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戒专栏——短篇爱情故事,④曾于雨中牵手,却慢慢淡了掌心温热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0-05-22 15:25:18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书接上文:

  

赵小磊无意中听到景璐母亲的话后,就感觉自己被羞辱了。他知道自己家里条件很一般,甚至跟景璐家去比的话,可以说是贫穷。但父母养育他二十多年,教会他的是用一双手去创造生活,而不是去冲谁点头哈腰的讨口饭吃。

  

以赵小磊的三观去看待世界,你景璐家再有钱,条件再好,那跟我又有什么关系呢?我只是单纯的喜欢你姑娘,想要在一起,但这并不代表我要接受你的侮辱和无端的厌恶。

  

你不喜欢我,我走就是了。

  

暴雨!刚刚还晴朗的天空,突然下起了暴雨,赵小磊来到楼下之后,就躲在一处超市门口的雨搭下面,低头点了根烟抽。

  

楼上。

  

景璐在无声从包里往外掏着东西,做出一副要走的样子。刚开始她的母亲没管,以为这俩小孩都是在耍小性子,但忍了一会发现,景璐连住房的房门钥匙,还有包里的部分货款现金都拿了出来。

  

“你要干什么?”母亲问了一句。

  

“和小磊回老家。”

  

“你是不是疯了,你没长脑子的吗?”母亲很愤怒的喝问道:“我养了你这么多年,就让一穷小子给骗到手了,我骂他两句不应该吗?我不是他长辈吗?”

  

景璐看着母亲,沉默许久后回了一句:“妈,你没做生意之前,咱家也穷过。你每次骂他,就都好像是在瞧不起我。我夹在你们两个中间,真的快要被逼疯了!小磊每天面对你都是心惊胆战的,你没有发现吗?只要你一进家门,所有人大气都不敢喘,这种生活太压抑了。我受不了了,我们回老家,离你远点,你心情也能好一点。”

  

话音落,景璐拿着包转身就走。

  

“……这个店是给你开的,你俩走了,我和你爸还能不能干下去了?”景璐母亲低吼着喝问道。

  

景璐没有吭声,推门就下了楼。

  

……

  

室外,暴雨滂沱,赵小磊盯着宛若落汤鸡的景璐,皱眉问了一句:“你傻啊,你跟我出来干什么?”

  

“整个北J,你就我一个亲人,我要都不搭理你了,你不得上吊啊?”景璐言语非常轻松的回了一句。

  

赵小磊看着她,低头沉默许久后问道:“露露,你是不是跟我在一块,感觉特别累呀?”

  

景璐咬了咬嘴唇,用手刮着赵小磊的鼻子回应道:“谁让我选你了呢!”

  

“露露,我真的很努力了,很想把所有事情都干好,但我得用时间啊……!”赵小磊内心既自责又有些无力的说了一句。

  

“你兜里还有钱吗?”景璐岔开话题问了一句。

  

“不到一千块钱。”赵小磊如实回应道。

  

“我也差不多。”景璐像哥们似的搂着赵小磊的脖子,笑眯眯的说道:“我们晚上吃顿好的,去火车站买张票,明天回老家。”

  

赵小磊伸着胳膊,将景璐脸上的雨水擦拭干净,轻声回了一句:“净说些傻话!”

  

雨小了一些,二人牵手一路小跑,随便选了一家火锅店吃了口热的。在吃饭过程中,赵小磊偷偷给母亲打了个电话。

  

“妈,你干嘛呢?”

  

“跟你几个阿姨在打麻将。”赵小磊母亲笑着问道:“儿子,你在北J过的怎么样啊?”

  

“挺好的啊。”

  

“你在那边跟露露父母生活在一块,要勤快点,每天早点起,别让人家说你。”赵小磊的母亲完全不知道自己儿子在这边过的是什么生活,每回二人打电话,赵小磊总说自己很好,跟景璐父母相处的也很愉快。

  

“我知道的。”赵小磊点了点头。

  

“兜里还有钱花吗?”

  

“妈,我正要和你说,我想弄个淘B店,帮着景璐父母在网上卖些货,毕竟我们是干批发的,价格有一定优势,所以……!”赵小磊说到这里又停顿了下来。

  

“要多少钱啊?”

  

“……两三万吧。”

  

“家里没有那么多,我和你爸张罗张罗吧。”

  

“妈,这钱我还。”

  

“你欠我的多了,还得起吗?”母亲撇嘴回应道:“好好干,我和你爸能帮你的,也就这么多了。”

  

“哎!”

  

……

  

当天晚上,赵小磊和景璐找了个宾馆住下,并且临睡之前还如饥似渴的亲.热了两发。因为之前二人是和景璐母亲住在一块的,所以俩人根本没有同居的机会,景璐母亲从二人来到北J的第一天,就跟景璐说过:“我看不见也就拉倒了,但跟我住一起,你俩不能睡一张床上,我心理不平衡。”

  

景璐曾经抗争过,但属实没什么卵用,而她也不想让自己母亲和赵小磊的关系特别紧张,所以俩人平时想要有点亲密举动,都得趁母亲不在家,然后迅速的偷个情,连用过的纸.巾都不敢扔在卫生间的垃圾桶。

  

睡觉之前,赵小磊没有跟景璐谈过自己管家里要钱的事儿,而是等第二天景璐醒了之后,准备叫他去火车站买票的时候,俩人才再次沟通了一下。

  

“媳妇,咱俩不能走。”赵小磊掰手指头跟景璐分析道:“你要想和我在一块,就不能走。”

  

“为毛啊?”

  

“你想啊,你妈弄这个店,投了这么多钱,主要是带着咱俩干,或者说是带着你干。但我要把你领走了,那她就得恨死我,以后我俩都没法见面了,你明白吗?”赵小磊攥着景璐的手说道:“得不到老人祝福的婚姻,就是悲剧。你妈不喜欢我,我也不太喜欢她,但毕竟不能弄的太僵。”

  

景璐闻声也沉默了下来。

  

“咱俩还是留下,你继续在店里上班,而我准备找个别的事儿干。”赵小磊继续说了一句。

  

“你找什么事儿啊?”

  

“我准备开个淘B店。你没注意到吗,跟咱合作的不少客户,都在淘B有店,而且卖的也不错。”赵小磊轻声解释:“你家有货源,我有时间,我可以从你家进货在网上卖,你就拿我当客户就行了呗。”

  

“……那钱从哪儿来啊?”

  

“嘿嘿,我妈支援我了呗。她早上帮我打了三万块钱,我算了一下,咱租个房子,买台电脑,再去动物园旁边找两个模特拍照,这些钱足够了。”赵小磊笑着回应道。

  

“哇,还是我老婆婆明事理啊,疼咱俩,说给三万就给三万。”景璐也挺开心的说道:“你要是真能干好淘B店,那也算给我长脸了,我在我妈那儿也能挺起腰板啊!”

  

“必须滴。”赵小磊点头。

  

“那咱们先租房子,再一块去找找模特什么的。”

  

“你怎么听不明白啊,我是让你先回店里上班。”

  

“不,姐儿也是有脾气的人,她昨天骂我了,我要吓唬吓唬她,先不回去。”景璐古灵精怪的说道:“等她先给我打电话!”

  

“……她不会以为是我捅咕你不回家的吧。”

  

“你是真的怂。”

  

“傻屌,我只是太爱你。”

  

“滚,嘴上抹蜜了?快吃,快吃,一会去租房子。”

  

“好的,皇额娘!”赵小磊怂怂的点了点头。

  

就这样,二人当天就在动物园附近租了房子,两室一厅,二人只留了一间房住,其他的地方准备全部囤货。

  

房子租完了之后,赵小磊就又攒了个很便宜的电脑,并且找了一个专门给淘B店主做平面设计的店铺,请模特拍了不少照片。

  

在准备开淘B店的过程中,景璐就重新回到了店里,继续跟着母亲工作。

  

……

  

转眼间,四个多月的时间就过去了,赵小磊的淘B店开的不算火,但也基本开始进钱了。因为那时候淘B刚推出商城系统,和配套的直通车推广,所以赵小磊花了一点钱做广告费,也算赶上了淘B真正崛起的第一班车,跟着风潮挣了点小钱。

  

可景璐和赵小磊都没想到的是,俩人虽然小钱不太缺了,经济也开始慢慢的独立,但却碰到了真正的问题。

  

从景璐回到店里重新上班之后,景璐的母亲就没有再提过看不上赵小磊的话,甚至闲着没事儿的时候,还会叫赵小磊一块出来吃个饭,随便聊聊。可这些做法却没有拉近双方之间的距离,并且还让小磊和景璐的关系有些淡淡的飘远了。

  

冬天对于服装市场来说,那是大旺季,尤其是年前左右,更是各个批发市场大量出货的最佳时机,所以景璐就不停的被母亲带着见各种客户,各种工厂老板,经常在北J,香港,还有广州来回跑。

  

有人可能不太理解,说一个搞服装的去广州能理解,因为那里毕竟是服装工厂的聚集地,起源地,但为什么要去香港呢?

  

其实这是服装行业的一个潜规则,很多搞批发的老板,为了自己做出爆款,一般都会去香港那边买奢侈品样板,比如古琦,LV,香奈儿,阿玛尼等大品牌。

  

每当这些大品牌在换季时推出新款的时候,就有不少批发老板去香港那里自己挑选中意的服装样子,随即花钱买下来,再拿去工厂进行改板。样子只要稍微一变,再打上自己的服装LOGO,那就是自己的新款服装。

  

所以,景璐的母亲在最近一段时间,经常带着景璐全国各地的乱跑,不光带她一块去选板,而且还带她参加各种朋友聚会。每次聚会的时候,其他工厂或客户老板的儿女,也都会一块过来玩,大家经常见面。

  

刚开始景璐也有些反感这些场合,但次数多了,她也就习惯了,并且有的时候还经常会跟妈妈撒个娇:“你看东力厂老板的姑娘,出门不是LV就是香奈儿,你啥时候也给我买一个呗?我不是你亲闺女咋地,拎着二百块钱破包,你不羞愧吗?”

  

母亲每当听到这话,总是用开玩笑的口吻回应道:“你都成人了,有对象了,你老讹我干什么?让你对象给你买啊,你对象不也是小老板吗?”

  

景璐每当听到这种话,都是挺无奈的回应道:“他不是刚起步吗?”

  

“那这不是你选的吗?有已经起了步的你不选,你非得选一个啥也没有的。那咋办,你陪着他一步步来呗?!”母亲依旧言语充满调侃。

  

景璐听到这话,也就不再吭声了。

  

……

  

景璐每天过着什么样的生活,接触的都是什么圈子,赵小磊是不清楚的,也脑补不出来的,他只知道自己和景璐见面的时间越来越少了。

  

这种感觉很不好,因为赵小磊此刻虽然依旧坚信景璐不会变心,但却能感觉到俩人如火一般热烈的感情,在无意中流逝着。

  

一周之中,赵小磊能见景璐的次数也就两三次。因为大多数的时候,景璐跑完客户就很晚了,再折腾回来实在太累,所以就会选择在母亲那里居住。而有意思的是,母亲这时候竟不再管着景璐了,甚至有的时候还问她:“你不去小磊那儿呆一天啊?”

  

“折腾的太累了,不想动了,就想睡觉。”景璐总有些精疲力尽的说道。

  

其实景璐的累,绝对不是借口。因为店里的人少,她每天在档口的时候就要不停打电话催货,发货,晚上下班还要跟着父母一块去小工厂督促样板,所以即使她回到赵小磊那里,二人也是很少像以前那样躺在床上聊天,基本都是洗漱,匆忙做个爱,然后呼呼大睡。

  

时间一长,赵小磊心里也有了变化,他突然感觉自己在北J很孤独,经常一个人发完货,躺在床上胡思乱想。

  

她又喝酒去了?

  

又去跟她妈参加聚会了?

  

聚会上有没有跟她同龄的男孩啊?

  

“……!”

  

越胡思乱想,内心越是烦闷,而且赵小磊经常会反问自己:“如果那次吵架之后,他任性的直接带着景璐回老家,那现在会不会就不是这个局面呢?”

  

他有点后悔,因为他感觉两个人远了……

  

……

  

怀着忐忑与煎熬,赵小磊终于熬到了农历小年,因为之前说好的,小年过后这边的档口就准备歇业了,大家一块回老家过新年。

  

前一天晚上,赵小磊给景璐打电话,但对方没有接,反而是老家的三宝给他来了个信儿。

  

内容很简单,三宝和魏宸宸竟然要结婚了……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