳却是在一旁为沈珉桓抱不平,“要不是你这个庸医,多乐会死吗!你们得负全部的责任!”


  就算是两人认识又怎么样?王若苳知道这金毛对于沈夫人来说有多重要,这一次的锅不管怎么样,都必须得甩到这个医生的头上。


  不然倒霉的人就要变成她了。


  “你是谁?”算哪根葱?


  项栎栎挑了挑眉,很是不屑的看着王若苳,这人根本就不是金毛的主人,还在这边以一副主人的身份自居,看着就让人讨厌!


  “我……我……”王若苳被项栎栎问的哑口无言,她眼巴巴的看着沈珉桓,希望沈珉桓能够站出来帮自己说话。


  可是沈珉桓却是视线紧紧的跟随着项栎栎,根本没听王若苳说话。


  明明已经过去了那么多年,可是时间似乎没有在她的身上留下任何的痕迹。


  虽然看上去冷冰冰的,但是沈珉桓去清楚的知道,在这冰冷的面容之下,曾经隐藏着多么火热的爱意。


  沈珉桓的心情很微妙。


  爱犬已逝,但他却重逢了昔日爱侣——冥冥中,是不是有一根线在指引着他?


  “遗体是要医院帮忙火化还是?”项栎栎压根不看沈珉桓,很是公式化的拿出记录本,询问金毛主人的意见。


  “我得带回家,让我妈看它最后一眼。”沈珉桓想了想,回答道。


  “行吧,不送。”项栎栎“啪”的一声合上记录本,很是不客气的开口赶人。


  沈珉桓这个时候哪里肯走,他恨不得直接在这医院打地铺就为了多看项栎栎几眼。


  可是看项栎栎这冰冷的脸色,显然是非常不待见他。


  沈珉桓眼珠子一转,却是突然想到了主意。


  “她说多乐死,你得负全责!”他望着项栎栎,眼底暗光涌动,“项医生,你总该得给我一个说法吧!”


  投诉请认准我


  项栎栎没忍住翻了一个白眼。


  “你现在是已经完全没有分辨是非的能力了吗?别人说什么就是什么,我是不知道,这么些年不见,你倒是越活越回去了。”项栎栎上下打量了沈珉桓几眼,那眼神带着分明的嘲笑和鄙视。


  沈珉桓挑了挑眉,心里非但不觉得生气,还隐隐有些开心。


  他是知道项栎栎性子的,对于不想理睬的人,那是一句多余的话都没有,现在跟他说了那么长一段话,虽然不怎么好听,但同时是不是也说明,他沈珉桓在项栎栎的心中还是特殊的?


  “我不过是想要一个说法,”沈珉桓并不生气,“我家狗在你们医院出的事,就算是我们俩不认识,也总归得给个说法吧?再说了,我家狗要是真的……”


  他话没有说话,但是话里的意思非常的明显。


  显然是怀疑多乐真的是因为手术的缘故死亡的。


  “就是!你这算是什么态度!”王若苳见沈珉桓似乎听进去了自己的话,顿时觉得底气足了不少,在一旁附和道,“狗在你们这里死的,你们必须得给我们一个解释!”


  “行,要解释是吧?”项栎栎只觉得眼前两个人一唱一和的样子实在是刺眼,她毫不客气的推开了挡在金毛跟前的沈珉桓,然后拿出工具进行采样,准备送去检查,查一下这金毛致死的具体原因到底是什么。


  这年纪的狗,照理说肝脏应该不会那么快出问题才是。


  沈珉桓被项栎栎推了一把,非但不觉得生气,反而觉得项栎栎的玉手还一如当年那般柔软。


  沈珉桓轻咳一声,将脑中乱七八糟的想法赶出去。


  “你这是做什么?”沈珉桓巴巴的凑到了项栎栎的身边,看着她手中一系列的操作,却是完全看不懂。


  项栎栎没有理睬沈珉桓,手中的动作不断。


  因为经验丰富,所以她采样的动作很快。


  等收集好样本之后,项栎栎将样品放在专门的仪器中,然后脱下胶手套,拍了拍手道,“样本我会让人送去检验,等结果出来,会有人通知你。”


  沈珉桓了然的点了点头,转而听到项栎栎后面一句话,于是很不客气的道,“既然是在你这边出了事,我觉得通知也应该是由你来通知。”


  这样一来,他说不定就能够知道项栎栎现在用的电话号码了。


  “呵呵。”项栎栎冷笑了一下,就在沈珉桓以为对方要答应的时候,她却是薄唇微启,很是冷漠的丢下了两个字,“做梦。”


  “你这什么医生、什么医品!不要太过分了啊!”王若苳一听说样本要送去检查就有些心虚,此时听到项栎栎说话这么不客气,更加受不了了,她梗着脖子一脸气愤的道,“你们院长呢!我要找你们院长投诉!”


  本来王若苳以为这样说项栎栎会害怕,可是项栎栎却耸了耸肩,然后将手术室的门打开,往外面指了指,“楼下找前台,记得说清楚,投诉的是我项栎栎。”


  那副完全不在意的样子,将王若苳气的几乎要爆炸。


  沈珉桓没有说话。


  自从见到项栎栎之后,他的视线就一直被她吸引着。


  对待外人,她还是一如既往的不客气。


  遥想到当年两人不熟悉的时候,项栎栎也曾经这么对待自己,沈珉桓就有几分亲切的感觉。


  他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


  “还不走?”项栎栎见沈珉桓和王若苳还杵在手术室不走,再次不客气的开口赶人。


  “这就走。”沈珉桓虽然也不舍得离开,但是他深知有些事情不能够过分,反正现在知道项栎栎在这边工作,以后有的是机会。


  此时门口正好有个小护士路过,项栎栎将人给喊进来,吩咐她看着点手术室,就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沈珉桓望着项栎栎离开的背影,已经开始期待起她的电话来了。


  “沈先生!这家医院实在是太过分了!”王若苳见项栎栎走了,立马继续跟沈珉桓告状。


  沈珉桓看着项栎栎的眼神让王若苳有些心惊,认识他这么多年,她从来不不知道除了汽车之外,对什么都不在意的沈珉桓竟然还有这样的一面。


  她迫切的想要做些什么来让自己稍微心安一点。


  “医院过分?”等项栎栎的背影完全消失在视线中之后,沈珉桓才看了王若苳一眼,收敛起嘴角自从看到项栎栎之后就一直带着温和笑意,冷笑了一下,“过分的到底是谁,王小姐心里怕是还没有一点底数。出去之前,是谁再三的保证一定会照顾好乐乐?”


  “沈……”王若苳被沈珉桓看了一眼,却是有一种置身冰窖的感觉,她张了张嘴,迫切的想要为自己解释一下。


  “不用跟我解释。”沈珉桓却是摆了摆手,完全没有要听的意思,“留着跟我妈解释去吧!”


  说完,沈珉桓再也不看王若苳一点,重新走回了手术台前,沉默了一会,最终还是伸手将多乐的遗体抱了起来,准备带回家。


  王若苳脸色惨白的站在一旁,就是连追都忘记追上去了。


  她觉得自己要完了。


  沈夫人完全将多乐当成是自己的孩子在看待,可是因为她,多乐却死了……


  不对不对,根本就不是因为她!明明是因为那个没有一点医术的项栎栎!


  王若苳这么一想,勉强又恢复了一点镇定,踩着高跟鞋,离开了医院。


  过了几天,沈珉桓左等右等等不到项栎栎的电话,到底还是坐不住了,又开车来了宠物医院。


  刚进门,前台的人就认出对方来了。


  毕竟长得这么帅又那么有气质的宠物主人可是并不多见的。


  可是前台的脸色却并不好看,因为之前王若苳闹着要医院负责的事情已经传开了,前台深怕对方是来找项栎栎算账的,拿出手机,就准备给对方发个消息警报一下。


  “项医生在吗?”沈珉桓目的明确,进门就直接问道。


  “项医生不在!”前台有些紧张,说话的嗓音就忍不住的大了几分。


  沈珉桓挑眉,还没来得及问什么就听到门口传来开门声,斜眼看了过去,就见项栎栎出现在门口。


  可是还没等沈珉桓高兴的打招呼,只听旁边传来一个女孩稚嫩的叫声,“妈妈,我会很乖的。”


  真好



  项栎栎这会却有些发愁。


  项子恬的年纪已经到了要去学前班的时候,可是这些年在国外她们俩一直相依为命,这也导致孩子对她非常的依赖。


  听说要被送到学前班去,懂事的项子恬乖乖的答应了,但是等项栎栎将人送到学校准备离开的时候,项子恬却是紧紧的抓住她衣服不让走。


  项子恬也不哭,就是瘪着嘴,一脸无辜的看着项栎栎。


  对于孩子,项栎栎自然是冷不下心肠的,最终也没能够狠心将孩子直接丢在学校,父母今天正好有事外出,所以项栎栎只能够将人给带到了医院来。


  听到项子恬说自己会乖乖的,项栎栎只觉得自己的心都化了。


  她女儿真的是太可爱太懂事了。


  “乖,等会中午妈妈带你出去吃好吃的。”项栎栎蹲下身子,捏了捏项子恬的小手,笑眯眯的说道。


  她的面容温和,跟平日里冷若冰霜的样子完全是两个模样。


  沈珉桓却是整个人都呆愣在了原地。


  这么温柔的项栎栎他是熟悉的,曾经她也卸下了所有的伪装,温柔的站在他的身边。


  他是怀念的。


  但是这并不代表他希望在这种情况下看来。


  项栎栎已经有了孩子。


  这个认知让沈珉桓有一种慌张感。


  他竟然有些想要落荒而逃。


  “项医生,有人——找你。”前台见项栎栎似乎根本没有注意到沈珉桓的存在,开口提醒了一句。


  项栎栎这才注意到了沈珉桓在这里。


  她吓了一跳,下意识的站起身子,将项子恬藏在了自己的身后。


  “你来干什么?!”温柔不见,剩下的只有冷漠与疏远。


  “我路过这边,就想着进来看下有没有合适的狗。”沈珉桓这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胡乱的想了一个借口,到底到底还是没忍住问道,“那是——你孩子?”


  项子恬这会从项栎栎的身后探出了一个小脑袋,她看上去就两三岁的样子,很是小小的一只,看上去可爱极了。


  那双眼睛更是像极了项栎栎。


  “是。”项栎栎除了一开始有些慌乱,这会已经冷静了下来,她想了想,觉得沈珉桓应该看不出来什么,于是将项子恬从身后轻轻的牵了出来,“这是我女儿,恬恬,叫叔叔。”


  项子恬歪着脑袋看了沈珉桓一眼。


  不知道为什么对眼前这个叔叔非常的有好感。


  她甜甜的朝着沈珉桓笑了笑,乖巧的叫了一声,“叔叔好。”


  人如其名,项子恬却是非常的甜。


  就是沈珉桓本来知道项子恬是项栎栎的女儿之后心里有些别扭,此时也是完全被项子恬的甜美笑容给笑得心都柔化了几分。


  “沈先生既然是来挑狗的,那就让人带你去挑吧。”项栎栎见沈珉桓往前走了两步似乎是想要跟项子恬多接触,她赶紧将项子恬给抱了起来,丢下这么一句话,就直接往自己的办公室去了。


  项子恬被项栎栎抱着,还不让朝沈珉桓挥了挥小手说再见。


  那可爱的模样,让这边的一群人都为之倾倒。


  “项医生的女儿实在是太可爱了!要是我以后的孩子能够有这么一半可爱就好了!”前台呆呆的看着项栎栎离开的方向满脸的憧憬。


  沈珉桓望着项栎栎的方向也有些出神。


  重新见到项栎栎让他多年沉寂的心再次波动了起来,本来都已经计划好再将项栎栎给追回来,可是突然得知对方有了孩子……有了孩子,那就说明也有了丈夫。


  想到这里,沈珉桓心底一阵失落——他根本就不能够想象项栎栎对别的男人温柔写意的模样。


  “沈先生,你想要挑选什么样的狗?目前医院品种比较齐全,不过有几只还比较小,还不到能够出售的时候,但是可以接受预定。”前台见沈珉桓还在,想到之前他说要挑狗,于是在一旁轻声喊了一句。


  沈珉桓刚刚不过是随口找了一个借口,这会见前台提起,也不好拒绝,于是跟着对方一起到了专门养着小狗的地方。


  才刚进门,旁边围栏里的一圈雪团似的小狗崽就凑了过来。


  其中有一种咧开嘴巴在喘气,那模样,就像是在笑一样。


  沈珉桓看到那只狗,不知道怎么的就想起了项栎栎女儿的微笑。


  “这是萨摩,又叫微笑天使,很可爱很粘人的一个品种。”前台见沈珉桓驻足在此,于是跟着解释道。


  “微笑天使——”沈珉桓看着那狗,不动神色的说道,“项医生的女儿笑起来也和可爱。”


  “可不是!”前台也没多想一提到项子恬那眼睛都亮了起来,“我从来没见过这么可爱的孩子!不过项医生长得那么好看,她的女儿可爱也是正常的,毕竟基因那么好。”


  “是啊,那是不是恬恬的爸爸,也长得不错?”沈珉桓眼睛还看着那群雪团子,但是耳朵却已经竖了起来。


  “哎?”前台愣了一下,然后才接着道,“我们都没见过项医生的老公噢……不过听她说,她老公已经去世了。”


  沈珉桓放在身侧的手一紧,他没想到项栎栎的老公竟然已经去世,在诧异的同时,心里竟然生出了几分新的希望来。


  “真好!”沈珉桓情不自禁的感慨了一句。


  对于那个已经死了的男人,完全没有任何的同情心。


  “什么?”前台没听清楚又问了一句。


  “没什么,我说这狗真好。”沈珉桓微微笑了一下,“我就要那只了。”


  他点了点之前咧嘴“微笑”的雪团子,决定定下来这只。


  “现在只能预定,他们的疫苗还差最后一针!”前台见沈珉桓这么的干脆,也是有些欣喜,毕竟卖出去了她也是有提成的。


  “行,最后一针什么时候。”沈珉桓完全不在意,他正巴不得能够找更多的借口来这医院呢。


  “三天以后就能打最后一针了!到时候沈先生就可以将它接回家。”前台翻看了一下旁边的记录本,然后解释道。


  “可以,那我三天后再来。”沈珉桓定了下来,对于三天后能够再来看项栎栎,觉得有些期待。


  前台于是带着沈珉桓回到了前厅,做了登记付了定金之后,沈珉桓就离开了宠物医院。


  他并不知道的是,家中沈夫人已经从王若苳的口中得知了项栎栎这个旧人出现在沈珉桓面前的消息。

点击“阅读原文”阅读后续精彩情节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