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维13 | 痛苦之身

-回复 -浏览
楼主 2020-05-22 15:59:27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我们这一周的主题是“我思故我在?”,今天是第二讲,我们来谈谈埃克哈特·托利的另一个概念 “ 痛苦之身 ”


关于“向思维认同”和“痛苦之身”,托利在《当下的力量》一书中有过这样的论述:


通常,当下所产生的痛苦都是对现状的抗拒,也就是无意识地去抗拒本相的某种形式。

 从思维的层面来说,这种抗拒以批判的形式存在。

 从情绪的层面来说,它又以负面情绪的形式显现。痛苦的程度取决于你对当下的抗拒程度以及对思维的认同程度。


我觉得托利的意思是,痛苦是因为对真相的对抗。思维层面上,我们会以批判的方式对抗真相,身体层面上,对抗真相则会表现为情绪上的痛苦,而情绪上的痛苦又会转化为身体上的痛苦,两种痛苦结合在一起,就构成了痛苦之身。

这样听上去,你可能觉得很生涩,我来给你讲两个故事帮助你理解。一个是很著名的故事,一个是我自己的小故事。

这个著名的故事,发生在庄子身上。妻子去世之后,他鼓盆而歌,就是一边把瓦盆当鼓敲,一边唱歌。友人惠施前来吊唁,看到庄子这种做法很不满,于是指责他说:“你的妻子和你同居,为你抚养子女,如今老死,不哭就罢了,反而鼓盆唱歌,太过分了吧?”

庄子说:“不是这样的。她刚死时,我何尝不悲伤?但后来想,起初她没有生命,没有形体,没有气息。而后在若有若无的自然变化中,气息、形体、生命渐渐成形,如今她死亡,就如四季运行般自然。她已安息在大自然的房间中,而我却在旁边大哭,这样就显得太不通达自然的命理了。”

庄子这段话,我觉得真是理性情绪疗法和斯多葛主义登峰造极的表现。不同的看法导致不同体验。作为一般人,我们如果失去一位亲人,都会认为死是一件不好的事,会因此悲痛欲绝。特别是庄子的妻子,应该算是英年早逝吧,普通人会认为这尤其不幸,而当我们持有这种信念时,自然会痛苦。 

但是在庄子看来,死和生一样,都是“如四季运行般”的自然现象,而且她并不是彻底没有了,而是“安息在大自然的房间中”了,那又何必悲伤呢?

说完庄子这个特别的故事,我再说说我自己的一个小故事。

那是多年前的事了。有一天,我在洗碗,一个碗洗了三次才洗干净,我突然意识到,这里面有点不对劲。这么简单的事,我为什么做成这样子?于是,我放松下来,试着去体会,到底是什么东西影响着我,让我不能好好洗碗。

很快地,我捕捉到自己心中的一股怨气。我在洗碗的时候,似乎在对着一个人抱怨,这个人可以说是我当时的女友,也可以说是我的妈妈。

什么意思呢?我来解释一下。小时候,在妈妈面前,我是一个乖孩子。现在,在当时的女友那儿,我在做一个任劳任怨的男友。于是,我看似主动地在洗碗,但我其实不甘心,在对着她们抱怨,凭什么是我洗碗?为什么不是你做?

这种抱怨声似乎很微弱,如果不仔细觉知,真是听不到。然而同时,它又似乎非常强,就像是一堵墙,将我和洗碗这件事割裂开来。

明白了这一点后,我继续去捕捉这种细微的怨气,不评价、不判断,只是去体会,让这股怨气和围绕着它的一切东西流动。突然,有那么一刻,我的怨气彻底消失了,我全然沉浸到洗碗中,这时我感觉到水流流过手的感觉舒服极了,即便用手轻抹餐具上饭渣的感觉,都是完全的美好。

这种状态持续了大概几秒钟吧,非常美好,这是马丁·布伯说的“我与你”的关系,也是埃克哈特·托利所说的“活在当下”。活在当下的意思是你做什么就做什么,彻底全然地投入其中。

从此以后,我对自己有了更多觉知。我发现随便到任何一个场合,我第一时间都会不自觉地做一个工作:批判一切事物和人。我会觉得他们本来的样子是不对的,他们应该按照我的头脑对他们的想象而行动。

这是痛苦的重要原因,甚至是根本原因。我们的头脑,试图想象别人该如何如何,但当别人和我们的想象不符合时,我们就有了情绪痛苦产生,而情绪痛苦累积多了,就会变成身体痛苦,痛苦之身由此形成。而它形成的源头,正是我们对自己想法的自恋。

我们越是自恋,越是对自己的想法执着,特别是对我们关于别人该如何的想法执着,很容易导致巨大的痛苦,甚至是疯狂。

大概是十年前,我在广州一个小区讲课,课后一位年轻的妈妈问我,她该怎样让女儿不再痴迷于打电话。

原来,她正读中学的女儿在两年前迷上了网络聊天,管理着一个QQ群,每天都会花一定的时间。她认为这会影响女儿的学习,没有必要做,所以用种种办法让女儿不要玩QQ,最终剥夺了她用电脑的权力,如果要使用电脑就必须经过大人的同意。

女儿玩QQ这件事因此而消失了。但紧接着,一个更大的痛苦产生了,女儿喜欢上了用手机聊天,每天晚上都会用手机和朋友们聊不少时间。并且,这位年轻的妈妈越干涉女儿这件事,女儿用手机聊天的时间就越长,先是聊到晚上十点十一点,后来聊到凌晨一点两点,甚至更久。

相应的,妈妈对女儿聊天的事情越来越敏感,她经常会在女儿房间门口偷听女儿有没有电话聊天。如果有,她就会直接冲进女儿房间,对女儿大喊大叫,严重时会一边喊一边哭泣,女儿有时也会一边喊一边哭。这时,她先生和她公公婆婆都会从床上爬起来,一起冲到小女孩的房间里,一边安抚她,一边训斥女儿。

她声泪俱下地给我讲述她的不幸,讲到后来全家人都搅在一起时,她特别痛苦,觉得自己的想法是对的啊,为什么女儿就是不听。她把自己这个想法当做真理了一样。

我问这位妈妈,到底你是女儿打电话这件事痛苦级别高呢?还是你试图改变她的努力而导致的痛苦级别高呢?我的问法让她非常惊讶,她从没想过这个问题,愣了好一会儿说,她就是在想为什么女儿不接受妈妈正确的建议。

这事很简单,其实就是女儿和妈妈之间的一场权力斗争。妈妈试图把自己的想法强加给女儿,这会导致女儿的情绪痛苦和身体痛苦,所以女儿要和妈妈对着干。女儿的对着干,让妈妈更受不了,于是妈妈发动全家人去压制女儿……

这事如果一直这样下去,女儿可能也会使用更严重的手法来对抗,比如虐待自己的身体,或者离家出走,或者不好好学习等等,以此向大人示威:我对抗不了你的意志,但我可以离开。

我们的很多身体痛苦,就是这样来的。

总结一下,首先是意志较量,我希望世界按照我的想法运转,而当世界没有这样运转时,会有情绪上的痛苦,进而转变成身体上的痛苦。

接下来还会有一个恶性循环,那就是我们更不接受自己的情绪痛苦和身体痛苦,和这些痛苦对抗,由此构建了无比复杂的心理防御机制。结果心理防御机制成了一个迷宫,而我们的痛苦之身也成了一个非常复杂的存在。

该如何化解这一切呢?方法是这样,既然我们清楚了这个问题的产生过程,那我们反着来就可以了。

首先,知道自己的想法系统,就像是一个保护层,它们不是真理。

其次,接受我们自己身体痛苦和情绪痛苦的存在,深入到伤痛层中,好好去感受身体痛苦和情绪痛苦,让它们自由流动。当你这么做时,你会发现,不管多么痛苦的感受,当你不和它们对抗,让它们自由流动时,都会变得美妙无比。

我要补充说一句,“不管多么痛苦的感受”,这个说法好像是太绝对了一点,但我也的确有大量故事可以部分证实这一点。接下来在“身体”这一章中,我会更详细地阐述。

最后,当我们放下自己的想法,又穿越痛苦之身后,我们也许就能进入到所谓的真我中。

今日得到

1、痛苦是因为对真相的对抗。首先是意志较量,我希望世界按照我的想法运转,而当世界没有这样运转时,会有情绪上的痛苦,进而转变成身体痛苦,痛苦之身由此形成。而它形成的源头,正是我们对自己想法的自恋。越是自恋,越是对自己的想法,特别是对关于别人该如何的想法执着,越容易导致巨大的痛苦,甚至是疯狂。

2、痛苦之身形成,有一个恶性循环。我们更不接受自己的情绪痛苦和身体痛苦,和这些痛苦对抗,由此构建了无比复杂的心理防御机制,结果成了一个迷宫,而我们的痛苦之身也成了一个非常复杂的存在。

3、清楚了这个问题的产生过程,化解的方法就是反着来。首先,知道自己的想法系统就像一个保护层,它们不是真理;其次,接受自己身体痛苦和情绪痛苦的存在,深入到伤痛层中,好好去感受它们,不对抗,让其自由流动;最后,放下自己的想法,又穿越痛苦之身后,也许就能进入到所谓的真我中。




精彩留言:

昵称:青岛罗刚
时间:2017-12-05 18:22:32
喜欢:174
简介:一切的痛苦都源于,我把你当成了我自己。我以为我在评判你,其实我是在评判我自己。我拥抱痛苦,就是拥抱我自己,就是拥抱你。我与痛苦和解,就是与自己和解,就是与你和解。一切的痛苦终结于,我接纳了我自己。



昵称:建力
时间:2017-12-05 18:09:02
喜欢:40
简介:到底是痛苦本身更难以忍受,还是消除痛苦的执念呢?思维本身具有欺骗性。很多时候它只不过是为了自己原始的情绪去辩护罢了,完全无视现实世界。破除自恋,允许世界不完全按照自己的意识运行,才能从源头破除内心冗长的防御。



昵称:周知妄
时间:2017-12-05 19:41:24
喜欢:34
简介:听这个音频差点听哭了,分享一段自己的经历。我觉得我的妈妈基本就是音频里提到的那个妈妈,一方面哦理解她一方面我又忍不住怨恨她。我已经出国念书快五年了,在国内的时候我是个比较闹腾的人,虽然有人不喜欢我,但是别人总是说我人缘好,永远不缺朋友。我自己也感觉自己不缺朋友,人缘好,在学校基本上是那种学生家长老师都认识的人物,但是也一直觉得自己很孤独。高一的时候我突然开始不学习,其实这种情况初中的时候也有,只是那时候课程很简单,一旦悔悟了补起来也很快,高中情况却不太一样。因为我和我妈的关系差得过分,我爸决定送我出国,因为他平时很忙关心不到我,也无法阻止我妈的行为,觉得再这样下去我就要废了,就把我送出去了。我出国以后总觉得自己身上背负着老爸的希望,性情大变,自己都感觉自己会为身边一点微不足道的小事开始发脾气,倒不见得是真的大喊大叫,但是周围的人都能明显感觉到我的不愉快。这个问题在我上了大学以后变得更加明显,最后爆发,我基本破坏了我和身边所有人的人际关系,也没办法学习,整天闷在家里不知道可以做些什么,父母也不理解,朋友也都被我炸光了,我每天都觉得喘不过来气,气提不起来,去看医生医生又说没有问题,吃起饭来像着魔一样总是大口大口往嘴里塞,我能一整天都在说话却控制不了自己说的东西,我想找心理医生但是我连和他们沟通的耐心都没有,所有的appointment最后我基本都没去,去过两个therapy我觉得也一点用都没有,只让我对他们和我自己更失望。我心里难过朋友对我不理解,又觉得一切都是我妈的错,又觉得我活着就是为了不让我爸失望,因为我爸身体不好,我连如果我爸哪天有什么事我绝对不管我妈去自杀的念头都有过,每个想法我自己都觉得变态,越是这样我就越觉得自己不该有朋友,后来我开始意识到我不能以为这个世界一定要按照我认识的最完美的方式运行,我就是太自我为中心了。自从认识到这一点我就渐渐调整自己,虽然我还是经常陷入到那种思维,但是也在努力调整自己。也感谢老师的专栏。



昵称:雪域
时间:2017-12-05 18:20:15
喜欢:29
简介:庄子实在太可爱了。痛苦之身源于痛苦的情绪,痛苦的情绪又源自我们对自身想法的坚持,特别是别人不能按照我们的意志去行事的时候。因此,痛苦的本源是我们自己的想法,而不是事实本身。当身体上的痛苦开始出现的时候,我们又开始跟身体上的痛苦开始对抗,这会让我们更加痛苦。因此就陷入了一个死循环。化解痛苦的方法就是要认识到自己的想法不一定是对的,因此,别人也没有责任和义务安全按照你想的想法去做。等情绪和身体出现痛苦时,不要去和它们对抗,试着理解和包容它们,让它们在体内自然流动。



昵称:阳光芳草
时间:2017-12-05 18:11:40
喜欢:22
简介:这两天开始练习正念,觉察呼吸,全新的经验。尤其是在我和人有不快情绪的时候,觉察呼吸,就能觉察自己的思绪,就能回溯到过往的情绪波涛,只要坚持呼吸,在这波涛停留,一会儿就能风平浪静,就像老师说的,我们似乎和过去握手言和,一切流动起来,我们堵塞在过去的情绪,没有舒展的生命力得到了抒发和见证,我们和过去一起重新出发,向更好的未来。觉察呼吸,觉察自己,让自己尽量去温柔得呵护我们的痛苦之身,这是我们的责任,也是我们的英雄之旅,成就独一无二的我们,让所有的生命力都在我们的身体里得到流动,得到抒发!



昵称:我是谁,我要去何方
时间:2017-12-05 18:26:44
喜欢:21
简介:世间任何痛苦都是我们自己创造的的执念,放下即解脱,当我们放下自己的执念时,会豁然开朗,成长就是自己对自己的一个个和解过程。握紧拳头????什么都容不下,张开双手会收获满满。



昵称:拖出去斩了
时间:2017-12-05 18:00:27
喜欢:17
简介:老师好。如果真的穿越了心灵的保护层,抵达了对方的伤痛层,到底会构建出一种什么样的人际关系呢?同性之间还好说,两个的关系会更加亲密,甚至因为有了深入的理解,在日后的交往中更容易达成互谅。但异性之间呢,总觉得触碰他人的深刻体验,也就是伤痛层,是一件很冒险的事情。前面内容讲过,“我向你敞开了我自己,而你把我作为关系的中心,听到我的体验,我就感觉,你给我了共情、无条件积极关系和真诚等等,我认为这就是爱!”资深的精神分析师可以做到不向来访者敞开自己的现象场,也就是不让对方接触到自己的伤痛层,就能与对方共情,并保护好这段关系。但作为普通人来说,生活中想要构建真实、亲密、健康的关系,是不是必须得穿越到对方的伤痛层才可以呢?真的遇到别人的伤痛层,应该怎样做,才能保护好双方和双方之间(也就是不被误解)的关系呢?



昵称:莪
时间:2017-12-05 18:14:06
喜欢:14
简介:昨天我穿越了保护层,也穿越了伤痛层,碰触到了真我,那一刻我真的流泪了,特别开心的同时感觉自己和外界隔着的一道模糊的屏障消失了,今天外出在看到别人投来的目光,感觉是那么温暖和善,再也不带有攻击性了,而且原来那种胃部的紧张感也消失了,真是太神奇了。



昵称:愚若
时间:2017-12-05 20:37:51
喜欢:13
简介:今天的案例倒是让我想到了一个自身的例子。大家都知道分娩的产痛会很痛,作为一个医务人员目睹的事实也印证了这一点。当自己遇上分娩这件事的时候,就在心理上去认可了产痛这个事儿,不评价不分析不对抗,当每次宫缩来临时。我就用调整呼吸的方式去感受它,感受宫缩,从宫底发起,逐步蔓延整个腹部,去感受这种痛,有序的吸气呼气,持续三四十秒之后感受宫缩慢慢褪去,疼痛慢慢褪去。这样的一个场景,所以对疼痛恐惧的注意力就被分散了,反而觉得其实没有那么痛,并且很顺利地度过产程顺产。所以老师说“痛苦是因为对真相的对抗。思维层面上,我们会以批判的方式对抗真相,身体层面上,对抗真相则会表现为情绪上的痛苦,而情绪上的痛苦又会转化为身体上的痛苦,两种痛苦结合在一起,就构成了痛苦之身。”所以不评价,不分析,不对抗,不夺权,感知自然,痛苦则退去。



昵称:支支笑
时间:2017-12-05 18:42:04
喜欢:10
简介:听完今天的课程,我小小地吐了一口气,觉得心里有某种轻松感。对于我这样一个以过度理性作为自己的保护层,几乎快要忘记去感性表达的人来说,放下思维,接纳伤痛层的感受,找到真我,可不能算是一件易事啊~????本来想按照音频里的问题找一件痛苦事反着来化解一下。可是我脑海里一件事接一件事的跳出,莫名其妙还有一股子焦躁感涌出来,这段位置的内容是写了删删了写,写不出个所以然~????我的痛苦之身可能太强大了,我的心理防御机制可能相当复杂,想起老师的那句定海神针:别着急,慢慢来~????



昵称:Wendy
时间:2017-12-05 18:33:36
喜欢:10
简介:自己的和自己能控制的痛苦的事,该哭哭,该叫叫;别人的事和老天的事,尊天时地利人和规律;人生很短暂,没有多余的时间和精力和自己过不去,较劲,让别人和老天按照自己的想法运转。毫无意义,徒增伤悲……



昵称:石先生
时间:2017-12-05 18:13:41
喜欢:10
简介:偶尔会感到倦怠的情绪蔓延全身,我想过很多办法抑制这种情绪,但效果很差。直到有一次我什么也没做,就让这种情绪在内心流淌,然后停止正在进行的事,想到什么就就做什么。直到最后这种感觉完全消失再恢复正常工作。自己的体会是这种倦怠一次比一次短,自己渐渐可以不在意这种感觉,不像最初一直是在对抗。今天知道了这个概念叫“穿越自己的痛苦之身”。



昵称:Jessie
时间:2017-12-05 18:39:55
喜欢:9
简介:这部分内容对我太有启发了!以前总觉得自己是为别人好,才给对方建议,可别人就是不听,一边生气,一边更善意地建议,最后自己身心俱疲,偏执到没朋友。随着年纪增长,懒得管闲事了,也更尊重别人的选择,朋友越来越多,生活越来越开心。



昵称:进化的兔子
时间:2017-12-05 18:37:34
喜欢:8
简介:通过努力能够改变的,唯有自己!特别是在亲密关系中,如果把自己的意志强加给亲人,那么对亲密关系来说,绝对是一场灾难。我就有过这样的经历,因为觉得老婆孩子不够上进,曾经试图用自己认为正确的方式改变她们,但结果是,不但造成了关系紧张,而且效果微乎其微,甚至适得其反。痛定思痛,不断反思,终于找到了正确的姿势,那就是:做好自己,走在前面,当好榜样,影响而不是强加。通过不懈的努力,自己的工作、学习和生活,不断得到正反馈。而老婆、孩子在旁边看到我实实在在的成长,也非常受启发。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他们也越来越上进了,家里的氛围越来越好,感觉非常美妙。



昵称:水滴
时间:2017-12-05 18:31:03
喜欢:8
简介:鲁迅先生在《故乡》里这样写:他们都和我一样,只看见院子里高墙的四角天空。我希望有一天我能推到围在我四面的高墙,我学习心理学的最初愿望就是基于此。



昵称:王绍波
时间:2017-12-05 20:54:03
喜欢:6
简介:今天畅想一个心理学话题,可能也是一个哲学问题。即“向思维认同”这个概念。首次听到这个概念,来自于“得到”武志红心理学专栏。我们都知道,哲学家笛卡尔有一句名言,叫“我思故我在”,反过来理解,就是说一个人是不能怀疑自己的存在的。因为当他怀疑时,就已经证明了他自己的存在。王阳明的四句教“无善无恶心之体,有善有恶意之动,知善知恶是良知,为善去恶是格物”,第一句,无善无恶心之体,是否可以理解为,即使是刚出生的婴儿,无善恶之分的,只要一落地,就有念头生起,“我”就存在了。既然存在是不能否认的,那就只能“向思维认同”。我们每个成年个体,性情各异。但在婴儿时期,明显没有这么大的区别,是否可以理解为,一个人的成长,性格的塑造,好恶的养成,恰恰在于,以前一次次对自己惯性思维的认同,在这个层面来说,确实是思想改变了世界。但思维明显不是完全客观的,因此也不一定是真实的。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不是人真的怕了井绳,而是认同了井绳是蛇这个思维。普通人死了亲人会悲伤哀痛,庄子死了老婆,却鼓盆而歌。根本原因在于,普通人认为人是真的死了,人死不能复生,从此阴阳两隔,因此悲伤。庄子却认为,人本来就是散落在天地间的灵气,聚拢就幻化为人,人死就重归于气,和四季一样是循环往复,是天命,因此不必悲伤。对生死看法的不同,塑造了不同的人性。那真实世界,究竟是什么。“我”这个概念,究竟是不是客观实在。赫胥黎有“不可知论”,罗辑思维有另一种观点“人是悬挂在自己编织的意义之网上的动物”。后者明显是另一种“向思维认同”,也更具有现实意义,无论如何,人都是要活下去,并且都是尽可能追求秩序的。我们要做的,不是转而相信不可知论,而是要警惕,思维的僵化。人生而痛苦,人类社会更是充满了矛盾,痛苦,战争,饥荒。思维就是用来解决这些问题的。把人的痛苦想象成一个水果,思维就是用来切这个水果的刀。我们要警惕,水果切好了,我们却舍不得放下刀,转而更坚信,这把刀可以切更多的其它的东西。为了可以切更多其它的东西,我们又去制造更多的痛苦。这,就陷入了佛教所说的轮回。也就真的成了,悬挂在自己编织的意义之网上的动物。最后,用这句话来做个结尾:你可以相信一个理论,但最好不要完全相信。只有这样,你才有可能在最关键时刻,挣脱那张无所不在的大网。以上的文字,真的是我总结的吗?“我”这个第一人称,是不是人类自有语言以来,最大的一张网。????



昵称:Vincent
时间:2017-12-05 19:26:30
喜欢:6
简介:小时候天天和我妈抢夺权力。被她压制后我就用不好好学习去反抗,与她抗衡不了,我就装作很努力但就是考不好,就是学不进去的样子。她硬要我去坐在桌子上学习,我就只坐在书桌前对着题发呆,等时间过了就去玩。童年的经历一回想起来就是两个字“压抑”,没有什么想做的事情,全是我妈给我的目标,全是我妈给我的成就。我成绩考好了,我妈会在所有人面前夸耀她是怎么教孩子的。我作文在报纸上发表了,我妈也会到处宣扬她是怎么指导我写作文、改作文的。她还对着我说过一句我很久很久都忘不了的话“你以为你学习好是你的功劳吗?都是我在背后督促你学习,没有我,你能干成这事?”愤怒,一想起这句话我就很愤怒。是一种挤压在身体最深处的愤怒。现在我离开她了,而且不打算回去,也不打算联系她。我一点也不关心她的事情,听别人提起她好像听一个陌生人的事一样。她在我小时候总和姥姥一起坐在床上,给我张三李四最后怎么成了白眼狼的故事,让后指着我的鼻子说“你可以后不能变成白眼狼”。现在想想觉得可笑,她是害怕了吗?她怕是潜意识里知道她待我不好,想给我灌输什么吧?我一点也不可怜她,现在也在渐渐的不恨她,就让往事随风过去吧,我的人生要自己说了算,不再受过往谁的影响了。



昵称:小满
时间:2017-12-05 18:44:56
喜欢:6
简介:当我想去控制孩子,希望她按照我的要求去学习,去作息,而她如果没有按照我想要的来,我就很痛苦。事实,她很少按照我的来,但当我学会了放手,学会了信任,我自己轻松了,孩子反而越来越自觉了。



昵称:韓鑫田(Robert)
时间:2017-12-05 18:38:10
喜欢:6
简介:人的一切痛苦皆源于我们的内心对这个世界有着过多的执念。所以佛说:“心无挂碍,无挂碍故,无有恐怖,远离颠倒梦想,究竟涅槃。”



昵称:木头离
时间:2017-12-05 18:27:55
喜欢:6
简介:体验,感受,流动。这个是我们活出自己的一个基本流程了,任何事情,我们似乎都可以以一个三步的结构形成一个流程:顺序--分支--循环经过这么长的时间,从武老师这里也能体会到这样的一个流程:体验--感受--流动不知道武老师是进行了多少次,才形成这样的一个流程,反正我是经历了几次之后,就迷上了。就那么闭上眼睛,任由我的想法自由碰撞,在期间感受自己的身体,偶尔会感到痛,偶尔会感到酥麻,偶尔什么都没有感受到,但这个过程,实在是令人迷恋。我们本就是本能喝情感驱动的,得不到满足就会有情绪,情绪受阻,最终汇聚到身体,让身体告诉我们答案,其实已经有点晚了,不如,大方的承认这个事实,坦然地面对,不需要像鲁迅先生那样“真的猛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我们也可以更从容,更有活力了。



昵称:cvfghiyt
时间:2017-12-05 18:17:16
喜欢:6
简介:老师的这章课程,让我全身紧张,从小腿到双肩到后脑勺。 我知道是自己的问题,我试着让这种痛苦在身体中流动。头脑中并不感觉很痛苦,身体痛苦的感觉更明显,而我知道这种痛苦是头脑带给我的。



昵称:lzx
时间:2017-12-05 19:16:10
喜欢:5
简介:昨天一个癌末的朋友去世,看到他迷离的时候,眼角流出了眼泪,放下了一切。那一刻感受到了,即使面对死亡,当不再和自己的痛苦对抗,不再对死亡恐惧的时候,死亡本身也变得不是不可接受。



昵称:sundy
时间:2017-12-05 19:10:53
喜欢:5
简介:我现在就处于自己的心理防御机制构建的迷宫中。最近才发现自己特别自恋,一直以来,自己特别喜欢或者说习惯和享受幻想,我会经常性的发呆或者在脑海中建立一个脱离现实的美好世界,在那个虚拟世界中,我是世界的中心,所有的人和事都按照我的想法运行,以前我没觉得有什么,只是听朋友说过感觉我大部分时候眼睛比较空洞,最近才觉醒到自己的这种状态,才发现原来我已经陷入了自己构建的迷宫中。



昵称:张琳娜
时间:2017-12-05 18:36:01
喜欢:5
简介:同一件事情,不同的人给它赋予不同的意义,同一个人在不同时间也是如此,也因此产生不一样的情绪。当孩子哭闹或发脾气时,我自己如果是‘稳’的,就会同理他的感受,采取安抚方式;如果当时自己是‘虚’的,就会被点燃,有点像是被引出一个曾经的创伤(我小时候妈妈总是不准我哭,哭闹往往会被打),或是为掩饰自己的无力感,这些就是我的‘痛苦之身’。所以,对同样的事情的接纳度会因人因时而异。认识到这一点,对每一件事情的发生就多了一个观察的视角,也就让自己离痛苦之身远一点了吧????



昵称:付钦
时间:2017-12-05 21:18:25
喜欢:4
简介:我想熟读《三国演义》的朋友,一定记得“诸葛亮三气周瑜”的故事吧。这就是一个典型的痛苦之身的故事。 一气周瑜——周瑜和诸葛亮约定,如果周瑜夺取曹仁据守的南郡失败,刘备再去攻取。周瑜第一次夺取时失利受伤,于是便将计就计,打败了曹兵,但是诸葛亮却乘机夺取了南郡等地,既没有违约,又夺取了地盘。真是一举两得!  二气周瑜——刘备的夫人死后,孙权按照周瑜的计策假装把自己的妹妹孙仁许配给刘备,想把刘备骗到东吴再将其杀害。谁知吴国太(孙权的母亲)看中了刘备,不仅不许孙权杀他,还真要把女儿许配给他。周瑜便想让刘备长期与诸葛亮、关羽、张飞等人隔开,并且用声色迷惑刘备,使之丧失争夺天下的雄心,但是又失败了。诸葛亮随后使计让刘备安然回到了荆州,并且让周瑜中了埋伏,还叫士兵高唱“周郎妙计安天下,赔了夫人又折兵”嘲讽周瑜,让周瑜气得吐血。  三气周瑜——刘备向东吴借取荆襄九郡,图谋发展壮大自己,然而东吴怕养虎为患致使刘备强大后对自己构成威胁,三番五次要求其归还荆州,刘备和诸葛亮就以攻取西川后必还荆州为由拒绝东吴的要求,却又迟迟不攻取,此举令周瑜气急败坏,遂想出了名为过道荆州帮助刘备攻取西川实则攻取荆州之际,不想却被诸葛亮识破,使得吴军被围,周瑜气急又加之旧伤复发,最终留下“既生瑜何生亮”的千古感叹而不治身亡。? 每一次周瑜都打好了如意算盘,就等着诸葛亮按照他的意图进入圈套,这就是典型的“希望世界按照自己的想法运转”;但是每一次都被诸葛亮识破圈套,然后将计就计,既在每一次行动中得到了实际的好处,又每一次狠狠的打击了周瑜的自负(周瑜的自恋需求),他们之间的意志较量,以诸葛亮的完胜,和周瑜的完败而告终,结果导致周瑜情绪失控,情绪产生痛苦,进而转换成身体上的痛苦,再加上之前和曹军作战中受伤,形成了恶性循环,越痛苦,伤势越是严重,最后导致郁郁而终。 小说终究是小说,真实历史上的周瑜还是非常有才干和气魄的,但是如果我们重新开始一段历史,我是周瑜,那么我应该如何做呢? 首先,我知道我虽然确实有锦囊妙计,但是并不见得每一次敌人都会按照我的想法上钩,我一定会做好备案,如果对方我上钩,我应该如何防范对方的偷袭或者坐收渔翁之利。让自己知道,我的想法并不是真理。 其次,如果在斗争中失败,也不要将失败的情绪耿耿于怀,让自己情绪痛苦和身体痛苦,这个时候应该修身养性,厉兵秣马,准备下次的战斗。其实可以好好的学习一下曹操,赤壁之战,曹操大败而归,在华容道碰到关羽之前还能哈哈大笑的出来,可想起气魄和胆识。 最后,如果产生了情绪痛苦和身体痛苦,就让这些痛苦穿越自己的身体,让他们在自己的身体上好好的流动,我不去对抗,这时候,痛苦就会放下,怨恨也会消失,身体会有重生的感觉,这样又可以重整旗鼓了。 如果周瑜能够做到这一点,可能周瑜就是“第二个司马懿”了,是诸葛亮一生之敌。



昵称:馨儿
时间:2017-12-05 18:37:07
喜欢:4
简介:这就是所谓的:人不要有区分之心,不批判,包容和接纳万物。也是“无我”的境界。也是你就是我,我就是你,万物皆是我,我是万物。活在当下,融入当下,可以产生“心流”,产生幸福感。



昵称:逍游子
时间:2017-12-05 20:26:28
喜欢:3
简介:我也有过感受口水流过喉咙、尿流淌过尿道的体验。那个死循环式的迷宫,除了武老师说的“反着来”,隔壁专栏《超级个体》古典也有一个破局的方法。兜兜转转,根源还是全能自恋。我有个假想:《智能时代》说过一个真实的实验,一女孩从来不玩射击游戏,第一次玩,完全不会,战绩倒数第一。实验人员给她戴上头盔,头盔接上女孩头部的神经,女孩就像一个战士一样,变得骁勇善战,打完后,战绩第一的女孩说:“这么快完了?还有吗?”这种头盔现在亚马逊也有卖,就是通过科技,让一个完全不懂的人迅速进入一个领域,随时都在心流状态。往后的一周,女孩依然回味在那一刻,而且很想再戴头盔。科技发展下去,以后会不会戴个头盔,就可以改变童年的创伤,修正思维、改变认知。世人的心理水平会不会因科技而升级,只是猜想。



昵称:右手链
时间:2017-12-05 19:46:47
喜欢:3
简介:真正的勇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和真正的热爱生活上在知道了生活的不完美之后依然热爱它。这两句话所表达的都是一颗强大的。走过痛苦之身之后涅盘的心灵吧。



昵称:进化的兔子
时间:2017-12-05 18:58:30
喜欢:3
简介:以前在“格”失眠时,发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真正让人痛苦的不是失眠,而是失眠引发的焦虑。而焦虑产生的原因是,试图去影响和控制一个原本就不在自己掌控范围之内的东西。想明白了这一层,试着平静接受偶尔失眠的事实,在睡不着时,放空大脑,把注意力集中在身体的感受上,竟然从此与失眠握手言和了。结合到今天武老师讲的:当捕捉到身体痛苦和情绪痛苦,不评价、不判断、不对抗,用心感受,放松体会,让它和围绕它的一切东西自由流动。不对抗,也就没有敌人了,从此世界和平了????



昵称:Mr. Du
时间:2017-12-05 18:24:32
喜欢:3
简介:身体痛苦的化解方法让我想到《自控力》中的观点,最好的控制方法不是用强力去干涉,让需要控制的东西按照自己的想法来,从而实现控制。但是,真正的自控是对于需要控制的自由流动不加干涉,当可以正常心态看待的时候也就实现了自控。同化解痛苦相似,解决痛苦的方法不是去使用作用力去对抗,而是正确认识这种让自己痛苦的本质,然后让其随意自由流动,当已经不再在意和能够认同的时候,也就实现了化解。



昵称:心无猛虎,牛嚼牡丹
时间:2017-12-05 18:19:57
喜欢:3
简介:所谓真理或者自己认为的道理,只不过是当下某个范围、某些群体、某个时间段、某个环境、某个人下相对合理的解释,俗称当下的高见。真正的高级见解是去尝试更新与始终保持积极的怀疑,去谅解念想,它无关对错只是白光里的一种色彩。



昵称:在水一方
时间:2017-12-05 21:55:37
喜欢:2
简介:我一般会在周末打扫屋子,有一次周末,依然是我在打扫,我就像往常一样跟我老公抱怨两句,意思是家务活都是我在做,他眼里都没活,然后他马上答应扫地拖地都让他来做,于是我就放下了手里的扫帚,但是过了一会,他还是没有动静,我忍不住又拿起了,那一刻我突然悟到,我每个周末把屋子打扫一遍,再拖一遍,把物品都收拾一下,是一件充满仪式感的事情,是一种修行,一定要我自己做了才能安心,我享受的是这个过程,突然觉得豁然开朗,从那以后,我就不再抱怨这件事。



昵称:止戈
时间:2017-12-05 21:46:41
喜欢:2
简介:最近感觉很有些抑郁,读了正念疗法的书籍,和今天的课程有很多联系。很多痛苦是因为理想状态和现实状态的差距,有些理想状态是负面自恋的体现。面对现实,首先是接受它的客观实在。痛苦产生之后的过度沉思无助于解决痛苦,反而造成了痛苦的持续,形成了感受、行为、思维之间的负面联接。解决的一个方法是更好的感知当下,带着非评判是、慈悲的态度,切断感受和思维之间的联接。



昵称:Jane Ruan
时间:2017-12-05 21:44:21
喜欢:2
简介:今晚发生一件事,回家发现我家小宝的衣服领口又湿又脏,我怒火就又一下子起来了,因为我知道我妈妈又没有给孩子围围脖吃东西。每次都是这样,而且已经给她备了很多围兜,但老人家就是不用。我比比巴巴越说越恼怒,觉得怎么就这么不听话呢。突然,我觉得自己控制欲好强,太自我了,我马上大声说了一句:好吧,以后就这样吧,大不了换衣服。就这一句话,自己马上头脑清醒意识也清醒了。原来胸短气闷的感觉一下就好了。我想一开始自己就是因为思维而导致了痛苦之身,当我接纳了改变不了的事情后,一下子痛苦就没有了。



昵称:mys
时间:2017-12-05 21:11:11
喜欢:2
简介:老师好,听老师的讲解,我归纳一下,真实世界,身体和情绪,思想世界,而身体和情绪像是一座桥,他链接真实世界和思想世界,若两个世界都是美丽的,倘若任何一方不接受或者抗拒,又或者是不用心服务好这个链接的沟通,都会让身体和情绪负面影响,痛苦就此产生!……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调节身体和情绪在疏!



昵称:随心549834bccda69
时间:2017-12-05 19:04:58
喜欢:2
简介:想起在儿童时期,似乎很少有现在这样的痛苦。我一直以为是我能够接纳事实,所以不存在痛苦。然而现在看来,那时接纳的并不是事情本身,而是接纳了大人告诉我的“正确”的东西,以这种“正确”去面对各种事情,事情如成人所描述的顺利,又因为听话,和成人的关系也融洽,所以那时没有多少痛苦。到青春期,总会有某个地方触发质疑的开关,一旦对成人给的剧本开始质疑,就再也停不住。过去开始坍塌,而未来不知在哪,自己的世界没有构建起来,原本的那些接纳也不复存在。于是陷入了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的痛苦境地。第三重境界就是回归接纳。这里接纳的不再是谁告诉我们的,而是我们用自己的感知觉获得的实相,只有建立在自己的感知觉的基础上的实相,才是真正的实相。破而后立,然后看山还是山,看水还是水。



昵称:栋
时间:2017-12-05 18:59:18
喜欢:2
简介:让痛苦自由流动,用身体去感受,慢慢痛苦就会消失,而你也沉浸其中吧。也许这种境界就是罗胖所说的“未来不迎,当时不杂,过往不恋”吧!



昵称:张立春
时间:2017-12-05 18:15:02
喜欢:2
简介:用第三者心态去观察和体悟情绪,去理解和融化心中的怨气,其实把情绪当做一个哭闹的小孩,当你认真倾听和重视时,情绪自然就消融了



昵称:帘外雨潺潺
时间:2017-12-06 09:32:26
喜欢:1
简介:一个偶然的机会,看到了朋友分享的武老师的文章,原本只想排遣烦恼,却开启了心灵治愈的旅程。我是那种爱想事爱生气的人,工作上游刃有余,人际关系很糟糕。抱怨挑剔评论,控制欲太强了。我不该把自己的意志强加于人,虽然明白,改变却是一个长期的过程



昵称:木槿
时间:2017-12-05 20:37:48
喜欢:1
简介:今天白天问一位朋友你有痛苦吗时,自己不经意眼泪滑了出来 也怪 今天晚上感觉自己的痛苦已经好像减轻了…



昵称:纸鹤
时间:2017-12-05 19:45:13
喜欢:1
简介:这几天反复思索,我们从权威那里接来的投射性认同,内化为自己的。当这个世界不是你内化的样子,你会思维痛苦,继而身体痛苦,就把这个痛苦当成自己的全部,穿过保护层,暴露出感受层,自恋倍受打击,要暴怒,要投射出去,如果被接住了,或变成生能量,或变成滋养死能量的营养。如果不被接住,就会压抑到潜意识,变形并伺机移情,处于反反复复轮回中。无法发挥生命能量。形成自我实现的预言。我理解的对吗?



昵称:德成
时间:2017-12-05 19:30:19
喜欢:1
简介:想法大多是个人的主观,随具体的事物、场景、环境、世界等而转变。情绪为个人固有,接受情绪的起起伏伏。情绪来临时,或情绪引发痛苦,或内心痛苦来临时,拥抱痛苦。用反思查找情绪或痛苦产生的根源,是在顺应客观的变化,或是对抗已变化的客观。



昵称:曦
时间:2017-12-05 18:42:45
喜欢:1
简介:在没订阅武老师的专栏之前,有时候和孩子之间偶尔会发生“意志较量”,最后的结果总是让我有懊恼、悔恨等感觉。自从跟着武老师逐步学习后基本再没发生过这样的事情。



昵称:张效源
时间:2017-12-06 08:23:48
喜欢:0
简介:昨天早上看完关于失眠的故事,结果晚上就失眠了,我觉得这不是巧合。复盘之后我发现可能是这样的。我其实不怎么失眠,所以失眠这个概念在我的脑子里是一个模糊的存在,一般不会很明显。但当点出这个概念出现之后,我就会很恐惧这个概念,恐惧这种状态真的会出现,结果越是恐惧越是睡不着,这就是怕什么来什么,是典型的自证预言。我的化解办法是只要再次忘掉这个概念,也就忘记了这个概念带来的恐惧。



昵称:简衣奢行
时间:2017-12-06 07:18:31
喜欢:0
简介:请教武老师,以前一直认为“一切以自我为中心”是极不好批语,而西方方化中又有“活得自我”,感觉两相抵触。课程听到现在,今天想到前一句其实是指自恋,自己别人周围事物都要按自己的想法来,后一句自我是指真我,走心不走思维。所以西方人老是讲ask your heart, 也是这个意思吧。



昵称:阿银Craig
时间:2017-12-06 06:55:32
喜欢:0
简介:痛苦来自对真相的反抗,对痛苦本身的不接纳,放下执念,放下想法,接受痛苦本身,并静静地感受它。



昵称:cpdx3906
时间:2017-12-05 23:13:10
喜欢:0
简介:昨天发生了一件事,我花了几个小时写了一篇文章,把我心中的想法写出来,当我写到一些以前听过的故事并以一种嘲讽的口吻在骂脏话的时候(我以前从不骂脏话,听了老师的课才开始慢慢学的。)。突然发现我好兴奋,好高兴。特别是把那些想法,那些以前以为对的事情给批一顿的时候,我感觉好开心,就让我笑上半个小时也不为过。我的生命就在这一刻活力,活得好有活力。于是想是为什么?原来是看见了自己的想法,看见了自己的愤怒,认同了自己的感觉。一直以来都不爽,可是一直以来我都认为它不正确而没有说,现在说了,所以开心。一直以来都按压着心中的怒气,不肯说脏话。这一刻我没有顾忌,把那句TMD骂出来后心里的怨气像是被发泄出来了一样。我的黑豹没有跑到天花板上去,,我的心仿佛敞亮了,好像有了光在胸膛里一样。看见就是光。



昵称:la vie est belle
时间:2017-12-05 22:53:07
喜欢:0
简介:在«少有人走的路»这本书开头就说了: Life is difficult. This is great truth. 思考自己这一路走来,很多的痛苦其实是自己没有接受人生是艰难的这个真理,遇见困难,选择逃避,所以痛苦一直跟随着我。现在年纪渐渐大了,被生活逼着接受年轻时不可能接受的一些事情,必须面对现实,学会解决问题,学会与痛苦共处,在痛苦中感受到一些深刻的道理,汲取向上的力量。



昵称:成洁getit
时间:2017-12-05 22:52:44
喜欢:0
简介:今天学习这篇文章,想到的是边界问题。非要掌控别人,带来的只能是痛苦。



昵称:月白蘼语嫣
时间:2017-12-05 22:44:41
喜欢:0
简介:刚巧,就在吃饭前,我经历了一次 “ 痛苦之身 ” 的小插曲。我和老公约定在家里如果想抽烟就到卫生间去,关上门,打开排风扇,直到烟味散尽,这样可以避免吸二手烟。可当我从厨房出来,就有一股很呛鼻的烟味袭来,我立马火冒三丈,指着正在看电视的老公大声喊道:“你怎么抽完烟不关门!咱不都说好了吗?你怎么光顾自己自己痛快,约定的事怎么就抛之脑后了呢!”(这就是外界没按自己的想法运转,在思维层面加以抗拒)我在说完这些话后,很明显感觉自己的情绪很糟糕,好像有一股负能量积压在胸口,堵在那里出不来(情绪痛苦油然而生),进而就感觉到胸口开始隐隐作痛(身体痛苦由此形成)。还好,老公当下就去把门关上了,没有过多的和我争辩。我又回到厨房去做饭,顺便按照武老师的方法尝试着不去评价,不去批判,只是去体会和感受情绪及身体上的痛苦,让它们在我的伤痛层中自由流动,没过一会儿,情绪渐渐平静下来,神奇的是胸口也不疼了,干起活来更带劲了????,这种体验简直太美妙啦!想要破除“痛苦之身”,唯有放下自己的自恋,不执着于自己的想法,知道它不是绝对的真理,只是太把自己当回事了,允许有其他存在的可能,感受痛苦,体味痛苦在身上流动的感觉,这样才会进入到真我中,全然地释放自己。以后再遇到相同的境况,我也不怕了,有良策可解,何愁痛苦????



学习专用,请勿商用,如涉版权,请及时联系删除


我要推荐
转发到