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媚儿鬼故事之梦魁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0-05-27 14:58:59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凌锋是一个高中山,外表俊秀,学习成绩优异,体育成绩也挺好,在学校里不乏有追求者。本来正值青春年华,日子应该过得很是自在。但,凌锋近来总被一个梦境纠缠,一个很真实的梦,凌锋只要一入睡就会进入那个梦境。本来学习就没轻松过,睡了还要在梦里工作,可把自己折腾得不成人样了。前几天学校附近来了一个占卜师,因他精确预言一班公交会出车祸,成功保得十几名学生安全,在学校里可是名闻遐迩。凌锋现在来找占卜师,就是希望占卜师能帮自己逃离魔境。

“小兄弟,你身上阴气很重啊!”占卜师沙哑低沉的说。占仆师岁数已高,穿着一身老式汉服,十足一副大师的样子。
凌锋这可诧异了,自己都还没开口,凌锋犹疑地问:“那,你知道我为什么找你吗?”
“小兄弟,你身上阴气如此之重,必定是被梦魁盯上了,你是要我帮你逃离一个逃不开的梦境把?”占卜师说。
“你···你真的知道?梦魁?梦魁是什么东西?我到底该怎么办?”凌锋一听感觉自己找到救星了,兴奋地继续追问道。
“既然你已经被缠上了,为了解救你,我只好把天大的秘密揭晓了。梦魁乃是来自另一个世界的恶魔,梦魁于人世间无处不在,掌控所有梦境。梦魁正在逐步吸取你的记忆,要把你永远困于梦境啊!一个意识清醒的人,只要一梦醒,梦境的情况就记不了多少了。而你,是过于疲劳了,才使梦魁趁虚而入,想必你现实的记忆正逐步模糊,梦境里的世界变得越加真实,记忆越加深刻。看来,你是在劫难逃了。”
“那我到底该怎么办?大师,你一定要救救我。我不想死。”凌锋几乎是在恳求,哭腔地继续说道:“我不是怕死,我不能死,我不能离开这个世界,我不能丢下我妈妈孤零零一人。大师,你一定要帮我。”凌锋的爸爸死得早,由妈妈抚养带大。凌锋从小便立志,长大一定要努力赚钱,好好的孝敬妈妈,如果自己走了,那妈妈可怎么办?想到这里,凌锋不由地觉得心痛。
“我很想帮你,但主要还是要靠你自己,你现在脑海里的记忆已几乎完全沦陷于梦境世界,你现在还能记得你的妈妈与学校,想必你是一个很孝敬且学习比较刻苦的青年。幸亏你现在来找我,要不然,今晚你可能就一觉不醒了。”
“那我到底该怎么办?”凌锋又问了这个问题,只渴望占卜师快点告知自己。
“你要记住,今晚进入那个梦境,切忌要控制住自己意识,绝对不能让自己的意识被梦魁控制,要克制不去做它要你做的事。然后逃离那一个环境,往外奔跑,一直跑,一直跑,你便能跑回现实世界,获得自由。我真的很想帮你,但主要还是得靠你自己,你一定要努力控制住意识,加油把!你行的。我一定会帮你战胜梦魁的,你只要逃离梦魁给你设计的梦中的生活,你便自由了。你若遇到什么麻烦,尽管在梦中呼唤我,我会尽我最大的力量帮你。”如此有志向与孝敬的青年是很少的,占卜师不由为之所动,直想帮助凌锋。
“谢谢你,大师!”凌锋道完谢后,跟占卜师又聊了一会便回家了。
凌锋第一次觉得自己并不害怕入睡,他在心里默默的念着:有大师的帮助,我一定会战胜梦魁,我一定要战胜梦魁!
夜深了,凌锋醉意浓浓,一上床便入睡了。跟之前一样,凌锋一入睡便在另一个世界醒了。凌锋一醒来便不由自主得走向办公桌,坐了下来,一会敲打键盘,一会拿着笔拼命地写。“不,我为什么要这样。”凌锋拼命地叫唤着自己,但好像大脑意识是自己,而肉体并不属于自己,身体还是自顾自的忙碌着。凌锋气焰上来,一个劲地想要控制住自己。终于,凌锋成功了,他把笔狠狠地甩到墙上。“啪,啪”两身,笔撞上了墙便掉在地上。这是一个很宽敞的房间,少说也有两百平方米。书架足有8个,上面放满了书籍,房间里还有办公桌、床、单独隔开的一间厕所,生活必备品应有竟有。凌锋走向窗边,窗外面绿林遍野,这是一栋位于绿林中的别墅。通过玻璃窗反射出来的影像,凌锋第一次看清了梦境中的自己。淡淡的络腮胡,严重的黑眼圈,满脸憔悴。凌锋看着自己,心里默默地问:你是不是很痛苦?你是未来的我吗?你为什么会在这里?你为什么要不停地工作?你一定很想逃离这个“囚牢”把?今天,我就是来帮你的。凌锋一默念完,便搜寻起房间,终于找到一把大剪刀。没错,凌锋需要一个武器,以便对付任何想阻止他逃离这里的“人”。
凌锋走到门口,这个门是被外面锁住了,打不开。凌锋知道等会会有一个黑衣男子拿来食物,便匆匆逃离,又把门锁上。凌锋躲在门后,正想趁这时机往外逃。“吱嘎,吱嘎···”门打开了,凌锋立即往外冲。男子见凌锋往外跑,便冲冲追了上去。追到大厅,另外一个黑衣男子看到了,两人便联合起来要把凌锋逮住,好抓回房间。凌锋视情况绝不好逃,便抓紧剪刀,疯狂地刺向前面男子的眼睛,他疼得瘫倒在地,直呼叫。另一个男子抓紧了凌锋,凌锋往臀后拼命地刺着,不一会儿,男子的手便弛软了,凌锋便似离弦之箭,疯狂地往外跑。终于逃离这里了!凌锋一直跑,一直跑,凌锋心里想着:只要跑回现实世界自己就自由了,就可以好好地学习,好好地陪妈妈,就可以又见到她了,想到这里,凌锋心里满满的全是幸福的滋味。凌锋一直跑,一直跑,直到体力透支,昏睡过去。
凌锋迷迷糊糊地醒来,这,这里是哪里?这不是我的房间啊!我还没回到现实世界?还是原来梦境里的房间。哦,不,不是。凌锋看到了对面的另一个房间也有人,也是铁门。啊?这里竟然是一个监狱。“凌锋,有人来看你了,快点出来吧。”一个穿着制式服装的男子打开了门,说。凌锋没有理会,心里默默地说着:占卜师,你说过我逃离那个地方一直跑便能跑回现实世界的,你能听到我的声音吗?你现在在哪里?难道我真的要永远困在这个梦境了吗?我失败了吗?男子见凌锋没有反应便锁上门走了。不一会儿便有一男一女走进来,站在凌锋房间门口,看着凌锋。凌锋看到那个女子,那个女子,竟然是···竟然是自己现实世界,学校里一直暗恋的那个女孩。凌锋直直的看着眼前这个女孩,不,应该说是女人。现在的她显得更有女人味了,还是那么美,那么迷人。她看着凌锋,看着脏兮兮的凌锋,不一会儿眼角便逐渐渗出泪水。“我跟你说过,叫你不要熬夜,不要熬夜,你偏要。你看看你现在成什么样子了!”她满脸泪水,哭腔着,声音越来越大地继续说道:“你说过,你要给我幸福的,我要的幸福,不是自己享受荣华富贵,而自己的爱人每天没日没夜的工作。我喜欢的不是你的赚的钱,而是你,凌锋。”她的“凌锋”两个字说得格外尖锐。话一说完,她腿一软,几乎要晕倒,旁边的男子迅速将她扶住,轻声地说道:“为这种男人不值得,他赚钱不一定是为了你,也许他有其它目的。好了,我们走吧!”凌锋看到男子的手指上带着一枚戒指,眼睛便不由自主地朝她的手指看去,果然,他们是一对夫妻。男子扶着虚弱的她,慢慢地朝外面走去。凌锋看着她与男子离去的身影,此时如万箭穿心,无数条虫子在啃食着自己的心。凌锋虽然知道这只是梦魁构造的一个梦境,这是假的,但看着自己心爱的女孩跟另一个男子在一起,还是莫名的觉得心如刀割。
凌锋在监狱里迷迷糊糊地不知度过了多少个夜晚,他始终活在这里。现实世界里的东西他好像记不住什么了,只记得那个占卜师,还是苦苦地等待着他能将自己带回现实世界。今天不同往日的是,他一早便被带出了房间,走到一个宽敞的地方。原来,是要枪毙了。“呵呵,梦魁,你是想折磨死我!”凌锋对着空气讥讽地说。凌锋闭上了眼睛,心里默念着:大师,大师,我在这个世界里都要死了,我在这个世界死了,便能回到现实世界了吗?大师,大师,带我回去把,带我回去吧···“啪啪···啪”一阵枪声过后,凌锋跪倒在地,临死前内心还一直呼唤着一个并不存在的占卜师把他带回梦境······没错,梦魁成功的杀害了凌锋。梦魁构造了一个并不存在的占卜师,控制了熬夜极度频繁,意识模糊的凌锋。凌锋曾经是一个高中生,但并没有碰到过什么占卜师,凌锋活在了过去,迷失于现实。
梦魁,梦魁,梦魁是来自另一个世界,掌控人类世界所有梦境的恶魔,梦魁于无形中窥视着我们,搜寻着每一个可以入口的猎物。人世间每一个植物人,每一个精神病患者都是梦魁的杰作。人世间的所有罪恶都跟梦魁脱不了干系,梦魁能设计残杀任何被控制的人,亦能控制人类去杀另一个人,梦魁无恶不做。梦魁的存在只有一个目的,就是折磨人类。不要庆幸梦魁给你构造的美梦,担心被梦魁所迷幻,一睡不醒,永远沉浸在梦里,直到另一个世界已为植物人的你死亡才知道自己的无知。切忌,极度疲劳的人容易被梦魁掌控。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