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8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0-10-12 12:31:17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叶梦早早出门,她不信今天遇不到傅境寒。

她到傅境寒律所时门还上着锁,早上没有吃饭,她有些低血糖只好蹲坐在一边。

不知过了多久,一双蹭亮的皮鞋出现在她的视线之中,她抬眸,傅境寒正居高临下的目光审视着她。

“你来了。”这是两个人见面多次以来叶梦对他最好的语气。

俗话说,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错了,应该是要求人的时候不得不低头。

她准备站起来,却因低血糖还未站稳人就朝傅境寒怀里摔去,傅境寒伸手搂住她,“你没事吧?”

“没吃早饭。”她弱弱说了一声。

叶梦的低血糖可不是闹着玩的,严重的时候可能要人命,也不至于挂掉,只是很严重。

“还能走吗?”

一瞬间,他的温柔暖进她的心窝,连忙点头,“可以的。”

从他怀中起来,看着他开门,跟着他进去。

进了办公室,傅境寒扔了一根巧克力给她,“我这里没吃的,暂时先用这个缓缓。”

“谢谢。”

她难得与人道谢。

其实她也不是那么不讲道理。只是多年来的经历让她自我保护意识强。

傅境寒拨了一个电话,让朱迅买份早餐过来。

他挂了电话,看了一眼沙发上净白的小脸,“找我有事?”

“嗯。”叶梦咀嚼着,“傅境寒,我闯祸了。”她的声音柔柔的,像是在撒娇。待说完之后,她心底一声妈呀,她怎么了?她这是怎么了?怎么会向傅境寒撒娇。

瞬间,脸烧了起来。仿佛就像一个十七八岁犯错的姑娘。

男人意味深长“嗯~~”了一声,递了一杯水给她,“谢谢。”

“具体点。”

叶梦心底打结啊,不知道这男人听后会有什么想法。

“就是我拉你垫背。”

“嗯——”傅境寒蹙眉,完全没有搞懂她到底要说什么。

叶梦咬牙,算了,反正要死,一次性死了算了,“我对我大哥说,你是我男朋友。”

傅境寒面色无波,还反问了一句,“然后呢!”嘴角噙着的那抹笑一闪而过。

“然后就是~~你能不能今晚上和我回家吃饭?”她一口气快速念完,反正要死就死,要活就活。

看着叶梦说完紧闭上眼,一副要死的样子,傅境寒是哭笑不得,“你这幅表情,让我想到底该不该答应?”

闻言,叶梦瞬间睁开眼睛从沙发上跳起来,冲到他跟前拉住他的手,这一动作让傅境寒也一愣,而当事人完全没有反应过来,“我不管,都是你的错,谁让你前一晚带我出去,我被我哥询问,所以只要这样说。”

这撒谎撒的溜圆,毫无破绽啊。

傅境寒的目光从她拉着的手上缓缓上移,不紧不慢道:“所以你的意思是,我的错?”

“当然,但~~也不全是。”叶梦狠下心,反正都说到这份上了,不成功拖也拖去,“傅境寒,就拜托你,大人大量原谅之前我的过错,然后帮我迈过这关。”当时会把他当挡箭牌完全是因为她脑袋中找不到别的男人可以挡一下。

“这倒不是问题,不过我不能让自己吃亏吧。”

汗,她就知道和律师这种动物打交道绝对不是那么轻易成功的。

“你说,只要我能办到。”

“正好我最近被催婚,我陪你去演场戏,你也陪我演一场。”

叶梦眉心微蹙,这样听起来好像也不吃亏,算是扯平。

“好,一言为定。”

然,事情的发展好像并非在叶梦的意料中。

“喂,你带我来这里做什么?”叶梦看着商场,搞不懂这男人带自己来这里做什么。

傅境寒停下步伐,低头看她,“虽说是演戏,也要逼真一点不是吗?”

“哈”

什么意思,她到现在也是一头雾水。

“你爸妈喜欢什么?”

“喜欢什么?”

等等,这怎么好像有种女婿要上门的感觉。(梦梦啊,你的感觉对了。)

她上前拉住傅境寒,因身高差,她不得不抬头看他,“傅律师,你搞这么隆重好吗?我压力大。”

MMD,她就撒个谎,现在要圆无数个谎,下一次她再也不这样做了。

傅境寒好整以暇看她,“总之我不可能空着手去吧!你爸妈怎样想我?如果你带你真的男朋友上门,并且还是第一次,就这样去,你爸妈对他的第一印象估计大打折扣。虽然我们是假的,但做戏要逼真,不然我想以你们家人的智商会识破吧!”

好像也是哈。

不过,她怎么觉得好像哪里不对劲。

“走吧。”

“哦。”她就像一个小媳妇一样跟着傅境寒身边。

“你爸喜欢什么?”

“喝茶,算吗?”

傅境寒低头看她一眼,叶梦不解,她说错了吗?

“你妈妈呢!”

“我······”她脑袋搜寻,好像······好像······糟糕,记忆短缺了。

傅境寒无奈摇头,这丫头看是没救了。

带着她去了一家珠宝店准备给方楠选个玉镯,“听说女人戴玉对身体好。”

看着面前的展柜,叶梦瞠目,他该不会是要给自己母亲买玉镯吧!

连忙拉过他的手,“别买,我妈都有。”

“那你说买什么?”

叶梦绞尽脑汁,没有想到。

最终还是选了一个玉镯,色泽上好。叶梦盯着傅境寒手中的袋子看,五万啊,这演场戏的开销真大。

成功购买东西,傅境寒开车,轻车熟路抵达叶家。

叶梦诧异看他,“你怎么知道我家?”

“以后你就知道了。”

叶梦目光一直落在他身上,从他下车绕过车前到他来给自己开门,她真想问问他到底是什么人。

许是听到车子的声音,叶梦刚下车,方楠兴高采烈从里面迎了出来,“梦梦。”方楠走到车边,“这是······”

叶梦看了一眼傅境寒,面色微微尴尬,介绍着:“傅境寒,我男友。”

傅境寒礼貌应着,“伯母好,我是傅境寒,梦梦的男朋友。”

“你好你好,快屋里坐。”

傅境寒将后排座椅上的东西拎了出来,叶梦挽上方楠的手,方楠低语:“看起来还不错,我女儿眼光好。”

叶梦不想发表言论,自己母亲或许也是外貌协会的吧!

进了屋,叶梦找了一双拖鞋给傅境寒,低声道:“待会他们要是询问你什么,你不用答,我来。”

傅境寒没有说话。

叶梦看他一眼,“听到没有?”妻子的口吻。

“嗯。”

两个人朝里走,傅境寒将手中的礼物放在桌上,“伯父伯母,一点小心意。”

叶凌凹着眼镜上下打量傅境寒,面色沉沉。

感受到气氛有点凝重,叶梦咳嗽两声,“爸。”

叶凌扬了一下下巴,“坐吧。”一副我是老子的模样。

两人挨着坐下。

方楠和蔼,“喝茶,别拘束,把这里当成自己家。”

叶梦:母亲这自来熟的习惯怎么还不改改啊。

“谢谢伯母。”

叶凌轻咳,“对了,你是做什么工作的。”

明显听出叶凌口气不善,叶梦也压抑啊,抢话,“爸,他叫傅境寒,然后是律师。”

“你们同行?”听到这个,叶凌的脸色更是没好到哪里去,他本身就不赞同叶梦当律师,现在好了,找个男朋友还是律师。

“算是。”

叶梦内心感慨,这气氛咋比叶余生在的时候还要凝重啊。压低声音道:“别管我爸的,他就是这样。”

傅境寒看她,“好像你爸也没说什么啊。”

她一愣,难道是她心里有鬼?

叶凌喊傅境寒陪他下棋,叶梦被方楠喊去厨房帮忙,“你怎么认识的?”

叶梦摘着菜,要是告诉自己母亲是打官司,还是叶氏集团的官司,估计会被气吐血,“就是这样认识的?”

“怎样?”面对叶梦的敷衍,穷追不舍。

她还没有想好怎样开口,方楠开口,“梦梦啊,你可是我们的掌上明珠,婚姻大事可要好好选择,你不管和谁结婚我和你爸都支持,但是这个人的人品需要我们来把关,你爸你大哥答应才行,知道不?”

汗,说来说去,她的婚姻大事还是需要经过他们的同意。

叶梦扯着嘴角一笑,“妈,您放心吧!我马上31了,我还不知道轻重?”

她真想说,你们真的想多了,反正她和傅境寒是假的。

“你知道就好,别人还没有看透就把自己送出去了。”

天,这都哪儿跟哪儿,扯远了。

“我去看他们下棋。”灰溜溜跑掉。

晚饭,叶余生和林相思没有回来,不知是不是故意的。叶梦也没有管那么多。

好像叶凌经过和傅境寒下了几盘棋后对傅境寒的关系有所改善,甚至好像还有点好,在送他们走的时候,她明显感受到了。

车内,“傅境寒,你对我爸做了什么?”

开车的人扭头看她,“做什么?”

“我爸对你好像很好。”这可不是她想要的结果。

“嗯~~”男人嘴角挂起一抹笑,“难道你不觉得长辈都会喜欢我这种类型的?”

大哥,谁给您的自信啊。

“傅境寒,你多少岁了?”

36岁”

“我怎么觉得你才三岁?”一点也不稳重、成熟。

恍然间,叶梦瞪大眼,目光惊诧看他,“什······什么?你36岁?”说真的,她对他有印象的第一次,她以为这个男人顶多30岁,高高瘦瘦的,细皮嫩肉的,完全没往30以上想。而她也全然忘了她查过他的资料。

好吧,她惊讶过头了。估计高知识分子年龄都大。

她很八卦的问了一句,“你已婚?”

“未婚。”

他突然好想知道这女人脑袋是什么结构组成的。

她长吁一口气,幸好幸好。

忽然,耳边传来一道声音,“叶梦,你是不是没记性?”

“啊?”了一声。

傅境寒对她是完全折服了,“别告诉我你忘了你还要以我女朋友身份去我家?”

哦,是,她已经忘了还有这茬。

讪讪笑道:“当然没忘。”


ps:突然觉得梦梦好可爱,其实她也不小了,昨天翻人物笔记的时候我也愣了,她马上也31岁了,曾经的伤都远去,现在值得一个好男人来爱她。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